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丁一夫: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的流亡群体

——请伸手帮一把流亡藏童 ——介绍藏童零结核计划

西藏流亡社会是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组织最良好、持续时间最长而受到全世界尊重的流亡群体。流亡藏童的抚养和教育,其水平超出了境内的教育水准,达到了藏民族历史上的最高状态。这些学校培养了众多人才,包括如今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

2018年3月在达兰萨拉举行的第33届心智与生命研讨会期间,我第一次听说了“藏童零结核计划”(Zero TB in Tibetan Children)。这是由达兰萨拉藏人医院Dawa Phunkyi院长、达赖喇嘛尊者的医生Tsetan Sadutshang大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Kunchok Dojee大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结核病研究中心的Richard E. Chaisson大夫、威斯康辛大学医学和公共卫生学院的Zorba Paster大夫等组成的志愿团队成立的一个行动计划。他们发现,流亡藏童中罹患结核病的比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他们要采取行动,消灭流亡藏童中的结核病。

西藏流亡社会的少年儿童

在经历了六十年的流亡后,如今约十三万境外流亡藏人主要居住在印度和尼泊尔,他们仍然是联合国认定的难民,其中约三万是少年儿童。

六十年前达赖喇嘛尊者出走印度,随后数万藏人携家带口追随达赖喇嘛。印度总理尼赫鲁承诺让其中的少年儿童进入印度学校,但是达赖喇嘛尊者认为,为了保存藏文明,流亡藏人的少年儿童应该在藏人的学校里接受教育。这一原则得到了尼赫鲁认同,流亡藏人的教育事业获得了印度政府的慷慨支持。流亡第二年,藏人就建立起了第一所学校。半个多世纪来,流亡藏童都在藏人自己的教育设施中得到教育。藏人的教育分属三个系统:

印度政府资助成立的藏童学校。在流亡藏人的定居点或难民村,印度政府出资成立了71所藏人中心学校(Central School for Tibetans),简称CST。这些学校由印度政府专门成立的教育管理部门领导,宗旨是保存和促进流亡藏人自己的文化和遗产。我在各地的流亡社区参观过很多此类学校,见过印度政府派来的校长,而教师大多是流亡藏人。这些学校大多都有宿舍,很多学生是寄宿生,他们来自于偏远的家庭,甚至是来自于边境地区的游牧家庭。学校负责他们的一切费用。CST现在有一万多在校生。

西藏儿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s),简称TCV。这是流亡初期为了照顾流亡藏人中的孤儿、与父母离散或父母无力照料的儿童而成立的慈善救助组织。流亡初期,很多藏人死于流亡途中或印度次大陆湿热气候的艰难生活,留下孤儿。为了拯救这些儿童,建立了抚育与教育一体化的TCV。TCV的幼童生活在扩大的家庭形式单位中,由专职的藏人“养父母”照顾生活。TCV根据需要设立从幼儿园到中学和技术学校的各类学校,提供藏语文教育和现代课程及实用技术课程。TCV的经费来自达赖喇嘛慈善基金会和其他慈善组织与个人的捐款。如今TCV分布于全印度的流亡社区,12,000多儿童与青少年生活其中。新从西藏境内出来的青少年和儿童,都进入TCV生活和学习。2009年,TCV成立了流亡藏人第一所自己的大学——达赖喇嘛高等教育学院。

传统西藏社会的教育和文化传承是通过佛教寺院实现的。在藏传佛教的寺院里,出家僧侣要接受从藏语文、佛教逻辑学到医药学的完整教育。藏人家庭普遍会把家里的一个或几个最聪明的孩子送往寺院。藏人家庭给寺院的供养,其实也包括提供给自家孩子的生活和教育的资源。藏人比较信任寺院和寺院所提供的教育,僧侣普遍受到民众的尊重。这一传统在流亡中得到延续。流亡藏童的第三个教育系统就是各大寺院提供给学僧的教育。这种教育中不仅包括传统的藏语文和佛教经典教育,也引入了印度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要求的现代教育课程。

西藏流亡社会是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史上最和平、最谦卑、组织最良好、持续时间最长而受到全世界尊重的流亡群体。流亡藏童的抚养和教育,其水平超出了境内的教育水准,达到了藏民族历史上的最高状态。这些学校培养了众多人才,包括如今西藏流亡政府的领导人。

流亡藏童的结核病情况

流亡藏人的学校,CST、TCV和寺院学僧,都是住宿生。难民失去家园,在异国他乡有很多限制,半个世纪来流亡社区的生活仍然是清贫的。印度次大陆气候湿热,常有疾病流行,对于来自青藏高原的藏人,是非常不利的环境。藏童离开了父母,在学校里集体住宿,有生活和学业的压力,更容易出现健康问题。

藏童零结核团队的志愿者医生们,最近一年对5,019个藏童学生和709个教师员工进行体检,发现55个学生和十个教工罹患活动型结核病,其中包括对多重药物产生抗药性的MDR结核病;还发现900名学生和300名员工患有潜伏性结核病。这一发现令人震惊。

活动型结核病会对肺部和大脑造成严重损伤,甚至造成残疾和死亡。活动型结核病是一种传染病。对多重药物具有抗药性的MDR结核病是一种顽重结核病,治疗这样的结核病需要花费十倍的资金。潜伏性结核病是指受到了病菌感染但是处于潜伏期,他们不会传染给他人但是随时就会发作而成为活动型结核病。

在西藏流亡社会的教育系统中,还有20,000多名学生和2,000多名教职员工需要进行结核病检查。可以预料,将会发现更多的结核病人。

藏童零结核计划

藏童零结核计划是一个由医生发起的志愿者项目,要为所有已发现的结核病人提供免费治疗,对流亡藏人的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实施结核病普查。将来还计划对所有流亡藏人进行结核病普查。

他们采用最新的GeneXpert Machine,这是一种能在90分钟内诊断出结核病的先进设备,并且能够诊断出是否属于最难治的MDR结核。传统的检验方式需要4到6周才能得出结果。他们现在已经有两台这样的设备,需要再采购一台。这是一种昂贵的设备,每台价值20,000美元。每检查一个病人需要20美元的成本。

大量潜伏性病人需要得到治疗。传统的治疗方式是每日口服药物持续36个星期。现在他们将采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的新型长效结核病抗生素,只需每周口服一次,持续12周。

结核病人如果没有按照医嘱准时服药,不仅可能达不到疗效,还可能使体内结核菌产生抗药性而转变为更危险的MDR结核病。所以,藏童零结核计划还发展出一套利用现代技术敦促病人服药的系统,用电话提醒病人服药,甚至派医务人员上门送药。

请伸手帮助流亡藏童

根据藏童零结核计划提供的资料,治疗普通结核病的一个疗程,需要52美元;对多重药物产生抗药性的MDR结核病的一个疗程需要500美元。有一种新的安全而高效的预防性治疗,每个儿童需要36美元。藏童零结核计划估计,需要对总共5,000名儿童实行活动型或潜伏性的结核病治疗。藏童零结核计划需要筹集至少300,000美元资金,才能完成这一计划。他们呼吁外界伸出援手,帮助流亡藏童。

捐款方式:

通过约翰·霍普金斯医学团队:在你的facebook上搜索:Zero TB Kids。在Zero TB in Kids: Together We Can End TB的脸书页面上点击Donate,连接到捐款网页。你也可以email给Dr.Kunchok([emailprotected])或者Dr.Chaisson([emailprotected])。

通过长期支持流亡藏人的Tibet Fund。请联系负责人洛桑念扎(Lobsang Nyandak):[emailprotected]或电话(212)213-5011。

为什么汉人更应该伸出援手

因为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由于特殊的高海拔地理环境和高寒气候,以及相对稳定而封闭的生活形态,世代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人原来是没有结核病的。正由于此,藏人体质缺乏对结核病的抵御力,在他们被迫离开家园流亡到印度次大陆后,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结核菌的感染而发病。藏人是在中共入藏并占领和改造西藏时,才被迫流亡到印度次大陆的。

请伸手帮他们一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