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泰国大皇宫每天200多人三退 中共恐惧再施压抓捕 上次被抓5人前途未卜

魏敏(左一)手拿真相展板,在大皇宫景点向中国游客讲真相

大皇宫景点是泰国大陆游客最集中的地方之一,平均每天接纳大陆游客一万人以上。大皇宫景点最多时,一天中有三十到四十位法轮功学员讲被中共迫害真相。据泰国法轮功学员统计,他们在大皇宫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在正常时期,平均每天都有两、三百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组织。大陆游客在这里能看到许多在国内无法看到的新闻与共产党的内幕真相,从而认清中共。这种情况令中共异常恐惧,于是频频用大撒币的经济手段向泰国政府施压,用纳税人的钱在中国镇压法轮功,又用纳税人的钱将迫害延伸到泰国。

近4年来,泰国警方共抓捕35名法轮功学员,无人被遣返回中国大陆。经过营救,基本都去了第三国。目前移民监狱中以前抓捕剩下的法轮功学员还有2人,一人已进移民监狱5年多。因为移民监狱环境极度恶劣,有法轮功学员重病得不到医治,在到达第三国后不久去世。

泰国旅游警察再次抓捕法轮功学员

继3月31日,泰国旅游警察在大皇宫景点抓捕5名法轮功学员后,4月11日,旅游警察再次在大皇宫景点抓捕了一名法轮功学员。

11日下午1点20分左右,法轮功学员魏敏手持真相展板,在大皇宫景点向大陆游客讲解真相时,被两名便衣与一名穿制服警察同时围住,然后强行押送到景点的临时警亭,以查身份为由进行扣押。

其间有泰国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给警察打电话,讲明真相,请求警察放人,但被拒绝。2点20分左右,警察以签证过期为由,将魏敏送往移民局进行关押。

自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魏敏因为坚持信仰,坚信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而遭受了中共残酷的迫害,四次被抄家,两次被劳教。因不放弃信仰,魏敏逃到泰国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庇护,同时在中国游客最多的曼谷大皇宫景点向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世人讲真相,被旅游警察以签证过期为借口抓捕。。

泰国旅游警察负责管理与旅游相关的事务,管辖范围涉及外国游客、旅游场所、旅游市场等,他们可以将签证过期人士送往警察局或者移民拘留中心(移民监)。

目前,泰国正值泼水节,各大景区旅游警察都在查身份,据其它国家的难民表示,除了法轮功学员,巴基斯坦、索马里等国家的非法居留人士也被抓进移民拘留中心。

图为扣押魏敏的临时警亭,屋内左边穿白衣者为魏敏,右边是办案警察

中共黑手伸进泰国,逼迫泰国政府抓捕法轮功学员

泰国政府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抓捕在此申难的法轮功学员的。法轮功学员常年在大皇宫景点向中国大陆游客讲述真相,安静平和,距离泰国旅游警察的办公地点仅十几米远,旅游警察每日无数次从法轮功学员面前走过,并无任何异常。

但由于泰国2/3经济依赖出口,旅游业对泰国GDP贡献超过9%,为600万左右泰国人提供就业保障。而大陆游客更是推动泰国旅游经济的主要来源。据泰国旅游局不完全统计,2017年大陆游客赴泰旅游超过980万人次,外国游客为泰国带来1426.4亿泰铢(约285.28亿人民币)的收益。

中共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渗透,受惠于中共的泰国也不得不对中共低头,从而对获得难民身份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

譬如,在曼谷的移民拘留中心(IDC)里,巴基斯坦等外国人士可以被保释出来,但移民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被保释。据知情人透露,泰国移 警察察表示,中共驻泰大使馆不许法轮功学员被保

2015年,芭提雅警察前往法轮功学员住所抓人,在泰国学员前往市政府陈情讲真相的过程中,芭提雅的一位高层核心政府官员表示:现在整个泰国的经济都靠中共,以前泰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很友善,因为知道这些在中国被迫害,信真善忍,所以政府都不太去管。但是中共日益渗透,要求政府抓捕这些法轮功学员,如果对你们网开一面,中共就会提出抗议,用经济威胁泰国政府,可能使很多政府职员因此而失业

有内幕人士透露分析:泰国承认联合国难民署,认可他们把亚洲总部设立在曼谷,默认他接受难民,但是又不承认难民。这里面有一个矛盾。

泰国是小国,他在联合国、中共与国际社会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关系,以确保自己的利益。就是在中共逼迫施压时,他就抓捕一批法轮功学员,但不敢全抓。全抓的话,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方面他交待不了。但也不可能不抓,他得交待中共,抓捕多少看中共的压力大小。抓捕后不会释放,不被保释,因为中共不允许。但也不会遣返,因为国际社会与联合国方面不同意,国际压力太大。所以就扔进移民拘留中心,这是泰国寻找到的平衡点。

然而,据国际特赦2017年发布报告《进退维谷》介绍,“2015年7月,109名维吾尔寻求庇护者被强行遣送回中国,他们在那里很可能已面临严重迫害,甚至是酷刑。他们戴着黑色头罩,在曼谷被中国国安人员强行押上飞机。外界对他们目前的下落或情况所知不多。2015年11月,中国活动人士姜野飞和董广平被强行遣送回中国,这个他们曾被羁押候审的国家。虽然泰国当局知道这两名男子已被联合国难民署登记为难民,并预定前往加拿大,但仍将他们强行遣返。”

泰国开庭5位法轮功学员的法院

从移民拘留中心将5位法轮功学员送往法院的警车

第一次被抓5人,等待最终判决

在曼谷大皇宫第一次被旅游警察抓捕的5名法轮功学员,于4月2日进行首次开庭。庭上,5人都认为自己是受联合国保护的难民,拒绝签字认罪。最后法院以“证据不足”暂时驳回起诉,等待移民局收集证据。5人随后被羁押在大牢中,等待下次开庭。

4月5日,第二次开庭。庭上,5名法轮功学员仍不同意签字认罪,并依据泰国法律,申请取保候审。当晚22时,4名法轮功学员依正常法律程序,在交纳押金后,获得取保候审,并已经回到住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扈秀芳由于护照与难民证件丢失,至发稿时间尚未获得取保候审。

另外刚刚获取的最新消息表示,魏敏也于13日下午获得了取保候审,已回到住处。

被取保候审的5个人与被关押的1人,都将面临着庭审与最终判决,前途未卜。具体开庭时间目前还没得到通知,外界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根据以往案例的审判结果来看,如果移民局撤诉或联合国出面担保,这6人都可以被释放。否则经法院判决后,这6人最终都会被关押进移民拘留中心,等待联合国难民署安置到第三国。但这个等待安置的时间是无法预期的,尤其在目前难民安置几近完全停止的情况下,更可能是遥遥无期。曾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移民拘留中心关押等待了长达四、五年的时间。有曾在移民拘留中心被关押过的人士表示,在那种非常恶劣的环境下,这个等待的过程是令人绝望的,有时,一间房间中有五、六名精神病,有人在里面精神崩溃而失常。

泰国移民局大门网络图片

曼谷的移民拘留中心(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re, IDC),俗称“移民监”,就在泰国移民局院内的后半部。

难民被抓捕后的去向

关进移民拘留中心(IDC)的人,如果不能被保释,将有三种去向:

一是自愿同意回国或被遣返回国。

二是通过联合国的难民安置程序被安置到第三国,但这个等待时间是无法预期的。

三是若没有第三国接受,也不愿回国的,就只能无限期的监禁在移民拘留中心。

对此,发表于2014的人权观察报告《两年不见天日:泰国儿童移民拘留中心》(Two Years with No Moon’: Immigration Detention of Children in Thailand)里这样描述:……为了获得第三国安置的渺茫机会,等候数月甚至数年;或者自费返回本国,但可能遭受迫害。他们实际上如同被关进债务人监狱(debtors’ prison),陷入无止尽的苦恼……

环境极度恶劣的泰国移民拘留中心

由于泰国移民拘留中心(IDC)的最初目的只是为「暂时」拘留难民,所以设备简陋,几乎无法提供正常的生活条件。难民来自不同国家、民族、信仰,说不同语言。据曾被关押在女子监舍的法轮功学员介绍,一间200平米的监室里,多时竟关押二三百人,走廊、过道甚至厕所都睡满了人,极度拥挤而肮脏的环境、闷热而不流通的空气、弥漫在空气中的大小便气味、六七十个孩子的哭叫声……令人身心遭受巨大折磨。

泰国廊开移民拘留中心内景网络截图(此非法轮功学员曾被关押的曼谷移民拘留中心,但据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介绍,曼谷移民拘留中心内部情形与此相似)

移民拘留中心(IDC)里的空气污浊、闷热,2~3天才能在较为空旷的室内操场放风2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被监禁在封闭而拥挤的监室内。睡觉时人挤人、脚不能伸直,盥洗、洗餐具和上厕所等,都用同一个池子的水,水质当然是不干净的。

在移民拘留中心(IDC)被关押了近两年的法轮功学员王静波,曾在关押期间写信出来描述里面的环境,她写道:“移民拘留中心的环境极其恶劣。一上楼空气中弥漫着尿臊类臭味,一百多人的房间里,大到六十多岁的老人,小到一个月的婴儿,一个残疾独腿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洗澡,地上都是水,她一蹦一蹦的,我都担心她摔倒,还有孕妇,在一个屋子里吃、住、睡。只有三个便池,一个水龙头,还经常停水,大便没有水冲,拉的便池外面都是。垃圾堆倒的剩饭、菜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室内的高温达三四十度,人都要窒息了。晚上经常被蚂蚁咬醒,由于水非常的脏,不能喝,又没有饮水机,我们只能买水喝,一个月买水就要花费500株。卖的食品价钱高的惊人,一袋小黃瓜四根40株,合人民币8元钱,一个甘兰40株,一个小鸡蛋10株,一小条西瓜30株,半个菠萝20株,都是天价,是外面价钱的三倍还要多!本来就是借钱,物价还这么贵,真是雪上加霜!”

而另一位被关押了一年零两个月的女法轮功学员李英梅,也有类似的描述:“蚂蚁、虫子、蚊子全身咬,经常停水,全身瘙痒难忍,洗澡很难排上号。屋里奇臭难闻,双眼红肿流泪,人们经常呕吐,有人拉肚子几天几夜。我嗓子红肿不能吃饭,喝水说话都困难,走路无力。屋里电视音量很大,大人吵,孩子叫,还有精神病发疯的。关100多人,热的人昏迷,睡觉人挨人,挤在一起,没有一点空隙,热的程度无以言表。这里卖的物品全是高价。”

法轮功学员赵智方也在里面关押了一年零四个月,她也有相同的描述:"炎热、拥挤、嘈杂、恶臭,睡觉时头顶头、脚顶脚,人满为患,几十个孩子随处大小便,不仅如此,在如此闷热的地方,还经常停水,晚上祈祷的、唱歌的、看电视、聊天的,没日没夜,经常把人吵醒。房间里有时多达三、四个精神病人。各种困难,外界无法想象。"

另一名被关押过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王长海也说:2014年9月11日我在泰国被抓到了移民局监狱,分到了二楼的5号房。房间能住人的空间大约有90平方米左右,但多的时候这里却关押了110-120人,人挨人都住在地上,只有很小的空间空气混浊、闷热。警察把人送进去之后铁门一关就什么都不管了,只要不打架,不越狱,其它什么的都不管,那里简直就像一口活棺材。每天吃的东西都是一样,不新鲜的鸡骨头炖木瓜。关键问题是,别的国家的人都可以保释出来,但在中共的压力下,不给予法轮功学员保释。

还有一名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林柏,他在中国时遭受过中共极其残酷的酷刑折磨,被判刑八年,关押在沈阳市东陵监狱中。林柏出狱后逃到泰国,刚到泰国不久,就在清迈向中国游客讲真相时被抓捕,关押在曼谷移民拘留中心。在移民拘留中心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林柏的身体再次被拖垮,精神接近崩溃,心肌大面积梗死,几次昏死过去,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仍不给保释,最后被美国接收走,才离开了移民拘留中心。林柏的身体一直未能恢复,在到达美国的半年后离世。

移民拘留中心放风用的院子网络图片

2017年,国际特赦报告《进退维谷》的报告同样指出:

被捕的难民在移民拘留中心于恶劣条件下受到长期和无限期羁押。曾被羁押的难民形容拘留所内的卫生环境恶劣、医疗保健不足,而且牢房拥挤到犯人不得不轮流睡觉。许多受到联合国难民署承认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被拘押多年,却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何时才有机会获释或被重新安置。在移民拘留中心里的难民有时决定支付回国机票而“自我驱逐出境”,但他们回国后定必面临危险和困难,这也是导致他们在国外寻求保护的原因。

在另一篇2017年发表的名为《泰国:对难民的强硬政策让数以千计的人处于弱势和面临危险》的国际特赦文章中指出:大多数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在被捕后会被送到移民拘留中心,有机会在那里受到无限期关押。难民权利倡导者称那里的环境恶劣,“比监狱还糟”。曾被拘押的人描述了看守和其他被拘者经常实施虐待,以及牢房拥挤到他们不得不轮流睡觉的情况。

国际特赦报告《进退维谷》中还指出:

在缺乏国内法律框架保护难民的情况下,泰国无法独立解决其境内难民的问题,因此,泰国允许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下称“联合国难民署”)对城市难民进行难民身份确定,使他们可以被重新安置到第三国。但该程序缓慢而且不可靠,使难民在没有正式法律保护的情况下长期住在泰国……泰国内阁在2017年1月10日通过了一项决议,授权设立一套甄别难民和非正规移徙者的系统。并表示“如果该机制以公平和不歧视的方式,在符合泰国根据国际法所承担之义务的情况下实施,那这一机制的设立就会是国家和平与秩序委员会在推进难民权利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

有泰国难民表示,他们真诚希望,泰国政府能够按照2017年1月10日通过的内阁决议,将难民与非法移民分开对待,给予受联国合保护的难民以人道主义关怀,不要使他们原本就极其艰难的生存环境再雪上加霜。

在此期间,几位法轮功学员呼吁国际社会和泰国政府以及联合国难民署给予人道主义关怀与帮助,尽快启动营救程序,以获得自由。

相关报导:突发!泰国抓捕5名中国法轮功学员 近4年抓35人 有民运人士坐牢惨死

参考资料:

国际特赦报告《进退维谷》

《泰国:对难民的强硬政策让数以千计的人处于弱势和面临危险》

《两年不见天日:泰国儿童移民拘留中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泰国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