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赵紫阳披露杨尚昆倒台真正原因:对六四不够坚决

杜说:“杨氏兄弟突然失宠,简直一抹到底,近因是在邓处,杨尚昆说:“我下,杨白冰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此话引起大家与邓的反感。远因是对“六四”,杨尚昆不够坚决,邓有怀疑,对杨产生了疑心。”

1992年10月18日,中共十四大正式选举中央委员会委员。当天中午过后,中共元老杜瑞芝找杜导正聊天。杜瑞芝说:“杨氏兄弟突然失宠,简直一抹到底,近因是在邓处,杨尚昆说:“我下,杨白冰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此话引起大家与邓的反感。远因是对“六四”,杨尚昆不够坚决,邓有怀疑,对杨产生了疑心。”

杨尚昆

1992年10月14日(星期三)

杜瑞芝从广州来说:10月8日,乔石、宋平、李铁映、丁关根找到赵(紫阳)家谈话。乔石主讲,掏出发言稿读,声音低微。赵说,你声音大些!乔石讲几条:维持1989年7月中央四中全会关于你错误的决定。

同时宣布审查结束;政治局同志很关心你身体健康,以后一切生活待遇不变;外出时给组织上打个招呼;希望顾全大局。赵说:“一、我不同意中央关于我错误的决定。二、我只在会上提出“六四”风波处理的几条意见,这是正常的,总不能说是分裂党。三、我只出京打过一次球,为什么以后监禁我?(此时,赵声音激动)。四、以后给我人身自由,自由活动。五、对我的决定,要求给一个正式文字的东西。六、我不接见外国记者,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

乔石等答应,将赵的意见向政治局上报。

1992年10月18日(星期日)

今日,(中共)十四大正式选举中央委员会委员,接着举行闭幕式。大家屏息以待。中午过后不久,杜瑞芝同志来坐。他说,10月14日上午我去看望了赵(紫阳同志)。我静静地听他讲,偶然插几句话。

杜说:“杨氏兄弟突然失宠,简直一抹到底,近因是在邓处,杨尚昆说:“我下,杨白冰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此话引起大家与邓的反感。远因是对“六四”,杨尚昆不够坚决,邓有怀疑,对杨产生了疑心。”

杜说:“赵说,邓的基本思路是经济上大开放大发展,但政治上,中共领导权,中共领导的政权,是绝对权威,不容任何挑战,谁挑战便要坚决制止,包括镇压,不惜采用武装手段。”

杜说:“赵说邓的内心世界有两条:一是改革开放路线。此次十四大,改革开放路线写入十四大文件,合法化了,他向上帝有了个交代。万一出事,也是十四大负责;二是“六四”事件,这是邓的心病,他非常担心别人算账,所以一再说,“六四”事件上,一点口子不能开,坚决维持原结论,绝对不许翻案。(因此,鲍彤案,他要求重判,判了七年徒刑)。对赵紫阳案,他不许翻,此次九中全会决定维持原结论,即赵支持动乱,分裂党中央。”

杜说:“赵说,邓是绝对专权的思路,邓认为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无个人专权、独断,无一政党专权独断,天下便要大乱,什么事情干不成!邓常说,只能一个婆婆,不能有两个婆婆。邓在这点上是非常明确、非常坚决的,绝不含糊的。”

杜说,“十四大”解决了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发展的大问题,但政治体制改革未触及。赵说,十四大后看新班子如何处理这个政治改革的问题。适应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建设,政治上有两种改革方案:一、加大政治民主、政治自由;二、继续目前这种我党、苏共一贯的集权专断办法。如照第一方案,我们党会成功;如照第二种方案,肯定会出问题。

杜说,江泽民一身四任: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中共中央经济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这经济领导小组,是邓建议建立的。这个小组,江是组长、李鹏任副组长,朱镕基是副组长,大部份实权交给了朱镕基,李鹏实际上被架空了。

杜说,赵面色红润,头脑极清晰,头发全白了。赵表示,我非50岁的人、非60岁的人,我已74岁了,在中国条件下,我余下的时间只能表示沉默!

杜说,赵最难过,觉得委曲的是,他对邓忠诚,绝无二心。虽然见解上有不同,但在感情上、态度上是很信任、很尊重邓的,怎么就一下子被整掉、说我有野心呢!赵说,1989年4月末,我出国朝鲜前请示邓,邓小平还说:你再干两届!还那么信任我。

赵说,他与戈尔巴乔夫会谈,是作为总书记的会谈。以后邓谈,邓说,我与戈尔巴乔夫的谈判,即中共两党、两国恢复了正式关系。

外界对此有反映,说邓非中央委员,更非中共中央总书记,不应叫正式恢复了(两党)关系。于是我出面解释,说邓是中国的最高领导,附录目的在维护邓的威信。赵说,戈尔巴乔夫回国途中发来一份电报,说你们中共出现一个赵紫阳,这是你们中共的幸运!这个电报,估计给我帮了大倒忙,惹恼了邓小平,邓小平极不满。

赵想11月份赴广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摘自《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了什么》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