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中国对残疾人的不友好令他们举步维艰

——残疾人想要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举步维艰

前几天,盲人歌手周云蓬去银行办理业务,遇到了很不愉快的对待,原因只有一个:他是个盲人。

后来他发微博叙述了事件的大致经过,公开投诉维权,后来银行方便做出了回应,向周云蓬道歉了。

周云蓬的这次经历,反映了我国一个十分现实,却又总被人忽略的问题:残疾人想要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真的举步维艰。

去过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很多都会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公众场合的残疾人特别多,不管是餐厅学校,还是车站商场,随处可见残疾人。而中国大街上就很少看到,看到的,一般也是乞讨卖艺的人群。

中国的残疾人数量比外国人少吗?当然不是。

根据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的残疾人数量接近了8300多万,占到了当时全国比例的6%!

也就是说,每20个人当中就会有一个是残疾人。

很让人惊讶是吧?照这个比例,我们在街上没遇到20个人就应该有一个残疾人,但为何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残疾人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存在呢?

首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国的基础设施对残疾人并不友好。

并不是每个地铁站都配有无障碍电梯,所以如果一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想要出行,恐怕还需要几个大小伙子给抬进车站才行。

并不是每个电梯都配有盲文或者提示音,或者说,大多数都没有,如果一个盲人想要坐电梯,很大的可能性是要靠运气,才能按对想去的楼层。

当然,国家也进行了很多的投入,比如现在很多城市的人行道上都配有盲人专用的盲道,很多楼前除了台阶之外,也设置了专门供残疾人使用的斜坡,也就是无障碍通道。

然而政策是好的,可一到落实到实处的时候,就容易让人啼笑皆非。拿盲道来说,很多是这样的:

这一定是怕我走的闷了,所以让我做做跨栏运动,解解闷。

这一定是在提醒我,要有居安思危的心理,不能盲目乐观,以为人生是一片坦途,否则总会有现实来一棒子打晕你。

可以看出来,如果我是一个盲人,每次出行都有可能变成一次奇幻大冒险,轻者摔倒,磕掉门牙,重者致残,甚至致命。

如果想要多活两年,还是不要轻易出门了。

如果我是腿脚不便,需要靠轮椅出行,那么如果遇见没有无障碍通道的地方,我只能叫人帮忙,即便有的地方有无障碍通道,那效果也是一言难尽。

比如这个:

某银行门口的轮椅坡道,您这是想让我一个加速度冲到马路上,和法拉利飙车吗?

太刺激啦,我的妈呀~~

美国最开始对残疾人也不友好,甚至还有些制度性的歧视在里面,比如1974年以前,美国有些地方还有专门禁止肢体残疾者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法律,原因无他,肢体残疾不好看,有碍观瞻。

但平权运动的发展让美国人开始给与残疾人平等的权益和尊重,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残疾人在美国已经可以最大限度的无障碍出行。

几乎个个大楼门口都有轮椅坡道:

能够为残疾人提供上下车坡道的出租车:

公交车:

以及残疾人专用的停车位:

而美国政府还专门立法,保护残疾人不受歧视,公共场合不能以身体残疾的原因拒绝其入内,各大商场也必须要修建可供残疾人使用的无障碍通道和设施,否则会处以重罚。

因为修建这些设施要花一大笔额外的投入,为了不让商家有怨言,美国政府还规定,商场修建无障碍设施之后,可以享受减免赋税的待遇。

在法律规定之外,很多部门还特别设置了一些照顾残疾人生活的措施。如大商店门口都备有电动购物车,供残疾人和老年人使用;纽约等地新建机场的候机楼里,饮水机加装了自动感应装置,人只要靠近它,喷嘴就自动喷出水来,以满足那些手脚不便的人使用。

常在虎扑混的人,应该都会对一个名叫奥贝斯坦的ID不陌生。这个账号几乎在虎扑刚建立不久之后就诞生了,奥贝斯坦做事有条理、逻辑清晰而且一丝不苟,经过多年的历练,已经成了虎扑论坛大神级的人物。

虎扑CEO曾经向他发出了到上海总部任职的邀请,但被奥贝斯坦一口回绝,很长时间里,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按照惯性思维,大家都觉得奥贝斯坦和其他用户一样,是一个风趣幽默、热爱体育的年轻人。

但奥贝斯坦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时,大家大吃一惊:住在东北一个小县城的他,16个月时不幸罹患了脊髓炎,最终导致高位截瘫。

初中毕业之后,因为病情的发展,奥贝斯坦就不得不辍学在家,从此他的一张床就成为了他人生的主战场。

在这里他用一只手,通过互联网与全世界沟通;

在这里,他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在这里,他读完了上千本书,包括黑格尔的《美学》和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等经典著作。

奥贝斯坦大神的经历令人尊敬,但我还是会想: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对残疾人友好一些,让他们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学习,那么奥贝斯坦是不是就有机会去上学、工作,取得比现在更大的成就呢?

我知道中美两国国情不同,有些办法在美国好用,换中国就未必。比如无障碍公交车,早晚高峰时段的公交车连四肢健全的大小伙子都未必能挤上去,更别说坐着轮椅的残疾人了。

有句话说: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从社会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就能得出。面对差距,我们不能因为一句国情不同就觉得差距存在的理所当然,有了差距,应该想的是如何迎头赶上才对。

而且,力所能及的事有很多,就像既然修了盲道,就好好修,别搞出那么多机关陷阱。这要求不过分吧?

回到周云蓬一事上,银行工作人员以‌‌“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不得办理‌‌”为理由拒绝了周。

但我国的法律是这样定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和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公民,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

可见,这个工作人员对法律条文并不了解。而且,TA的行为也折射出很多中国人对残障人士的刻板偏见:你不行,因为你是残疾人。

这也是我国街头很少见到残疾人的另一个原因:他人异样的目光。

——什么?这个残疾人还出来逛街?

——什么?残疾人还想工作、上学?

——不是吧?残疾人还想谈恋爱?

《环球时报》以前的一篇文章记载:一位残疾人说过:‌‌“迎面走来的人,用一种好奇的眼光在打量着自己。这种眼神像一把刀,不断地提醒着:你是个残疾人。‌‌”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我看他是因为同情他,我是好心,这样总可以吧?

我的回答是:最好不要这样。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被诊断是心力衰竭,但他并没有跟身边人说过自己的病情,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怕别人看我的眼神跟参加追悼会似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喘气了。

还好,最后证明是误诊,但把心力衰竭换成残障,一样适用。

法国有个电影叫《触不可及》,讲了一个爱好跳伞的富翁在一次跳伞中不小心摔成了瘫痪,需要雇佣一位护工,照料他的日常起居。

在众多应聘的专业护工中,一个没多少护理知识,刚从监狱放出来的混混得到了这个富翁的赏识。富翁的助理大跌眼镜,问及原因时,富翁回答:只有他把我当成一个正常人,而不是瘫子,没有怜悯,没有特殊对待,也没有歧视。

这个护工会半夜推着富翁出去闲逛,一起抽烟;会在深夜超速驾驶之后,合伙演戏骗警察,为他们带路(当然了,违法行为不提倡);还会躲开所有人,偷着跑到山里一起玩跳伞。

总之,这个混混护工身体力行地告诉富翁:除了瘫痪之外,你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你一样可以享受精彩的人生。

后来富翁换了另一位护工,这位护工小心翼翼,专业能力出众,但不管出了什么问题,他都会以‌‌“他有病‌‌”来解释,搞得富翁的情绪一落千丈。

同情和怜悯是高尚的情感,但在他人不需要的时候强加给他人的话,就会变成伤害他们的利刃。

关于保障残疾人权益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是我们普通人能管得了的,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善,但我相信总会越来越好。

而我们普通人要做的,就是在街上面对残疾人时,不要投去好奇、怀疑甚至怜悯的目光,而是记住:他们身体虽然残疾,但和我们一样,都能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都能活出精彩的人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飞碟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