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从历史的眼光看神话传说

从历史的眼光看神话传说。(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那一段段传说与神话,是否应该是实实在在的历史、实实在在的真实,却在这短暂的五千年被一代代的承传中,失却了本应有的光华?也许,我们可以摆脱现代科技套在我们身上的枷锁,以历史真实的眼光去看一看我们的先辈为我们留下的那些所谓传说与神话。当然,吾妄言之君且听,全当笑谈。

从微观到宏观的真实

首先请相信,真正纯正的华夏文明,是存在于五千年以前的,而不是距今五千年以内的。那时对天与地的认识,指的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宇宙”,并且是在微观层面上的“宇宙”,也就是盘古开创的“天与地”。在这片“天地”中生存的最初的生命,并非我等这般依靠外在物质、工具方能存活的生命,并且是微观层面上的“生命”,也就是被现代科学否认存在的“神”。

出于某种原因,也许是真正的“宇宙”走到了某个“关键点”,众多的“神”一起创造了更表面的物质世界,并且用表面物质世界的物质创造了我们的先辈,去开发、利用这个表面物质世界。而物质从微观到宏观是连贯的、相互影响与制约的,为了维持这个表面世界的存在与运作,不但要在微观上极其精细的维持相应的秩序,更要定期的将相应的生存法则与表面物质世界所需的科技,教导给这个表面物质世界的生命。最大的难题是,即便是最初的人类,亦只有符合了“神”世界的存在法则,才能与其沟通;而那些“神”亦只有通过人类的“出生”披上了表面物质世界的外衣──人皮,才能如操纵“阿凡达”一样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而创造了黄皮肤中国人的那个神,被我们的先祖敬称为“女娲”。

而无论是盘古、女娲还是其他无数的“神”,并不是创造了我们的世界与我们的先祖之后,便逍遥自在去了。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祂们一直在微观上维持着这个世界的稳定。而在人世中,无论是东西方,历代都有一部分人,因为自身的“德行”符合了标准,于是有能力见证了那些对应世间历史事件背后的微观世界的一切,尤其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无数的实际历史与“神话、传说”夹杂在了一起,流传下来。只是,如今我们却不愿以立体的方式去理解那些真实。

正邪主导权之争

在这个立体、宏微观交错的世界里,似乎自表面物质世界出现的第一天开始,便没有停止过“主导权”的争夺。在西方神话系统里,好像是讲最初的一部分“天使”出于嫉妒而背叛了“创世主”,最终成了魔鬼;而东方神话里,便如“封神演义”里一样,是两类生命出于“神界世界观”的不同,或者是对未来走向的认同差异,亦不断的出现冲突,而表面世界亦随之而动。于是,先辈们将这一切,用曾经很容易理解的“立体历史观”记载下来,却令我们现今的“平面、线性历史观”的后辈们迷惑万分。

帝王、共工

笔者斗胆,编撰一部分出来,以期抛砖引玉吧。在华夏历史记载中,天上一直是“正邪”两势力存在。正的一面,中国有“三皇五帝”之说,可按笔者猜测,并非人世之皇,而是最初主掌“天庭”的神,以及相应时期被指派到人间代神主掌人间的世间的“帝王”;而邪的一面,按传说讲叫“共工”。正因为“共工”不是特指的哪一个人,而是一个等同于“魔鬼”的概念,且是同指神界与人间那一系的生命,所以才会在传说中,不同时期世间的“皇与帝王”都与“共工”抗争、且不断的胜利又杀掉“共工”。

最初的“共工撞不周山”的时间,大致是在七千年前。“不周山”也不是我们世界里的山,而应是立于微观世界支撑表面物质世界的柱子,如果非要找个表面物质世界的对应,那估计应该是地球自转的“轴”吧。“共工”与当时“正神天庭的皇”争而败后,怒而撞此山,也是出于“我得不到也不让你得”的目的吧。

当这个“轴”被撞后,便真的和电影《2012》描述的一致了,最终导致表面物质世界一片汪洋。中国古书里记载的“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在笔者理解并不是指的中国大地的地势,而是中国先人看到了地球围境线太阳转动时,自身的状态因这“撞不周山”而变了,就是出现了我们课本里的“黄道面夹角”。

而所谓的“女娲补天”,补的哪能是我们眼睛看到的那一片蓝呀。“女娲炼七彩石补天”在笔者看来,是在微观世界上对表面世界的修补,也就是稳定那个“轴”的过程吧。而所谓的“折神鳖之足撑四极”,也是用微观层面上构成表面物质世界的“四种因素”在弥补因“撞不周山”而造成的物质混乱。中国的大地土色,据说是呈“五色”且按八卦位分布的,想来是与这相关吧!

共工争天

而所谓的争夺“世界主导权”的战争,却不是单独发生在“神界”的,在表面世界也是需要对应表现才能实现。而在世间,便是由“正邪”两面掌控的“阿凡达”实现的。最初“共工撞不周山”时,世间的事大多被洪水冲没了,没留下太多的具体记载。而“女娲补天”时,世间相应出现的事应是“大禹治水”那段历史。而在这个过程中,也存在着“正邪”之争。传说这时候世间又出现了“共工”在用修建水库一类“堵”的方法整治水利,而大禹是用疏导的方式整治水利。现在人们开始注重环保了,在概念上知道世间的河流便如世界的“血脉”一样,是不能随意改动和堵截的,这也正是微观世界两类生命对世界走向的不同差异所致吧,也是现在正进行的又一次“共工争天”的一种表现吧。于是,当时的先人们看到了在微观世界里的“共工”,在重整势力与又一任“天庭之皇”相斗,表面世界是两大部落因“治水观念”不同,最终导致部落战争。相应时期神界的“共工”头目应该便是传说中的“刑天”了,被杀后头埋“常羊山”,而这头后来又被“共工”系利用来做坏事,却是对应到了今天的一些事了。

关键时刻的选择

之所以用这段历史来形容先辈的世界观,不但是因为这段历史很能说明先古华夏文明真实的世界概念,更是因为这段历史很能深刻的表现“立体世界”过去与现时的状态。古代先民能够见证到微观“神世界”的一切,是因为符合了“神世界”的“德行”标准,而在历史的走向中却是我辈多数人失却了这类“德行”,于是变成了“低维度”的生命方式,中国历史上的大小事件,一直有人以这种“神凡交杂”的方式记录下来绝非偶然。

如今的世界,交织在“现代科技文明”与“传统文明”之中,是否是又一次“共工与神之争”,只能是你我自行判定了。但若真的能以历史真实的眼光去看一看过往的传说、神话,也许您也会发现,其间绝非虚幻的妄想,五千年的时光,人世间如轮盘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关键的时刻,如若今日神界的“共工”又操纵着其世间的“阿凡达”与“神及其子民”争未来的话,我们这些迷失了“立体世界观”的人们又该如何选择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正见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