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黄乐祈:矛或盾——北韩成为大国拉拢的对象

事实上,北京与南韩建交的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内部文书就重申北韩是国家的“东北战略之盾”。所以,中国对近年受制裁的平壤之支持非单在经济上——早前被揭发在公海转运石油予朝鲜只是冰山一角——更重要是心底里其实希望对方继续拥核。因为一个完全弃核的北韩,即使能解开了经济上的枷锁,根本无力帮助中国防御美国。

随着中美关系愈趋紧张,各国都有理由拉拢朝鲜,而金正恩当然会善用这个大好良机。(朝鲜人民军旗帜/美联社)

《孙子‧军势》有云:“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意思就是:不了解诸侯各国的图谋,就不要和他们结成联盟。那么,早前金正恩秘密非正式访问中国,与北京示好,希冀两国“和好与初”,诚然是因为对中国的筹算了然于心。

二月的平昌冬奥前后,北韩对外的姿态忽然软起来,不久就传出美朝将举行正式峰会的消息。一时之间,朝鲜半岛局势彷佛出现一线曙光。不过,最近白宫频频出现人事调动,履任的国务卿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都属鹰派,金正恩难免对美国有所保留,随即亲身远赴到中国,明显是为川金会做好两手准备。

金正恩抢在与川普会谈前先进行朝中首脑见面,正是“急中国所急”。近期中美关系因着贸易和南海议题而升温,朝鲜半岛危机对中国来说宛如沙漠绿洲,是一把用来制衡对方、增加谈判筹码的利器。金正恩与习近平重申两国“友谊”,正好表达中国在处理朝鲜半岛问题的角色举足轻重之信息,在保障朝鲜利益的情况下,同时满足了中国政治以至心理的需要。

朝鲜被中华视为藩屏

1992年二月,中国在与对朝关系不变的前提下与南韩建交,在日本学术界引起了中国是否开始适应近代西欧型国际关系观的讨论。对此,专门研究朝鲜近代外交史和东亚近现代史的秋月望先生在1994年发表过一篇题为〈做为中国之“盾”的北韩——从历史考察中朝关系〉(中国の楯としての北朝鲜――歴史から见た中朝关系)的文章,以为中朝关系仍有类近华夷体系的结构,并指两国外交建基于威斯特发利亚式(Westphalia)的现代国际关系理论和秩序之说法纯属幻想。时至今日,此类高见仍是掷地有声。

细嚼历史的脉络,中华帝国早有视朝鲜为藩屏的传统。16世纪末,丰臣秀吉派兵攻打朝鲜,明朝回复后者支援请求时就称两国为“唇齿之国”,原因就在于朝鲜当时的生死与中华帝国的安全息息相关。同理,今日的北韩作为中国和美国东亚势力的缓冲区,其“盾”的功能十分重要。

事实上,北京与南韩建交的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内部文书就重申北韩是国家的“东北战略之盾”。所以,中国对近年受制裁的平壤之支持非单在经济上——早前被揭发在公海转运石油予朝鲜只是冰山一角——更重要是心底里其实希望对方继续拥核。因为一个完全弃核的北韩,即使能解开了经济上的枷锁,根本无力帮助中国防御美国。

无论如何,就算最后六方会谈或另一种形式的会议得以展开,中国将一边以“平壤为自主之邦”为由为自己开脱,一边透过各种手段使平壤政府继续能拥有核武,以此制衡美国。与此同时,朝鲜亦会适时配合中方,时而参与磋商会议,时而用退出会议来要胁美方。也就是说,只要美国对朝方针无大转向,中朝多半会占上风,中方将继续力保盾牌尚存,而朝方在这种外交对策下则确保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简而言之:现况难有改变。

朝鲜可以是美国攻中之矛

另一方面,北韩早前屡次试射导弹和核试,甚至有望掌握直接攻击美国本土的技术,正好反映白宫多年对朝政策一败涂地。话虽川金会在即,但要朝方永久放弃核武,只会缘木求鱼,如其继续按中朝的步伐走,美国实在有需要考虑另辟蹊径。

二战后成为美国总统的杜鲁门说过:“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现状也非神圣不可侵犯。”(The World is not static,and the status quo is not sacred.)犹记得冷战阴霾未散的1972年,尼克森访问中国并签署了《上海公报》,开展了联中制苏的方针,照样,既然北韩在中国的“保护”下始终都不会弃核,美国未必需要执于小布希于2002年定下的“平壤是‘邪恶轴心’(Axis of evil)”之“信念”,反而与之“握手言和”,把敌人防己之盾转为攻敌之矛,未尚不可。

美国在冷战时最大的敌人是苏联,而当下的宿敌则是中国,路人皆知。假若美国转而承认北韩为拥核国家(反正也废不了),或至少有某程度的妥协,继而“联合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对中国来个“以夷制夷”,对华府而言也许是突破当下窘局的方法。虽然操作上绝不简单,而且中国也不会把“手足”拱手相让,但就理论上亦非不可能。中国和美国可以在冷战时“促膝而谈”,就是最佳注脚。

金正恩最忌沦为一国附庸

1892年,正当满清与列国交恶不断,袁世凯出版《使韩纪略》,其中把“属邦”英文版本刻意译为“vassal state”(附庸国)而非“tributary state”(朝贡国),充分显示帝国在非常时期欲控制周边国家外交事务的意念。近期有传习近平曾向川普建议构建四国(美、中、韩、朝)的朝鲜半岛新安全框架,借此把日本和俄罗斯排除在外,从而主导朝鲜核问题的谈判(同时提防美朝走得太近),其思路如出一辙。

是以,金正恩对中国素来谨慎,不会对邻国视自己为盾懵然不知,反而明白北京时刻都想自己按照中南海的意愿走,甚至会在必要时出卖自己,所以才会在上任不久后就除掉与中国关系密切的张成泽和金正男。另一边厢,习近平也难以对不甘只做藩屏的金正恩毫无戒心。

朝鲜的亲中派被肃清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平壤早前的挑衅行为,使美国有借口在南韩设置萨德系统(THAAD),显然触及到中国的底线,亦使北京重新体会“‘属国’自主”的风险。既然中国未来对北韩可能加强施压,与美国示好就合乎金正恩的利益。除了在经济上有机会得到适时的缓解,也可在单边事大中国的格局下寻找游梭的空间。

当然,北韩外长李勇浩近日出访俄罗斯,也是一步好棋。俄罗斯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有所顾忌,而与美国的关系近期更因华府驱逐外交人员出国、实施经济制裁和叙利亚问题等因素而陷入冰点,北韩在中国想排斥莫斯科之际与其加强沟通,应是想借之同时制衡中美,实为对中国意图在朝鲜半岛局势与美国“单对单”的野心多买一份保险。

这样看来,随着中美关系愈趋紧张,各国都有理由拉拢朝鲜,而金正恩当然会善用这个大好良机。金正恩为了生存,自然不会全然投靠中国,而是把自己包装成各国急需拉拢的对象,在美、俄、中的利益冲突中绝处逢生。东亚政局未来的变化确实难料,但几乎可以肯定核武不会永久在北韩的土地消失,而金正恩的权位将继续屹立不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