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王藏:情诗一束

寫於2007年的情詩,節選片段。如今看來,寫得不怎樣。但對於我個人,有點記憶意義。當時在遵義國安的監視居住中,被迫按了期限為半年的紅色手印,要求禁止走出我任教的學校範圍,可俺不聽,寫完此組詩投稿海外後,就坐車逃離遵義到貴陽,與土家族詩友阿飛一起踏上了雪域藏地的旅途。

@

月有阴晴圆缺啊,要悲欢离合

得抓紧时间

@

我整夜未眠,到头来发现

每一个白天都还是一个样

公鸡的打鸣也毫无新鲜感

它们这些势利的家伙

真以为天空放光就是黎明

谎报自由的军情

@

我多想我们永远含笑

同视坦克诗句,同饮岁月苦酒

@

此时,此地

我踩着有形无形的尸骸,鲜血

踩着它们,我弱小且无能

在现实的脚下

亲吻雨滴,汗水

重复

绝望着,希望着,绝望着,希望着

亲爱的女王,我是一名流浪的笨拙歌手

仅仅直抒胸意

粗糙地传递爱,情

@

我的默祷在粮食深处自怜

我不禁询问:人的忍耐可有尽期

我的爱,你能与我共享隔绝爱愿的光阴么

@

我已寻觅不到真实的影象,牢狱的四周

皆是卑鄙者费心设计的圈套

谎言交替登场,无边的禁区大地

紧紧锁住我们相逢的花街

@

某时,你又进入琵琶行

未成曲调先有情

我成为历史重复增添的破落文人一个

徒有风花雪月,依旧是天涯沦落之人

@

我病了,不是一般的病且病得很重

今天我的病无法讲清无法诉说

任何医生都不清楚我得了什么病

以及这种病的来由,征象

我病了,病得虽知有病但不愿治疗

还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嘴上说着我没病

我的病似突如其来

又似自古存在

我的病看似遗传,自己造成

更似外来病毒的感染

我病了

我带病抒情带病叙事,带病活着

我带病进坟墓带病出娘胎

也可以说成

我病死了又活过来持续生病

我的病会好么

@

国家蠕虫噬咬着我的脚趾

红色的蚂蝗也已叮满我的全身

本就弱小的呼吸越发苍白

我活在清醒的痛苦之中

你宽敞的胸怀还在向我打开

我知道,就算你迎来的只是灰烬

你也会把充满祈求的它们

撒向苍穹的圣殿

@

写完这支歌

我就要背负一名罪犯的身分

踏上朝圣的旅途

忧伤与苦痛

就留给昨天的我们吧

我恰似佛魔一体

等候着你的辨别,引领

@

只要红色中国还有需要

请把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节都拿去

不要留一丝毫毛

而留下的心

就算粉碎

我也只會將粉末

拋向你

2007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