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严家:北医三院发明政治审查精子 可获诺贝尔医学奖

——中国对遗传要进行政治思想审查

这个所谓“中国的哈佛”,在此不仅是本末倒置,表现出极端的无知,更是荒诞滑稽到了疯狂可笑的程度。稍具生理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精子就是男性成熟的生殖细胞。一个细胞可能将“亲代”的某些疾病或脱发之类的生理特征传给“子代”。而思想品质,意识形态则是后天通过教育、社会环境培育与熏陶而获得的。根本不可能通过一个细胞去遗传给子代。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将如此荒谬的胡说八道发布在互联网上,立即变成了世界级的大笑话。

语云:“国之将兴必有祥瑞;国之将乱必有妖孽”。这话也并非什么迷信。所谓“妖孽”也不是《西游记》上说的那种妖魔鬼怪,而是出现许多违反常识、悖情逆理的怪事。君不见?毛泽东发动“文革”,到处捣毁古迹寺庙,把孔子的尸骨挖出来游街示众,女人烫头发的被强行剪成“阴阳头”,高跟鞋被砸烂,甚至扑克牌、相棋都被烧毁,还美其名曰“除四旧”。令人匪夷所思的例子还有诸如:大学停止考试招生十年。跳奇形怪状的“忠字舞”,声言毛泽东思想无所不能,可以使失明的人恢复视力,使哑巴说话等等。笔者还看见当时红卫兵发的传单(那时叫“小报”)上用套红的大号字印着:“特大喜讯: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身体非常、非常健康,经医学专家鉴定,至少可活到三百岁!”就这样一份稍具常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胡说八道拍马屁的东西,后来还竟被批判为是在“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为何?因为毛应是“万岁”,你却说“三百岁”,不是咒骂和反对又是什么?本来这样荒谬绝伦的闹剧,已在邓小平重新上台后被终结了。没想到四十年后又像湖底的沉渣一样重新飘浮了起来。最近发生在北京的一件怪事,堪称是这泛起的沉渣中的一个“标本”。

由于近年来,中国各地的精子库中库存精子不断减少,远远不能满足因男方精子缺陷而导致不孕患者求医的需要。于是各地医院都在千方百计招募年富力强的男性来捐献精子。而今日的中国早已是个物欲横流,一切按物质利益交换,无利不成事的社会。如果没有“重赏”何来“勇夫”?何况你是急切需要。所以许多地方的医院早已开出了:捐精一次最多可获6000元补贴的高价以吸引来者。而湖北一家精子库几年前就打出了“捐精可获iPhone6S手机”的广吿。并十分煽情地呼唤道:“卖肾买iPhone早就不流行了,捐精才是王道”。本来在中国这样一个只有利益,缺乏信仰的国家里,这样作既不违法,也无可厚非。不过就是一场“周瑜打黄盖”的游戏而已。

然而近日号称“中国之哈佛”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人类精子库”在互联网上刊登一则广告宣称:开始面向全社会公开招募20岁以上的男性捐精者,在其招募广告中的一段话顿时令人惊诧愕然。因为该告示竟然称,捐献精子者首先要求合格的条件是:“具有良好的思想素质,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忠诚党的事业,作风正派,品行端正,遵纪守法,无任何政治问题”。接下来其次的条件才是:没有遗传病、传染病、无明显脱发和肥胖超重等。这个所谓“中国的哈佛”,在此不仅是本末倒置,表现出极端的无知,更是荒诞滑稽到了疯狂可笑的程度。稍具生理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精子就是男性成熟的生殖细胞。一个细胞可能将“亲代”的某些疾病或脱发之类的生理特征传给“子代”。而思想品质,意识形态则是后天通过教育、社会环境培育与熏陶而获得的。根本不可能通过一个细胞去遗传给子代。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将如此荒谬的胡说八道发布在互联网上,立即变成了世界级的大笑话。不仅遭到国内网民的痛批,斥其为“血统论又回来了”,“这比之文革中,红卫兵胡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有过之而无不及,真令人不知今夕是何年矣”!在国际上更成为哄动一时的奇闻。就连通常与中共当局关系很“和谐”,常常都是一唱一和的俄罗斯普京当局对外宣传机构“斯普特尼克新闻网”也忍不住发出了嘲弄的笑声。斯普特尼克新闻4月7日刊登新闻,标题是:“长远计划:中国精子库只要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捐献精子”。在这标题之下是这样的导语:“北京的一家国营医院正告潜在的精子捐献者,要想在为期六个星期的精子捐献活动中为这一事业做出贡献,他们必须是共产党人才行。”俄罗斯官方媒体对北京的事儿如此讽刺,这在近年来实在少见。说明北三医这种行为,已达到任何正常人都无法认同的程度了。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说仅仅一个细胞,便可将意识形态,思想品质都“遗传”给下一代。那么输血就更不得了!输血时献血者捐献的血液中,不是一个细胞,而是千千万万上亿个,不仅是-种细胞,而是既有红细胞,还有白细胞,淋巴细胞等等。而且当年文革中的红卫兵还狂叫过,要把“毛泽东思想溶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既然毛思想可以“溶化在血液中”,那么非毛的思想,“不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不忠诚党的事业的思想”,也同样可以“溶化在血液中”。这一下麻烦可就大了。今后中国人献血,输血,除了鉴定血型以及什么特殊的Rh因子之外。还要如何去鉴定与排除血液中有无“不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不忠诚党的事业”的“毒素”呢?再接下来如果是器官移植,特别是心脏的移植问题更大。现在中共正在全世界斥巨资大办孔子学院,自然是要大力推崇孔孟之道。而号称“至圣先师”的孔子的下面,便是“亚圣”孟子,而孟子同志便教导我们说:“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既然如此,那么如果把张三的心脏移植给李四,那么张三的好思想,坏思想是不是都会影响到李四呢?这又如何去鉴定与防范呢?看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真不愧是什“中国哈佛”,应该比哈佛更高明十倍百倍。就凭你们的这些“伟大发现”,据此给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会一个1吨重的诺贝尔医学奖章,你们也是受之无愧的!

在此不禁还要问:这是否“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是否“忠诚党的事业”怎么鉴定?谁来鉴定,标准在哪里?比如刘少奇在贵为主席时,那肯定是“忠诚党的事业”的人。可一眨眼就变成了“叛徒、内奸、工贼”,那还会“忠”吗?但没过几年人家又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了,又怎么说呢?而且这些都是你们中共自己下的结论,并非美国之音或“敌对势力”造的谣。如此众所周知的大人物都如此难下这个结论,一个普通草民匆匆来医院捐献一回精子,这结论用什么标准由谁来下?可见完全是在瞎扯淡!

正是在这国内外网上舆论一片挞伐与嘲讽声中,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微信公众号后来终于删除了之前的那条广告,重新发布的广告中,将那段冗长的“爱国爱党”之“条件”改成“有爱心,有公益心”。这同样是与捐献精子风马牛不相及的假大空话。由此看来,在一个一党独裁专横统治下,没有人权,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里,迎合“上面”的爱好胡说八道一堆屁话很容易。而要做到尊重起码常识,说句“人话”却是那么的困难!

2018年4月8日完稿(有删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