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受政经迫害 江苏男驾橡皮艇偷渡 争取长期居留台湾

金彬在遗书中写道,“只不过我遭受政府残暴的经济剥削和政治迫害,无法在中国生存下去了,走的早一些而已。这一别,还有一些生的希望,也许我命运转机了,能战胜惊涛骇浪,顺利地到达彼岸,就有了生的希望。”

江苏男子金彬驾驶从淘宝网买的充气式橡皮艇,23号自厦门偷渡至金门大胆岛。(来源:海巡署中巡局第九海岸巡防总队)

江苏男子金彬驾驶从淘宝网买的充气式橡皮艇,23号自厦门偷渡至金门大胆岛。(来源:海巡署中巡局第九海岸巡防总队)

 

 

中国大陆江苏男子金彬驾着在淘宝网订制的充气式橡皮艇,23号上午从厦门偷渡到台湾金门的大胆岛,希望中华民国政府准许长期居留。因为金彬是非法入境,台湾海巡署已将全案依法移送金门地检署侦办。

“我现在在台湾的大胆岛上,我现在请你向台湾警方、或是权力部门转告,我投案、自首的愿望。我的诉求就是要向 中华民国政府申请专案的许可,长期的居留。”

这是中国大陆江苏男子金彬23号透过亲戚辗转找到已经移居台湾的网路工程师周曙光求救。金彬告诉周曙光他的所在位置是金门外海的大胆岛一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前,希望周曙光能帮忙报案。

金彬23号清晨六点半左右,从厦门东方约两海里的溪头小岛,驾着买来的橡皮艇,偷渡到台湾外岛金门的大胆岛,尽管只是短短的三公里,但是,当时的海上天气并不好,根据在台湾的海巡署表示,55岁的金彬能顺利上岸,真的非常幸运。

海巡署岸巡总队参谋主任王荣忠:“依照我们了解,他一开始也不是设定大胆岛,他毕竟操作的是充气式橡皮艇,没有航海专长,老实讲是非常危险。他其实蛮冒险的。昨天他出发的时间是在凌晨六点半,那时候金门正好在下大雨,老实讲,他那橡皮艇不利它航行。”

海巡署第九海岸巡防总队接获报案后,随即通报金门防卫指挥部大胆守备队协处,最后在大胆岛心战墙发现金彬的下落,王荣忠表示,当时金彬身上仅有少数的钱和行政诉讼书,并没有携带任何身分证明或护照。

金彬在等待的过程中,曾与周曙光短暂地视讯表达希望长期留在台湾的意愿。而根据金彬的亲戚交给周曙光的“遗书”中,洋洋洒洒写了超过上万字以上。大致交代家庭为何走上离婚这一条路,又遇上遭到所属单位要求他提前退休,拿不到应有的补缴社保15万元、补发生活费20万元。八年来金彬痛风缠身,还是不断地上访就是得不到善意的回应。

网路工程师周曙光:“他是体制内生活很多年的人,所以,他被体制抛弃,让他觉得长期以来稳定的工作丢了,他觉得他们的单位没有遵守劳动合同法,突然下岗了,造成他失去应有的保障。他用了很多很多办法,上访很多年,甚至服农药抗议过,一直得不到妥善解决。”

金彬在遗书中写道,“只不过我遭受政府残暴的经济剥削和政治迫害,无法在中国生存下去了,走的早一些而已。这一别,还有一些生的希望,也许我命运转机了,能战胜惊涛骇浪,顺利地到达彼岸,就有了生的希望。”

根据亲戚转交的信息,金彬曾经关注过同样驾船到金门的异议人士温起锋的动态,不知是否因此受到启发采取类似的模式驾船到金门。

不过,身为过来人的温起锋认为,自己是因为受到大陆迫害、护照遭到扣留,加上他到国外体会民主的经验,当然不愿意再返回大陆。如果,金彬不是为了追求民主而来,留在台湾连生活都成问题。

温起锋:“我觉得他有钱定居在台湾可以,在台湾没身份,就算台湾把他留在这里也没办法活。他哪里有收入来源,留在台湾又能怎样。如果不是因为政治注销身分,或者很严重会受到迫害,我还是建议回去。”

海巡署表示,由于金彬是驾船偷渡并没有依合法程序入境,全案依法移送金门地检署侦办。

记者黄春梅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