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港台 > 正文

原志愿军老兵张文业 左手臂刺青「肃清共匪」字样

87岁的张文业,右手自由鸟、左手「肃清共匪」字样,随时间流逝,刺青早已褪色,他是台湾为数不多韩战老兵之一。

87岁的张文业,右手自由鸟、左手「肃清共匪」字样,随时间流逝,刺青早已褪色。说到战争,他时而激昂时而无奈;谈起家人,却又是沉默无语,他是台湾为数不多韩战老兵之一。

对「荣民」的印象,许多人对西元1949年国共战争后撤退来台的老兵故事较熟悉,但同样是荣民,1950年韩战爆发后来台的老兵,又是另一段大时代下的故事。

1950年韩战爆发,中国大陆与朝鲜(北韩)、苏联等国组成东方集团,一群平均约20岁大陆青年被送上战场,战败又被南韩、美国及英国组成联合国军抓至战俘营,就此别离家园,后来辗转来到台湾。1987年开放两岸探亲后,幸运者,父母已从黑发变成白发;但更多者,只能永远从照片追忆。

张文业回忆,陆军官校刚毕业的他,在国共内战随国军撤守金门,随后又被派往中国大陆作战,未料军团叛变投共,并被要求参加韩战。他激动着说,「我们拿步枪,联合国军用大炮轰,怎么打?就是人海战术,只能当炮灰。」

他说,渡过鸭绿江后,为避免遭轰炸机攻击,中共志愿军都是夜晚行军、白天睡觉,但北韩下雪、天候状况恶劣,加上志愿军装备极差,还没被联合军击溃,许多人在过程中早已倒下,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最后弹尽粮绝,他在三岔口遭联合国军俘虏至釜山。他说,俘虏营中打架打死人是常有的事,且联合国军也不管事,他选择反共阵营,并在右手刺上自由鸟图腾、左手刺上「肃清共匪」字样,两年后获释选择来到台湾,目的就是投奔自由,担忧回到中国遭到清算。

1987年开放两岸探亲后,张文业买了机票回到大陆探亲,看见高龄90岁母亲时,便是抱头痛哭,细数离乡近40年来的点滴,因为谁也没想到,平时的别离到了乱世,差点就成了永别。

张文业沉默了一阵,他说,自己是家中排行最小的孩子,母亲见到他后,感觉像完成了遗愿,没多久后就离开人世了,至此之后再也没回过大陆。

根据退辅会统计,当时被俘虏的中共志愿军有1万4715人来到台湾,抵台后,可以选择要「守护台湾」或「建设台湾」,张文业则选择建设台湾。

他回忆,他曾开挖土机协助建造石门水库,随后又曾担任台湾省公路局的「金马号」客运司机,最后因为「乔假」乔不拢愤而离职,选择当一名自由的计程车司机。

张文业提到他两名女儿时,则露出骄傲面容,他说,两女儿不仅功课好、北一女毕业,现在发展的很好,也常来荣家接他出去玩,因为不想造成家人麻烦,他才选择住进荣家。

目前台湾为数不多的韩战老兵共有84名,均住在新北市三峡近郊白鸡路的荣誉国民之家,偶尔唱歌、踏青、散步及闲聊。面对这段离家、被迫杀人、最后来到台湾,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愿面对的过往」,就像双手的刺青一样,随着时间渐渐褪去。

张文业说,遭联合军俘虏至釜山,营中打架打死人是常有的事,且联合军也不管事,他选择反共阵营,并在右手刺上自由鸟图腾、右手刺上「肃清共匪」字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