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天上人间”老板受访揭“京城第一名妓”内幕

曾盛极一时的“天上人间”。(网络图片)

北京当年盛极一时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多年来流传其搞权色交易、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大款故事,而当年“京城第一名妓”之死,也至今在外界备受关注。在沉伏多年之后,“天上人间”的老板、星美控股集团实际控制人覃辉日前首次受访开腔揭开谜团。

据香港《苹果日报》4月27日报导,覃辉近日再度现身,在香港接受大陆网媒“等深线”的专访,他坦承自己是中国国家前主席李先念夫人弟弟的前女婿,同时又反驳传媒对“天上人间”的“不实报导”。

覃辉表示:“到今天为止,我以天上人间的老板感到非常自豪,我们不会干那些肮脏的事情!那些对天上人间胡说八道的媒体,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报导称,覃辉不但否认天上人间当时是北京首屈一指的最豪夜总会,美女林立,充斥色情服务,甚至称天上人间当时实际只有980平方米,他们只是严格规范服务,高标准,让人感觉很高档。

覃辉表示:“我可以说当时没有哪个夜总会比天上人间正规。”

覃辉(网络图片)

对于传说“天上人间”消费很高(据说一年盈利3,000万元)时,覃辉说:“哪有什么动辄七、八万元(人民币,下同)”,“最高一天是圣诞节活动,存20瓶酒,打多少折那种,那天收入80万元”,“其实天上人间并不怎么赚钱”。

在谈到被指是“天上人间”红粉军团头牌、净出场就要人民币5,0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的“京城第一名妓”、“夜总会头睡”梁海玲,覃辉指她是北京当地人,也没有怎么读过书,非传闻那样。

覃辉称,“她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她偶尔买票进入迪厅后,固定坐在一个地方,而且人也有点漂亮。她死之前一年多,已经没有来过天上人间,听说也是什么原因坐牢了一年,出来大概没有多久,确实是死了,但是跟天上人间没有任何关系。”

覃辉直斥舆论在梁死后都要给死人抹黑,是不人道。2005年,这名曾是“天上人间”招牌的名女子遇害身亡。

此外,对于网传覃辉是中国国家前主席李先念的亲属,覃辉也首次坦承,其第一任太太确实是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弟弟的女儿。

现年50岁的覃辉,是四川人,现为“卓京系”、“星美系”掌门人,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在北京、上海等地拥有数十家传媒公司。曾由他担任主席的星美出版持有香港报纸《成报》的股权。

覃辉当年经营位于北京朝阳区长城饭店的夜总会“天上人间”。中共官方的《环球人物》杂志曾报导,1995年,覃辉买下了京城著名娱乐场所“天上人间”夜总会,“天上人间”鼎盛时充满奢靡之气,美女云集,贵胄出没,被称作北京城最著名的销金窟。据说在那个年月里,进一趟“天上人间”最低消费都高达5,000元人民币。而覃辉也借这一交际场,结交了大批权势人物和社会名流。

2010年5月11日夜,北京警方突然清查天上人间等夜总会,查出4家豪华夜总会有偿陪侍小姐557人,事件轰动全国。

香港《前哨》杂志曾引述北京高层消息称,这间夜总会的大后台是原江泽民的侍卫长、前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

但北京警方清查“天上人间”后,并未继续发力挖掘背后的保护伞,事件不了了之。

去年4月10日,《新京报》刊文披露,中共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已决定拍摄以“天上人间”真实案例改编的二十集惊天反腐网络剧《天上人间》。

据说编剧走访了大量与“天上人间”夜总会有关联的人物,准备写成一个反映十几个“官二代”、“富二代”和“小姐”结党营私、通敌卖国的故事。这似乎显示当年的夜总会内部并不简单。

《新京报》的报导并追问说:“天上人间”到底有没有“后台”和“保护伞”?如果没有,那么“天上人间”为何能在京城“屹立”十余年未倒?

报导还援引有北京警方内部人士曾证实了其中两条内幕消息,显示“天上人间”的后台有真实性。

其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北京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在“天上人间”消费时,因纠纷与保安发生争执。该副局长遂叫来警方防暴队,可“天上人间”竟然也迅速调来了一支极其强力的队伍,双方剑拔弩张,最终,该副局长“未获便宜”。

其二是2005年,被称为“天上人间头牌花魁”的梁某遇凶身亡。当时参与调查的警方人士说,在该“花魁”住所,除查获千万之巨遗产外,还有多个外省高官电话。

报导还称,2012年因受贿罪、非法经营罪、诬告陷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的国家药监局副局长张敬礼曾是“天上人间”的顾客,中纪委通报指张敬礼“生活腐化”,内部宣布处理决定时曾当场播放了张在“天上人间”被拍到的视频,内容不堪入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