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曾铮:“遍插茱萸少一人”——写在北大建校百廿年

今天是我的母校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周年,同时也是1984年入校、1988年毕业的校友们毕业三十周年。我刚好也是那年本科毕业的。

1984级北大校友大聚会。

很早,我就知道,有校友在张罗一个“归来仍少年”的团聚活动,特别欢迎1988年毕业的校友回校“共襄盛事”。

1984级北大校友大聚会。

但是……我是不能回去的,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

几天前,一名同学在脸书上贴出五名我的北大室友美女们返校后的合照,并附上如下帖子:

1988.三十前年,我与室友们毕业前夕在北大的合影。

“在这个重要时刻,北大地化专业一个宿舍五美女相聚,可惜遍插茱萸少一人。那人是谁,她自己知道的。”

1988.三十前年,我与室友们毕业前夕在北大的合影。

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我,我也非常感激他以这种方式让我看到了几十年未见的室友和闺蜜们现在的模样——她们仍然个个美丽仍旧,变化不大。

1988.三十前年,我与室友们毕业前夕在北大的合影。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这首传诵千古的诗也许是表达游子们思乡之情的最著名的一首了吧。千余年后的今天,对许多被迫背井离乡的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人士来说,这首诗其实远不足表达那种“被迫”流浪之痛与更加切肤的家国之恨。

与此同时,我也知道,我需要继续努力,为能够堂堂正正返回家园的那一天,能够早日来临。

千余年前王维的诗不足以言吾今日之志,然而,白云诗社诗人元曦的一首诗倒更加贴切:

西江月·初冬有怀

半世异乡为客,

平生人境结庐。

频来归梦总如初。

万水千山飞度。

莫道有情浮世,

烟霞自在江湖。

偶然何事感踌躇。

隐约白云深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