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美贸易谈判 专家:中共领导人常言行不一 改革滞后增长依旧诡异

美国贸易代表团北京之行提前结束,中美双方都没有公开发表具体成果。中共海外党媒刊文表示,此次中美贸易谈判,仍然有四个疑问待解。美学者表示, 中共领导人说的和实际实行的政策常常是不一样的,因此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彭博社4日报导称,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首席经济顾问卡拉布里亚(Mark Calabria)当地时间本周四(5月3日)在华盛顿的一场活动上说,代表团向中方提交一份详细的要求清单,美国希望中方将关税降至与美国征税水平持平的地步。

但卡拉布里亚同时承认:“我们大部分时间都能从中方获得积极回应,但他们是否会真的落实这些事情是个问号,这是难题所在。”

美国前代理副贸易代表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曾负责代表美国就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进行谈判。她表示,美国代表团成员都是强硬派,不过观点并不相同,因此谈判中哪个议题优先?能不能确定谈判方案?都很重要。但她认为,不仅要有谈判指标和优先,而且要仔细听对方的话,分析他们的用词,发现其中的空间。

她认为要经过很多个月很多年才能确定中共的这些承诺是否像我们听到的那样得以兑现。

卡特勒说,美国代表团会很坦率,谈判会有很多个回合,不会很有效率,但她仍对最终结果表示乐观。

改革滞后增长依旧令人费解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前高官和专家星期四在纽约举行的一个讨论会。总部在纽约的专门研究中国经济改革数据的荣鼎集团创办人荣大聂在会上说, 中共领导人说的和实际实行的政策常常是不一样的,因此不仅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荣大聂在会上还就荣鼎集团与亚洲协会政策研究室共同发布的中国经济改革最新季度分析报告做了介绍。报告把中国经济改革归纳为10大板块加以观察和分析,即,金融、投资、国企、土地、贸易、竞争力、财政、劳工、环境和创新

报告发现“基本改革滞后但增长数字从未改变,这不是一种好的感觉”。其中倒退板块多于进步板块,多数领域原地踏步。

报告发现在贸易、劳工、国企改革方面,与上季度相比2017年第四季度都出现了倒退。贸易从中间退到负面,显示高度保护的商品和服务出口占GDP比率降到了代表13中全会设定改革承诺的100指数以下。

国企改革也从中间退到负面。数据显示国企没有为私企让出更多空间,而混合所有制改革未见成果,国企杠杆率未见改善。

劳工市场改革方面的倒退主要体现在农民工的工资增长连续第7个季度落在GDP增长之后。

5个板块与上季度比都处于中间状态或原地不动。

只有两个板块的改革取得进展:环境和创新。报告说,在创新方面中国进展很快,2017年第四季度处于美国2012-2015年水平,但指出其成绩是通过政府干预、迫使外国公司交出技术和侵犯知识产权取得的。

由财政部长努钦率领的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团已离开北京,正在返回美国途中。目前尚不清楚这次谈判取得了哪些成果。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网4日文章认为,总体上看,此次中美贸易谈判,仍然有四个疑问待解。

第一,提前结束访问,双方是否不欢而散?

白宫通过舆论公关,对外公布代表团名单和期望时,提到过代表团计划于北京时间5月3日上午11时抵达北京,预计在5月4日晚启程回国。但是,很明显,代表团在北京时间5月4日下午6时前就已启程回国。

美国要求中方消除国有企业补贴等举措,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其牵涉中国经济制度、甚至中国的经济主权问题。

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这不是问题,这是明显的不欢而散。

第二,为何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或(和)王岐山没有接见代表团。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努钦是以“总统特使”、财政部长的身份率团访问北京,磋商中美贸易问题。王岐山一直被舆论认为是协助习近平处理中美经贸问题的负责人和“灭火者”。

3名内阁大员、3名总统亲信级顾问以及1名“好朋友”大使,这样的访问团比较特殊,可谓阵容庞大,但依然没有受到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接见,其中缘由值得深究。值得注意的是,刘鹤此前访美斡旋中美贸易问题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未接见。

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这也不是问题,有些分析认为,是习近平报复川普没有接见刘鹤。

第三,中美闭门谈判,严控舆论,之前早有默契?

访问北京前,美方代表团进行了充足的舆论公关,尤其是努钦、罗斯、纳瓦罗、莱特希泽都在访问中国大陆前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比如不求改变中国经济制度,不怕牺牲美国利益以换取中国的改变等。

但5月4日谈判结束后,美国方面也没有第一时间公布任何谈判结果。中美幕后是否对此次谈判不会达成实质协议早有默契?还是美方有意借谈判施压北京让步未果?

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这应该也不是问题,中共一向严控媒体和舆论,党媒这种说法是误导。美国没有严控舆论的问题。美国精锐尽出,对此次谈判很有诚意,但结果是不欢而散,所以谈不到已有默契的问题。

第四,群僚评估与献策,特朗普如何决断?

此次访问中国大陆代表团原本只有努钦及其财政部官员,后来贸易代表处及全国委员会和商务部也加入,才形成了历史上最特殊的访问中国大陆代表团。7位幕僚回国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汇报访问中国大陆谈判成果,待川普总统做出决断。而这7位幕僚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

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认为,大外宣多维的四个问题,实际就是这一个疑问待解。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