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大校长出丑闻发公开信致歉 引发巨大反弹

大陆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校长林建华在校庆期间(4日)将“鸿鹄志”读错成“鸿浩志”,5日下午林建华在北大未名BBS上发表公开信,为自己读错“鸿鹄”的发音公开致歉,但归因于自己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此回应引发网友的巨大反弹。

北大校长120周年校庆读错字与公开致歉

5月4日,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120周年校庆致辞中,将“鸿鹄(hú)志”读成了“鸿浩(hào)志”,将“莘莘(shenshen)学子”读成“菁菁(Jīngjīng)学子”。

据官方报导,当天参加北大校庆的有董建华、张梅颖、王家瑞、韩启德4名现任和前任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汉斌、彭佩云、何鲁丽等6名中共人大前副委员长外,还有泰国公主玛哈.扎克里.诗琳通,意大利前总理罗马诺.普罗迪等人,共有来自44个国家地区的116所国际知名大学校长、130所中国大学校长。

该影片传出后,立即引发网民如潮水般的嘲讽。据自由时报报道,这段口误影片传出后,引发当局关注,相关影片遭网管删除,中共媒体也改播修剪后的版本,此举招致网友批评。

林建华5月5日,在“北大未名BBS”上发布一则公开信“致同学们”,开头便为自己读错音一事道歉,“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面对这一问题,林建华忆及自己中小学时期曾因文革而失学。

林建华还意外提到文革时期被洗脑的过程,他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覆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

他强调写这封信并非为自己辩护,而是要让同学们知道“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信末他说因为自己的这个错误,使人们忽视演讲内容所欲传达的思想,对此他感到失望和内疚,他也再度向同学们致歉。信件发出后北大学生和各大平台迅速转发。

网友抨击林建华的公开致歉信

但是,林建华致歉信中“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这句话再次被网友们批评:错上加错。

自称为“张杰博士”的网友点评道:林校长能够向公众道歉当然应该赞扬,因为每个人都会犯错。但让我真正感到失望的是:第一,林校长深受毛泽东思想的毒害,至今并无反省。毛泽东已经成功地将他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传承给了他培养的红卫兵。喝毛泽东狼奶长大的红卫兵正在领导中国,中国也正在继承毛的遗志,返回毛的极权主义时代。

第二,林校长感到失望喝内疚并不是他的无知,而是大众没有听懂他的话“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但问题是这个观点是荒谬的。“焦虑和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吗?知识分子的使命不是对社会现实的批评吗?没有焦虑和质疑就没有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也就不可能有1978年的改革开放。当今中国政治倒退,新极权主义正在把中国推向灾难,我们不应该焦虑和质疑吗?没有言论自由,中国如何能够走向未来?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又从何而来?

另有网友表示,比起读错字,道歉信中那句“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更令人失望。作为一个教育者,居然能说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真令人担忧。人类的认知和智慧,难道不都起源于质疑吗?有质疑才能有反思,有反思才能有进步,无数发明和创造无不先从质疑开始。不质疑,牛顿如何发现万有引力?不质疑,现在是不是还是地心说?“焦虑和质疑”本身就有价值!

还有网友剖析:质疑本身的确不会创造价值,但质疑能引领和激发价值创造。逻辑上而言,也是先有质疑,后有创造。没有质疑,简单的照葫芦画瓢,简单的机械重复即可,根本无需创造。可以说,质疑才能打开人类命运的进步空间,人类社会取得的一切文明进步都始于质疑。

作为学者,说出这样脱离科学常识的话,让人跌破眼镜。林校长如果没有质疑,我们会好奇他个人怎样开展学术研究?写论文就是为了强调既有理论的正确吗?北大如果没有质疑,我们会好奇其怎样建设一流大学?所谓一流大学的一流,不正是一流的问题意识和一流的批判思维能力吗?如果只有肯定、附和,北大和南翔技校又有何区别?

当下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复杂敏感期。非常理解有关部门不希望“质疑”不加约束,导致治理失控。也非常理解站在北大校长的位置上,存在艰难的立场选择。更加理解,质疑本身需要基于理性和科学精神,不能简单的为质疑而质疑、为反对而反对。不过,北大校长公开发文贬低质疑的价值、扼杀学生乃至公众的批判思维,是否已经突破了教育最基本的底线?

附林建华的“致同学们”: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孙瑞后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