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北大校长道歉信和怼林校长的跟信

如其他答案提到的,校长说他的重要讲话都是自己写的,但实际情况是,在念到‌‌“鸿鹄之志‌‌”时他卡了一秒,然后才念错。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写的,而且讲话之前都没仔细看过。诚信是学校教育应当培养的重要品格,无论搞学术还是从政经商,诚信都是一个基础。校长带头撒谎,对学生会有多么恶劣的影响?

5月5日北大校长林建华就鸿鹄读音进行了回应。下文转自北大未名BBS,原题为《致同学们》。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知乎作者:通吃岛岛主

315人赞同

体现出的最大问题就是:道德败坏

首先是撒谎,而且是专门写一封道歉信来撒谎。

如其他答案提到的,校长说他的重要讲话都是自己写的,但实际情况是,在念到‌‌“鸿鹄之志‌‌”时他卡了一秒,然后才念错。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写的,而且讲话之前都没仔细看过。

诚信是学校教育应当培养的重要品格,无论搞学术还是从政经商,诚信都是一个基础。校长带头撒谎,对学生会有多么恶劣的影响?诚然,走入社会后,很多人为了各种现实的因素习惯于满口胡话,但在学生面前你好歹有点良知吧?答曰,一点也没有。

2.其次是胡乱甩锅、推卸责任。

什么都能往文革身上甩。更过分的是,通篇都在用文革来解释自己为啥读错,结果最后来了一句‌‌“并不是想辩护‌‌”,简直是刚当完BIAOZI,立刻就立个牌坊。

另一方面,他这个锅甩得十分可疑。家中也有长辈是文革前后念的中学,当时的文言文数量可能确实较少,但是《狼》《捕蛇者说》《陈涉世家》都绝对是在语文课本中的,甚至有位长辈至今都背得滚瓜烂熟。

因为这些篇目表现古代劳动人民的勇敢、斗争、反抗精神,或是被压迫的悲惨生活,正符合阶级史观。我那位长辈很喜欢语文课,因此至今记得真切。即使林校长不喜欢文学,‌‌“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总还是有印象吧?

所以这个甩锅很可能又是在撒谎。这个谎话出现的频率,真的是堪比我头像啊……

相比之下,认识水平的低下都不算是什么问题了。‌‌“质疑不能创造价值,反而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这种NC的话都讲得出来。

你岂不知马克思的座右铭就是‌‌“怀疑一切‌‌”(De omnibus dubitandum)?在马克思的200周年诞辰,讲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你是故意和中央唱反调吧?

也可以归为‌‌“两面人‌‌”一类吧?

这种人,一无道德,二无文化,连政治立场都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怎么当上鹅城TOP2之一的怕坑大学的校长的?

知乎作者:荒桑

530人赞同

补充一下,我说稿子‌‌“大概率可能不是‌‌”校长写的,是因为之前被杠精们怼怕了,所以给自己留点余地。不过看见评论里大家都觉得稿子不是他写的,没有人攻击我,我真是喜出望外️️️

我觉得吧

1读错一两个字没什么

2.林校长发言说到鸿鹄的时候,有1秒多的停顿,很难相信这篇稿子真的是他写的。

3.一边说自己道歉真诚,一边把一些责任推给时代。我个人并不觉得道歉是真诚的。

4.关键是我身边的同学大多转发票圈,说林校长有学者风范,说他很真诚说他们自己很感动。犯了错误承认错误,这么习以为常的事情,只是发生在了位高权重者的身上,北大的同学就很感动哦,我觉得背后的逻辑很脏。我觉得接受他的原谅,可以。过份拔高,不行。

5.我不明白这件事有什么好质疑的,读错一个字不代表林校长没有资格做校长,读‌‌“鸿鹄‌‌”卡壳,说明他大概率(也不能说一定)提前没有看过稿子。这个配合着他在道歉中说是自己写的稿子就不光彩了。

6.其实我对这件事不是很感冒,但是身边好多同学都沉浸在对危机公关和道歉里面最后一句(我认为很愚蠢)的鸡汤里无限的感动之中,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7.真正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有质疑,有恰当的焦虑,更会有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为。但是后面一句话的意思不是说在网上把读错字的视频给封了。。。北大这几年做的事情,很抱歉我看到过的都是‌‌“维稳‌‌”‌‌“封禁‌‌”,甚至不惜恐吓同学和家长。我不认为这样就是直面问题、面相未来。自己做了太多阴暗的事情,还能觍着脸说别人的质疑和焦虑没有价值。。。我可以骂人吗?

8.如果校长的稿子是别人代写的,希望写稿子的人不要为校长的错误买单。

9.我也会犯错误,你觉得我不对就说服我,我很乐意改正我的错误。不要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你可以轻易原谅校长的错误,也不会只因为我身份低一些就恶言相向,对吗?

10.从4月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学校发生的这些事情很脏,我挺不屑但又有一些悲伤。

一位北大学子的回信:

亲爱的林校长:

很开心,看到你的道歉信。写的恳真实。

但我有几点看法:

1,你既然承认文化少,水平低。

请让位。

才不配位,是一种耻辱!

不仅仅是你的,还是北大的,北大学生的,全中国人民的,耻辱。

2,你的思想是什么?

北大,建立之初,就有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

林校长,你的思想是什么呢?

岳日斤之事,余温未了,估计她还处在胆战心惊。

在你的管理之下,北大差一点再一次出现林昭一样的悲剧。

你有什么脸面说要我们理解你的思想?

3,焦虑和质疑不能创造价值?

看看,你果然水平很低,人类有了焦虑和质疑才可以产生真理。

如果没有焦虑和质疑,人类还在山洞里,在树上,在大海中。

只因为觉得不安全,不合适,不方便,有了焦虑和质疑。

才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如果不质疑,太阳还是宇宙中心,地球也是宇宙中心。

甚至,地球是个乌龟背上的盘子。

人类的进步,都是基于焦虑和质疑。

只有焦虑和质疑,才会让个体,民族,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4,就目前来看,你辞职是最佳选择。

你自己也说了,这么大岁数,很难短时间高。

那么,就辞职吧。

给自己保存尊严,给北大保留颜面,给中国人留一点念想。

虽说,你比谢静宜水平高点。但是,也已经成为笑料。人生难处,不是挺身而出,而是抽身而退、前者需要勇气,后者需要智慧。

林校长,辞职吧,对你对北大都有好处。

你的学生

2018.05.05

延伸阅读佚名:北大校长洋葱道歉信

亲爱的同学们:

我又来道歉了,对之前的道歉信做一个二阶道歉。

在第一封道歉信中,我说‌‌“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口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这句话引发了不少批评。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质疑‌‌”有什么‌‌“价值‌‌”,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批判、求真精神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批判、求真精神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我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没有现在删帖、封号的局域网,我们那时候直接扇脸、灭口,有批判、求真精神的差不多都死光了。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高考不考批判、求真精神,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我知道这句话也很招黑,毕竟也没人把我错当成完美的人。

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在第一封道歉信中说了谎,校庆讲话稿并不能算是我自己写的,至少‌‌“要立志,立鸿鹊志‌‌”这句,是从习总书记前两天在北大座谈会上的讲话中copy的。不要问我他当时是怎么念的,也不要问我是不是没有认真听,不要问,不要说,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一刻,偎着烛光让我们静静地度过。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批判、求真精神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地)纪(位)的人,恐旧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批判、求真精神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沈阳事件引发校园性骚扰、领导包庇、学校推诱责任、删帖封号、镇压合理诉求学生等一系列问题。我个人的职业是短暂的,北大的制度是长久的,我希望大家还能继续关注那些更有意义的话题,继续鞭挞我们。

再次致以歉意!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一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