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卢峰:中共纪念马克思的荒谬

马克思对19世纪资本主义初阶段时工人的苦难感慨良多,奋而批判资本主义体制的不合理及剥削,提倡工人革命取消造成贫富不均、资本家垄断的经济体制,打造人人平等的社会。即使最不肖的马克思主义徒子徒孙也明白这道理吧。可在中共治下,先是干部骑在人民头上,占用大部份国家资源,人民则一穷二白。到近40年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贫富悬殊问题却只有比以前更严重,官二代富二代富可敌国,平民则动辄成为低端人口,一遇事就被驱赶,狼狈不堪。

看到中国共产党煞有介事的庆祝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只觉可笑又荒唐。当今之世,阉割马克思思想、背叛马克思主义最厉害、最彻底的就是中共,他们居然开什么大会号召全党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及科学理论,长眠于伦敦北部Highgate Cemetery的马克思只怕哭笑不得,摸不着头脑中共新领导层为什么还自认为是他的信徒。

奴役剥削与马背道而驰

马克思思想的终极目标是人的解放及自由,是人不再异化奴化,变成自主自由。可在中共建政近70年来,他们高喊的解放成了斗争、镇压的代名词,个人没有任何自由,只能成为党国体制的螺丝钉,吃什么、穿什么、住在哪里、到什么地方旅行都由政府决定,从摇篮到坟墓的一生都不能自己作主。

好不容易上世纪80年代迎来改革开放,为个人与企业带来一些空间与自由,甚至可以公开讨论及教授一点点不同的想法,可以接触一下不同的思潮。可惜,到近年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开始明显,个人及社会更有条件扩阔自主自由空间之际,中共却来个开倒车,重新要求所有人统一思想,统一在中共及习近平的指挥下,乖乖听习帝的指示办。什么民主、自由、平等再“被成为毒草”,得在萌芽状态就消灭殆尽。这跟马克思解放人类,让人得到真正自由的理想不是背道而驰吗?

按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及社会发展理论,人类社会有不同阶段,随着生产力提升及生产关系改变而进步,从原始共产社会到奴隶社会,再从奴隶社会进步到封建社会然后步入资本主义社会。在资本主义社会时期,工人阶级不断壮大并以革命埋葬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然后步向共产主义新世界。

中共搞的革命口头上说是把中国从半封建半殖民社会变成人民民主主义社会(中共老祖宗毛泽东的原话是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让位给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主义),再在50年代的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可实质上不管是人民民主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中共治下的中国骨子里仍是封建主义,是毛泽东的封建帝王专政,只有他一人说了算。76年毛泽东过世,中共改行集体领导,开始建立党内权力交接规范,最高领导人以10年为限,算是摆脱个人崇拜的封建陋习。

谁知到马克思诞生200年的2018年,中共又走回头路,修改党章宪法让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可以无限期连任,变相重回封建帝制的终身制。换言之,中共治下的中国只是在封建主义社会徘徊,没有意愿及计划朝更高级的社会形式迈进,这不是在否定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吗?

再看经济及社会状况。马克思对19世纪资本主义初阶段时工人的苦难感慨良多,奋而批判资本主义体制的不合理及剥削,提倡工人革命取消造成贫富不均、资本家垄断的经济体制,打造人人平等的社会。即使最不肖的马克思主义徒子徒孙也明白这道理吧。可在中共治下,先是干部骑在人民头上,占用大部份国家资源,人民则一穷二白。到近40年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贫富悬殊问题却只有比以前更严重,官二代富二代富可敌国,平民则动辄成为低端人口,一遇事就被驱赶,狼狈不堪。想争取自身权益的话,随时被官方扣上寻衅滋事帽子,被拘捕甚至坐牢,苦不堪言。

还好马克思已过世又是德国人,要是他生于中共治下的中国,只怕早已成为长期坐牢的异见人士又或四处被逐的低端人口,不要说开大会纪念又坚持送赠铜像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