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张鸣:我一生教学苦求质疑的经历

在我的大学教学生涯中,我的这个习惯性行为,却总是碰壁。在一般院校教书是碰壁,到了所谓名牌大学依旧碰壁。无论你怎样启发,怎样诱导,人家就是不肯说话。有一度,我甚至提出,你们提问题,如果有谁提的问题好,非常尖锐,哪怕把我质疑得体无完肤,我下课请他吃饭。不幸的是,在我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这样的饭,我只请过一回,实质上还带有将就性质。

我这个人有个固执习惯,上课喜欢学生提问。对我的讲课,对教科书,对我开列的参考书提出问题,排在首位的,就是质疑。如果实在不好意思质疑,就某个问题展开讨论也欢迎,实在不行,提出哪个部分你还不大清楚,哪儿我没讲明白,也是可以的。反正你要问,不问,就没有学问,不质疑,就谈不上创造。如果一个学生,对老师讲的,书本上说的,全盘接受,那么,创造从何开始呢?

然而,在我的大学教学生涯中,我的这个习惯性行为,却总是碰壁。在一般院校教书是碰壁,到了所谓名牌大学依旧碰壁。无论你怎样启发,怎样诱导,人家就是不肯说话。有一度,我甚至提出,你们提问题,如果有谁提的问题好,非常尖锐,哪怕把我质疑得体无完肤,我下课请他吃饭。不幸的是,在我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这样的饭,我只请过一回,实质上还带有将就性质。

很多高分的学生,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难道老师讲的,书本上说的,还能有错吗?学生们,尤其是那些好学生们,最关心的,是大学没有统练了,他们怎么学?老师不给标准答案了,他们怎么背?当我告诉他们,对于所有的问题,我都没有标准答案时,他们感到非常的困惑。

我发现,在现行教育体系成长起来的学生,他们似乎不关心所学的内容,明白还是不明白,本无所谓。只要老师把答案给出来,他们能把这个答案背熟,考试分能上去,就一切OK。至于这答案合不合理,答案背后还有没有问题,人家连想都不想。想多了,会影响分数。

我不会带研究生,带博士和硕士,就是跟他们一起开读书会。每周大家一起读一本书,坚持了十几年。好多研究生,最初开读书会的时候,带来开会的读书笔记,一张嘴,就是这本书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一、二、三、四。我说,这样读不行,你得读出问题来。如果没本事质疑,至少你得把书中你所不明白的地方点出来,书中对于某些问题的论述,为何是这样的,不是那样的?同样的问题,此书的说法为何跟别的书不一样?

不质疑,就没法讨论,就没法探讨,更无从深入。当然,也不会有所谓的问题意识。那么,他们以后做论文,也就不会有创新。

然而,学生从小到大,身临其境的,却是一个没有质疑,不许质疑的体系。问多了,老师会烦,已经给出了答案,照着背就是,想多了,肯定会影响成绩,不仅老师不喜欢,回家家长也不高兴。

进了大学,哪怕是所谓的名牌大学,也没有质疑两个字。即使是专业课的老师,也喜欢乖孩子。漫说质疑老师,就是质疑书本,也是不被鼓励的。理工科我不知道,文科的研究生论文,从硕士到博士,有很大的比例就是无病呻吟。现在所谓论文的最大问题,还不是抄袭,而是低水平,甚至没水平重复。不信,好事者可以查阅一下我们重点大学的文科博士论文题目,就会清楚,那是些什么样的研究论文!

我已经退休了,不用再碰壁了。大学里,否定质疑,居然还是理所当然,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名叫大学,实际上是个衙门。衙门的首长,怎么懂什么叫做质疑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张鸣的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