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天佑:如果你想脑子里有一团浆糊 一定要掌握辩证法

辩证法对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非常有害,在很多时候,它甚至成为了我们远离现代文明的藩篱,让我们成为世界的另类。如果你想让脑子里成为一团浆糊,一定要掌握辩证法;如果你想要清醒一点,你就要好好地学习到观察能力、分析能力,逐步培养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认清辩证法的欺骗本质。卡尔·波普尔说:"一旦我们不再像预言家那样装腔作势的话,我们就能够成为自己命运的创造者。"

从小学政治,就被教导要用辩证法来看问题,无论是初中和高中我们的教科书里都充斥着关于辩证法的观点。作为一个学政治的专科生,哈师专毕业的天佑一直是对辩证法这个所谓的"真理"不感冒的。理由很简单:在天佑看来,辩证法就是一种把一切都模糊起来,然后用他的方式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说白了,就是把逻辑搞混乱,然后忽悠你上当。

我上大学时,有次马哲老师讲辩证法,举了个例子说老子关于"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论述就是典型的朴素辩证法,从而证明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天生适合在中国扎根。我问他:"老师,我在上课的时候故意发出怪声,你说是好还是坏呢?"他回答:"当然是坏的。"我说:"老师,你错了,按照辩证法的观点,凡事都有好的一面也都有坏的一面,我上课发出怪声影响了你的课堂秩序你只看到了坏的一面这就不是辩证的思维,你应该看到我上课发出怪声,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把他们从因为你讲课的枯燥乏味而可能的昏昏欲睡中唤醒,重新打起精神听你讲课,这不是好的一面吗?"老师知道我是诡辩,但是又没办法,结果只好忍气吞声地让我坐下了。

因为辩证法的课程不是一节课两节可就能完成的,加上我又不喜欢马哲老师每天的照本宣科,我就经常在他的课堂上捣蛋。可是,总捣蛋有可能会受处分,所以,我就经常在上下一节课之前去图书馆找点相关的书籍看看,然后提个似是而非的问题,让马哲老师下不来台。譬如马哲老师特别喜欢引用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中的一些句子,并且把它说成是真理,尤其是恩格斯批判复数、高维空间等问题论述,让我找到了很多批驳马哲老师的机会。有那么一阵子,我几乎成了卢卡奇的忠实粉丝,我反驳马哲老师的很多观点几乎就是我照抄卢卡奇的,当然,因为马哲老师本身知识面很窄,又比较左,几乎没一次辩论他不是狼狈地败下阵来的。当然,现在想想,败的不是他,而是恩格斯的观点在卢卡奇面前有太多站不住脚的地方。

当然,我们是学马哲辩证法的,又自然绕不过马克思。而马克思的辩证法又来源于黑格尔,老师就推荐我们读黑格尔的《逻辑学》。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众所周知,黑格尔是普鲁士反动势力的代表。他用他"理性与实在同一"的原理维护普鲁士政权,因为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且捍卫"绝对国家"的理念,也就是今天我们被称为"极权主义"的理念。马克思很赞赏黑格尔,但他又不具备黑格尔的能力,所以,马克思需要一种可作为自己政治见解提供理论根据的哲学。于是,当马克思发现黑格尔的哲学很容易用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时候,发现辩证法更有利于革命理论而不利于保守的"绝对国家"的理念的时候,马克思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啊?所以,在他的著作里,他大量地运用所谓的辩证法来批判别人,并逐渐把它成了所谓"科学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实际上,马克思的辩证法阻碍了本来可能会有的科学发展,促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教条主义系统。现在想想,当年作为政治系的学生,老师推荐我们读黑格尔的书是多么的悲催?黑格尔的思维是违背现代科学的,让一个陈腐的思维成为真理的基础就像是让阿基米德定理成为现代工程基础一样可笑,然而,我们却还要将这种思维当成不可质疑的东西,真是没谁了。也就是说,学辩证法,学习来源于黑格尔的辩证法,即便是不回到捍卫"绝对国家"的老路上,就是走在把哲学定义为所有科学的"基础"这种荒谬思维道路上,那也是非常令人难过的事情。而不幸的是,我们这个国家正走在这样的道路上,把马克思主义当成指导一切的真理,这样的结果必然是让我们在教条主义的窠臼中越陷越深,酿成大错而不能自救。

辩证法其实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思维方式,辩证法不仅认为事物的现象是变化的,而且导致事物运动和变化的内在本质也是变化的,基于这个理由,辩证法要求人们从"变"的逻辑出发去理解自然现象的本质,其实这是方向性的错误。事物终归有一个不变的本质,这是几乎所有形而上学体系的共同观点。但辩证法却连"事物其实是有个不变的本质"这一点也要否定,恩格斯甚至认为:"永恒的自然规律也越来越变成历史的自然规律",他相信在宇宙的历史中,"在每个阶段上都有不同的规律,即对同一普遍运动的不同的表现形式起支配作用,从而作为始终具有普遍效力的东西流下来的就只有运动了。"恩格斯的这一令人吃惊的说法,彻底否定万物演化有一个最终的、普适的、永恒的本质规律。如果恩格斯的这个观点是真理,那么,理论物理学家现在苦苦追求的自然界的四种力的统一就是毫无意义的了。但是,实际上我们知道,宇宙一定是有一个终极数学公式能描述的,但是,辩证法连这个都否定,实在令人不可思议。如果按辩证法的观点,宇宙就不应该有大爆炸、现在的星系不应该是加速分离,宇宙应该是静态,永恒的才是,实际上宇宙不是那样的,因此,辩证法在方向上就错了。

科学告诉我们:尽管事物是多变的,但是构成事物本质的东西却是不变的。人和香蕉完全是不同的物种,但二者之间基因的相似性可以达到60%,你觉得自己就是香蕉吗?肯定不是。这是因为不同物种都是由原始单细胞生命演变来的,是各个物种的基因导致了他们的差异化。但是,组成基因的构件碱基对却是基本类似的。即便是碱基对还有些差异,但组成碱基对的原子是完全一致的。换句话来说:组成我身体的氢氮原子和组成香蕉的氢氮原子是没有区别的。也就是说:人类认识事物的目的,就是要发现事物内部不变的本质,但辩证法却试图用"变"来阐释事物的演化,这是根本就是在否定事物的本质。一个否定我们存在的世界其实就是从一个小小的奇点爆炸而来的,组成我们身体的每种元素都是一代又一代恒星爆炸形成的辩证法,居然成了不可否定的思维方式,是真理,那么,这种真理其实只是某些人用来达到某种目的工具而已。

因为我那阵子不断地为了跟老师捣蛋而又不受处分,所以,关于辩证法的批判类书就读了很多,譬如卡尔·波普尔的书。前一段我谈马克思的那部分,基本上就是卡尔·波普尔的观点加上了我自己的理解,对与不对我不敢说,但肯定比辩证法本身要合理。现在想想,为了给老师添麻烦而不受处分去读那么多批判辩证法的书,我也算是个奇葩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成了颠破不破的真理,辩证法也成了中国人思维的重要方式。凡事都有人要求你要辩证的看问题。你说民主是好东西,他们就会说,你要辩证地看问题,难道你不知道民主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吗?譬如美国有校园枪击事件,日本有那么多无主地因为找不到人而不能让某些大型公共工程开工,欧洲因为民主导致很多人过多依赖于政府福利而变得懒惰等等。譬如腐败,你如果说腐败是制度造成的,一定会有人说,你要辩证地看问题,制度是好的,只是有人受了西方价值观的影响而变得有私欲才产生了腐败。也就是说,在中国,无论你说啥观点,"辩证的看问题"都能轻易地将这个国家的问题转移到西方存在的问题上。换句话来说,在中国,辩证法其实已经成了他们拒绝实行现代国家制度的一个有力武器了。

在天佑看来,辩证法更像是一种诡辩术,它的所谓灵活性其实更像是某些人随时变脸的借口。有些人掌握着"真理"的最终解释权,所以,无论他们做什么,他们都能在辩证法理论中找到根据。比如今天他要打倒某人,他就说"发展是对立面的斗争";明天想要跟某人化干戈为玉帛了,他就说"发展是对立面的同一"了。而这"发展是对立面的斗争"、"发展是对立面的同一"这两句话是辩证法的精髓,那么吃透了辩证法并且掌握着"真理"的人,就总能有他行动的理论基础,有他高大上的理由。以辩证法的理论作为包装的诡辩论者是最可怕、也最危险的,这样的人你很难去跟他谈真理的内涵。尤其是在他们掌握这绝对真理时,你是没办法战胜他们的。这就是当年"不怕讲唯物论,就怕讲'辩证法'"的说法的由来,当然,这种说法被真理掌握者批判了很久。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教科书里,他们总在教我们的孩子学辩证法呢?其实,他们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孩子对真理失去判断的标准,为他们的一切行为找到合理的解释。换句话说,那就是,在他们剥夺我们大部分的权利的时候,也剥夺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一旦是我们不会独立思考了,我们就会盲从于权威,权威就会肆无忌惮地发威。【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4】

辩证法对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非常有害,在很多时候,它甚至成为了我们远离现代文明的藩篱,让我们成为世界的另类。如果你想让脑子里成为一团浆糊,一定要掌握辩证法;如果你想要清醒一点,你就要好好地学习到观察能力、分析能力,逐步培养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认清辩证法的欺骗本质。卡尔·波普尔说:"一旦我们不再像预言家那样装腔作势的话,我们就能够成为自己命运的创造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