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出轨率世界第一 出轨成本越来越低 官场从此开始更糜烂

最近,人大教授潘绥铭发表调查并表示,“中国婚外情比率全球最高”。当今中国社会道德败坏,世风日下,到处充满着色情、淫乱。据海外媒体报导,江泽民执政时期“以腐败淫乱治国”,带头淫乱,情妇众多。连共军都前所未有地大搞黄色产业。在江泽民的推动下,中国大陆世风为何每况愈下。

“中国婚外情比率全球最高”

据大陆媒体披露,人大教授潘绥铭公开了自己从2000年开始,每5年一次进行的全国范围随机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婚外情比率全球最高”。

潘绥铭说:最意外的是中国的婚外恋,无论男女,比例都在上升。尤其妻子的婚外恋,是全世界比例最高的。中国大约每3个丈夫和每7.5个妻子中,就有一个曾经出轨。

可以看到的是,在2000年,男性出轨率是11.8%,到了2015年变成了34.8%。而女性在2015年,也快到达15%。

虽然这只是一份抽样调查,可它的数字已经足够触目惊心。更不用说还有一部分人或许会因为各式各样理由,并不会承认自己“出轨”。

但它和现实中逐年递减的结婚率,以及节节攀升的离婚率共同构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曾经“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山盟海誓,如今看起来是如此的冷清和好笑?是从什么时候起,对婚姻的美好幻想已经被击碎在地,变成了无可奈何的一地鸡毛?

报道说,现代社会里人们对婚姻的维系变得麻木又敷衍。

从前车马邮件都很忙,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如今什么都很快,从认识到分开,不过是加一个好友和删一个好友的距离。

直播、短视频软件上到处都充斥着年轻可爱的女孩男孩们,还有各式的社交软件,想要认识一个陌生人,无非就是点开一个私聊窗口,说句“你好”的随意。

乱花渐欲迷人眼,诱惑越来越多,出轨也变得越来越容易,成本也越来越低。

于是,越来越多人们追逐着刺激的新鲜感,至于家里那位,只要保证“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就已经万事大吉。

《昼颜》里有一段让人心塞的台词,“婚后三年,老公就把老婆当成冰箱了。不管什么时候,打开门就有食物,坏了会很不方便,但是也不会保养。”

还记得陈思诚曾经接受采访时评价佟丽娅“物廉价美”,这是男人精准评价后在婚姻里的选择,但却似乎和爱与珍惜无关。

中国大陆的世风为何每况愈下?

江泽民带头淫乱共军都前所未有地大搞黄色产业

当今中国社会道德败坏,世风日下,到处充满着色情、淫乱。据海外媒体报导,江泽民执政时期“以腐败淫乱治国”,带头淫乱,情妇众多,而中共高官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大肆淫乱,丑闻不断,二奶、小三、公共情妇数不胜数,淫乱视频、日记层出不穷,中共军队也前所未有地大搞黄色产业。

而江泽民即对民间关于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诉求用暴力压制,另一方面又宣扬欲望、金钱和女色,鼓励人们一切向钱看,“闷声发大财”,而不顾社会道德,把中国变成了一个物欲横流、道德急剧下滑的社会,而其执政时大搞黄色产业,连官方网站都充满着色情内容,而恰恰保护色情业的是中共高官,甚至是政法系高官。

据港媒东方日报2016年5月28日评论文章称,近年来落马的中共贪官,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包二奶、养情妇,上至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至处科级中共官员,都是如此,各种情色乱象已到了让人见怪不怪的地步。

据《江泽民其人》揭露称,在江泽民的领导下,总参、总后、总政色情泛滥,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而在江泽民的纵容下,其心腹铁杆个个是“淫棍”。而江泽民与情妇宋祖英、李瑞英、陈至立、黄丽满等的丑闻也是人皆尽知。

大陆专栏作家蔡慎坤曾撰文指出,色情业的保护伞都是中共政法系和高官,任何色情场所的背后都有大大小小的保护伞在支撑,而这些保护伞也恰是中国色情泛滥的罪魁祸首,不打掉这样的保护伞,任何运动式的扫黄都只是虚晃一枪。

台湾媒体《自由时报》2015年11月2日刊文《中国贪官九成五养情妇》,文章称,大部分中共贪官都是把赃款挥霍在情妇身上,如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据说包养146个情妇,创下贪官包养情妇之最,其中还包括一对母女;南昌航空大学原中共党委书记王国炎为帮助情妇开酒店,收下原本拒收的贿赂,之后又收了一家咖啡店价值人民币卅八万元的股份给另一名情妇;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原党组成员、自治区测绘地理资讯局局长陈仲怀也用赃款为情妇购买轿车和房产,用赃款维系婚外情。

文章引用中国人民大学做出的研究称,2012年因贪腐被抓的中共高官中,九成五有婚外情,其中六成落马与情妇有关,而情妇在中国已经变成一种职业。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孙瑞后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