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叶群与黄永胜偷情录音:我一天到晚捧着你

叶群对黄永胜远离北戴河不放心,压低了声音说:再就是你不要因为我,你就受拘束。我也不能老陪着你。我这里也忙。我心胸不狭窄,你跟别的女人,可以跟她们热一点,不要顾虑我,我甚至把她们当做小妹妹一样。你喜欢别人,也可以,但有一条,她的嘴巴要特别的稳。如果她一旦讲出去,牵着一块把我牵出,那你就太对不起我了!那就会发生惨变……。

九一三事件后,林办人员在毛家湾办学习班,揭发林彪罪行,内勤们揭发了黄永胜、叶群鬼混的事,并从林立果房间搜查出多盘微型录音带,其中一盘是1970年10月7日,黄、叶157分钟的电话录音。

林彪与叶群(图源:舒云微博)

黄永胜问:你对我还有什么要求?

叶群:你好点没有?一看你走路那样,我简直替你着急。你要休息好。你的几句话,就能使我多睡几个小时。

黄永胜:那好。我以后一定抽空去看看你,多安慰你,请你放心。

叶群暧昧地说:我告诉你,那个没有来。我还是相信百分之九十九不是那个事。因为没有反应。另外,我一直在这方面不加重你的负担。你看我很少讲。

黄永胜顿时明白了,他重重地“呃”的一声!对!

叶群:你在北戴河时我都不讲。而且我们又采取了那个措施。万一要有,如果弄掉的话,我希望你亲眼来看我一次。

窗外北戴河的海风呼啸着。“多情自古伤别离,更堪哪,冷落清秋节”。叶群突然抽泣起来。

黄永胜不知所措地说:……我一定,我一定来!……你……不要这样,这样我心里也很难受!

叶群的抽泣在专线中一发而不可收拾!她细声而时断时续地嘤嘤抽泣,好像打开了几十年酸甜苦辣情感的积蓄,又好像有无限的深闺怨悔。她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然后,她在泪声中说:……我……相信你是等我的。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反应。

黄永胜突然如释重负地快言快语地答:那就好!那就好!但你不要难受好不好?你要难受……我也话不了啦!

他自己意识到他突破了底线,犯下了滔天大罪!这是林副主席的夫人呀!

叶群:我现在也体会到你需要我……,因为失掉了我,你会很……悲痛的……。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

黄永胜说:对呀,这个环境呀,很不方便!很不方便!

叶群说:你知道吧,你的手绢到现在还在我的乳罩里……,我一天到晚捧着你……,你知道,不容易呀……。

正是“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黄永胜说,好,好!

叶群对黄永胜远离北戴河不放心,压低了声音说:再就是你不要因为我,你就受拘束。我也不能老陪着你。我这里也忙。我心胸不狭窄,你跟别的女人,可以跟她们热一点,不要顾虑我,我甚至把她们当做小妹妹一样。你喜欢别人,也可以,但有一条,她的嘴巴要特别的稳。如果她一旦讲出去,牵着一块把我牵出,那你就太对不起我了!那就会发生惨变……。

黄永胜发誓说:我绝不追求第三者!

叶群说:我觉得不管是张呀,王呀,你愿意怎么就怎么样。我绝不拘束你。人家过去说你那么乱,我都不信。我要不要找那个女的谈谈,暗示她要配合你一点?

黄永胜赶紧说:不要谈,不要谈!

叶群说:有时候,她可以替我,精神上你可得在我这边!我跟你说,你知道我这个环境,能打破这个堡垒不容易的!你知道这个轻重吗?另外,我听了关于你那么多坏话,我们都发生了(1968年)6月21号那个事情,是很不容易的!

黄永胜声音很低,说:那我知道。

叶群在北平在武汉学过很多爱情名曲,她在电话里还不断哼着靡媚之类的小调。她对黄永胜说:再就是我怕你追求生理上的满足闯出大祸来!我跟你说,我这个生命同你连在一起的,不管是政治生命和个人生命!

黄永胜断然说:我觉得,我完全像你一样了解,请你放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特别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受审实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