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根本就没有什么货币战争,只有体制战争

——“瘾君子”是如何上路的?

最近,阿根廷比索、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印度卢比、俄罗斯卢布的贬值成为市场的焦点,本人一直主张朋友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今天就说这事。

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体系比自由兑换的货币体系脆弱的多,根源在于在一般情形下自由兑换的货币体系本质是建立在自身的财政收支具有可持续性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不需要因为财政的需要增发货币(特殊情形下也有出现),这体现在货币政策具有更强的独立性,一般不会被财政绑架。本币汇率只是根据自身的经济数据和国际收支而波动,经济数据向好,意味着自身的竞争力加强,汇率上升;可是,汇率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削弱出口竞争力,升势就会被抑制甚至需要回落。当然这只是最简洁的理解,实际情形要复杂的多。但新兴市场国家不同,财政一般都不具有可持续性,所以,就要使用美元本位制建立自己的货币体系。但因为财政不具备可持续性,依赖于货币超发、也就绑架了货币政策,这些超发的货币要么直接转移支付给财政,要么投入到经济或资产价格领域实现为财政增收,这就会让本币不断膨胀,推动本币贬值。为什么在本世纪最初的十年左右新兴市场货币基本可以兑美元稳定甚至还升值哪?根源在于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对很多基础原材料的需求急剧放大,价格上涨,发达国家的资本也进入这些新兴市场国家逐利,资本的不断流入让这些货币稳定甚至升值,这是一种特定时期的现象。随着中国人口红利释放结束之后,这种现象就会消失。此时,财政不具可持续性所带来的基础货币不断膨胀,对汇率的压力就会剧烈显示出来。

所以,财政不具备可持续性时,就会绑架货币政策,是本币贬值的最大动力,外部因素处于次要地位。

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体系,大多都是财政要求不断印钞的货币体系,财政需要不断印钞实际是国家管理效率的一种体现,所以,叫做发展中国家。遗憾的是,部分发展中国家会一直处于“发展”中,比如,南非曾经是很富裕的国家,但现在也成为“发展中”,因为它们的跑路方式不是直线奔跑,是折返跑。任何国家一旦摆脱了这种模式,意味着社会治理效率的提升,就可以不再“发展中”,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

也所以,要客观地看待各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本世纪初期,委内瑞拉经济也曾经高速增长,但它进行的是折返跑,所以,一定会找时间倒退的,而马杜罗就是专管开倒车的司机;现在巴西和阿根廷的领导,也是开倒车的司机,在这样的节点上印钞,实际是开倒车的技艺。有些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虽然不高,但一直是直线前行,人民的生活水平才会不断提高。

基于发展中国家主要使用的是美元本位制的货币体系,就必须密切关注美国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变化。2017年,美国最重要的是两方面政策的转向:第一是美联储开始缩表并加快了加息的节奏;第二是美国进行了减税,同时,川普在不同的场合都在表态必须压缩自己的贸易逆差,实际已经指明了贸易战的前景。基于这样的趋势,就会不断抽取国际市场的美元流动性,换句话说,新兴市场国家美元本位制下本币发行的保证金就难以以以往的速度形成,甚至会出现萎缩。此时,新兴国家应该怎么办哪?应该进行财政收缩,目的是抑制本币的扩张速度,让自身的货币体系保持稳定。这一点,任何一个行长大人都懂的。

今天的人们一直在说货币战争,这有点扯淡的性质,根本就没有什么货币战争,只有体制战争。去年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的一系列政策,就是考验各国体制能力的时候。此时,体制效率高的国家,就可以收缩财政,至少适度收缩,延缓本币的发行速度,期望实现本币汇率的稳定,而体质效率越低的国家,越无法进行财政收缩,谁的体制效率更低,谁就最先放松货币,奔向死亡之路。

今年初,就在美国宣布减税法案不久(这当然会导致资本回流,冲击美元本位制的货币体系),立即就有“瘾君子”忍不住了,直接往枪口上撞。

2018年1月9日,阿根廷央行宣布降息0.75个百分点,利率调至28%;紧接着再次降息0.75个百分点,降至27.25%。声明中给出的降息原因是阿财政部去年12月宣布修改对2018年的预期通货膨胀目标。阿根廷2017年的通胀率超过24%,难道阿财政部希望通胀的目标更高?简直是笑话,其实它们自己都不会相信这些话(但说谎也是政治家的职业)。本质是2017年阿根廷的财政赤字比2016年扩大了一倍以上,为了弥补越来越大的财政赤字需要印钞而已。本人很怀疑这些加印的钞票直接进入了财政的账户上,因为阿国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在这样的当口干这种事自然会带来本币贬值,一些人会认为是美联储发动货币战争,这是典型的扯淡,实际是阿根廷央行和财政部自己找死。

当阿根廷比索汇率面临崩溃之后,它还是相信眼泪的,四月底五月初,阿根廷央行急忙忙掉头,三次加息将利率大幅提升到40%,行长大人进行的是折返跑,跑来跑去的确很辛苦。

干这种事的不仅是阿根廷,在国际通缩紧缩、美元本位制下的货币发行保证金即将面临冲击的时候,巴西一样“勇敢地”降息。当地时间3月21日,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该国基准利率由目前的6.75%降至6.5%。当然,带来的结果也基本是一样的,巴西雷亚尔最近出现快速贬值。

足球场上,有南美双雄,一般指的是巴西和阿根廷;基于它们的财政要求,在这一时期需要继续印钞,最近两国的货币汇率就成了“南美双熊”,本质是它们的社会体制效率太低。当然,即便在南美,它们的效率还不是最低,因为最低的位置长期被委内瑞拉牢牢把持,马杜罗说:这个位置谁也不能跟我抢。

从货币信用度来说,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近似“南美三熊”,当然其它地区也有“熊”,这是“熊出没”的时候。

土耳其更是一个异常奇特的国家,2015年2月,一直将控制通胀作为首要使命的土耳其央行行长Basci,遭到了政府的起诉并需要坐牢两年,政府称其利率政策对土耳其公民造成了严重损失,缘于其不进行降息。土耳其2014年的通胀率是8.2%,继续降息将刺激通胀,难道高通胀就保证了公民的利益?这世界很多时候确实是没有黑白之分的,全凭埃尔多安一张嘴。降息本质是埃尔多安先生的财政需要而已。所以,最近两年来土耳其里拉也是熊途漫漫。现在,土耳其通胀率达到了两位数,国际收支巨额赤字,再加上叙利亚局势激化,埃尔多安先生指挥大军四处出击,土耳其里拉汇率贬值的速度当然也是“急行军”。

可以相信公鸡生蛋、母鸡打鸣,但不能相信土耳其货币的价值,因为“正经的”行长进局子,剩下的,只能是“不正经的”。

其实,跑来跑去的不仅是阿根廷央行行长,还包括另外一个。5月11日,央行发表了《2018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重提“管住”货币政策的总闸门,而2018年3月5日国WU院正负工作报告和3月25日“**发展高层论坛”上易行长的讲话中,使用的都是“管好”货币政策的总闸门。而2017年,全年都是“管住”。“管住”和“管好”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差别是很明显的,所以,行长大人已经往返跑几个来回了。但最后这次(5月11日)的“管住”,应该是真正的管住,是被动的管住,是预期经常账户将萎缩而导致,当然也与原油价格上涨有关。在这一时期不存在主动的“管住”,因此时主动“管住”就很可能意味着债券和企业违约潮将加速到来。未来,只要财政收支不出现恶化,可能都是被动地“管住”。只有财政顶不住之后,才会改用“管好”,“管好”的含义应该是“财政(当然可以用“经济”两个字来代替)有需要的时候,央妈要负责解决困难”。——这很可能是一轮真紧缩(因为是被动紧缩,只有被动的时候才有真收缩)。

行长大人的工种和浇地的农民似乎没什么不同:一个为了财政收入,一个为了收成,都是为了收入。

本轮新兴市场货币的贬值过程,会持续两到三年,但有些货币会一直贬值下去(巴西雷亚尔、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等等,将是候选名单)。未来,谁家的财政最先顶不住,需要印钞(名义是为经济发展、刺激消费等等),自己的汇率就会首先走上熊途,当然,通胀就会走上牛途。

当然,这一时期谁家可以真正放开资本账户,实现真正的货币可自由兑换,又能控制自身的汇率稳定(或适度贬值),谁就很有希望走入发达国家的行列,挥挥手,告别往返跑模式的“发展中”,这只取决于唯一一点:体制的效率改革!祝愿这个“馅饼”砸在大家身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鹰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