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钟剑华:谎言治国 岂能不打记者

中国多年来都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在最后几名,这都不令人意外。中共政权可以继续自欺欺人,不断宣称自己是法治国家,继续让村官扮百姓来骚扰、殴打记者。甚至可继续把“国家安全”、“社会要稳定”这些理由抬出来为其恶行说项。但为何近年有更多人视中共治下的中国越来越像个流氓国家?

香港记者在国内采访受袭,过往已出现过多次。这次有线电视的记者在都江堰因为采访汶川地震10周年而受袭,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在“国家迈向小康”、“民族伟大复兴”这些口号下,这么多年来,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究竟有没有进步过,可以说是清楚不过。一再如此明目张胆殴打记者,只是再一次说明在经济发展包装下,政权机关的行为仍然是野蛮如昔。

为何会是如此?其实很简单,新闻传播媒介在现代社会被称为第四权,是行政、立法及司法之外,监察政府的一个非制度性架构。传媒的天职,就是要发掘真相、揭露事实。在自由社会,政府无论如何看待传媒,就算像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此明目张胆不断挑衅传媒的情况下,对新闻从业员的不断穷追猛打也不能不投鼠忌器。民主政体下的政府,可用尽一切方法与传媒机构建立较和谐的关系,也会透过发放官方资讯的策略及公关工作,以抵销传媒造成的影响。但就是不能明目张胆的打压传媒,任何以暴力手段对待记者的行为,后果都可以十分严重。

传媒因而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令施政透明度增加,令政府更重视问责,也令人民有更多讯息可参考。整个社会的政治文明程度也可以间接得以提升。

而这正是所有极权政府最不甘心面对的。还记不记得外交部发言人不久前曾对海外传媒说,刘霞现在是自由的,还享有所有公民同样的权利。但最近流传出来的讯息又是如何?律师王全璋,被政府拘捕超过1,000多日,不但仍未检控,而且更是不知所终。面对如此局面,政府最希望的当然是没有传媒去报道。偏偏独立的传媒就是要做这样的工作,就是要发掘及揭露事情背后的真相。

在极权专制之下,权力的行使往往出现很多不合理、滥用、甚至是扭曲人性的操作。传媒强调对事实信息的传播,自然会令习惯了肆无忌惮地揽权的政府敌视。

说穿了,敌视传媒其实就是敌视所有有权知道真相的人民及社会。同时,要压制传媒,要千方百计阻止他们报道事实,根本原因就是这个政府没有能力面对事实。因为这个政权心里明白,其所作所为在制度及法律的框架下完全过不到关。

流氓行径令人心越行越远

汶川大地震既是天灾,也是人祸,这一点怠无疑问。当年令死伤人数如此高的主因是豆腐渣工程,是基层政府的制度性腐朽。灾情发生之初,政府可以透过诉诸悲情而得到世界的同情;一句“多难兴邦”,也可激励全国上下的士气。但随着事实的逐步揭露,在天灾背后的人祸因素便越来越清楚。而这正是政府不能面对的事实。而且,各界在灾后的巨额捐款,也确实有不少是交代得不清不楚。这些不也是这个政权不能面对的事实吗?不能改变事实,便要令事实不再继续曝光。限制传媒采访、由政府控制公开讯息、甚至暴力对待记者,也就是顺理成章的行为了。

中国多年来都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在最后几名,这都不令人意外。中共政权可以继续自欺欺人,不断宣称自己是法治国家,继续让村官扮百姓来骚扰、殴打记者。甚至可继续把“国家安全”、“社会要稳定”这些理由抬出来为其恶行说项。但为何近年有更多人视中共治下的中国越来越像个流氓国家?为何有更多国家对中共政权的好意减低、敌意提升?就连在香港这个已在中共股掌之下的所谓特区,因为言论及新闻自由还不至于沦落得如大陆,这个政权的所作所为也就让人看得清楚、心里明白。结果就是人心越行越远。每次有香港记者在国内受到暴力殴打,都在提醒港人,这些不是单一事件,他们不少人盼望过的融合与进步,并没有出现。甚至越来越多人质疑,这根本不是港人愿意回归的那个国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