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人生虽苦 还好有人懂得

千年以前,福建武夷山鹅子峰下,一位白衣少年仰望头顶苍穹,灿烂银河、满天星光,把温柔清辉洒向他清秀而忧愁的脸庞。

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来到这人世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总觉得自己的前世是一条鱼。

他经常做梦,梦到自己在深海里游弋,他的身边有好多水草在海底最深处随着水波荡漾。

水草说:‌‌“我们一定要到岸上去,做一朵花。‌‌”;他说:‌‌“我一定要化作天上最亮的一颗星,照亮你们的笑脸。‌‌”

而现在,他化身为翩翩公子,而那些水草,他知道,一定散落在人间的各个角落,来实现它们做一朵花的愿望。

1

时光追溯到约公元984年,少年出生了,他的父亲为他取名柳三变。这个名字出自《论语》中子夏的一句话:‌‌“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一看就知道这是他的家人希望他能够做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君子。

不过他的愿望不是做君子,他只想像一条鱼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

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做过官,也算是官宦世家了,少年在整个家族所有堂兄弟中排第七,也叫柳七。

以‌‌“奇秀甲江南‌‌”而闻名的武夷山把灵秀之气都赋予了这个少年,他不仅长相俊美,更善于填词。

据说他小的时候在家乡武夷山看到过一首《眉峰碧》的词,如痴如醉,从此后再也无法忘却,连连写下歌颂武夷山美景的词作,被称作‌‌“鹅子峰下一支笔‌‌”。

他的家人为他骄傲,这个孩子将来一定可以光耀门楣,于是要他进京赶考。

‌‌“可是我为什么要进京赶考呢?‌‌”他仍然想不明白,他来到这人世间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爬上中峰,那里有一座中峰寺,问寺里的禅师:‌‌“大师,我来到这人世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禅师拈花微笑,只说了三句话便闭目不语,他迷惑地离开了。

天边晚霞映照着满山落叶,他想起了禅师说的第一句话: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这满山的落叶,你想要哪一片呢?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有多少人在这人海中穿梭,茫茫然不知所措。

禅师的这句话让他更加迷茫,他其实并不知道他要什么,既然家里人要他去赶考,那他就去吧。

十九岁的柳七公子从老家武夷山出发,由钱塘入杭州,再经苏州到扬州,最后来到帝都汴京,他居然用了六年的时间。

这个初次走出大山的少年,每走到一处地方,都要迷恋那里的湖山美好、都市繁华,就要在那里滞留一段时间。他要寻找,他究竟要的是什么?是什么最能打动他的心?

首先打动他的,是杭州的美景。

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美的景色和这么富庶的城市!他年轻的心激烈地跳动着,迫不及待地要用文字为这座城市、为这块城中宝玉——西湖,勾画出他内心的画面: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yǎn)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望海潮·东南形胜》)

年轻的柳七公子,用他蓬勃的脉动为人世间留下了这热情澎湃的文字。

如烟的柳树、彩绘的桥梁、高高低低的亭台楼阁、隐隐约约的十万人家,澎湃的潮水卷起霜雪一样白的浪花,宽广的江面一望无涯。

美丽的西湖和重重叠叠的山岭交相辉映,在这里,秋天时桂花满城飘香,而夏天的湖面,极目所望尽是少女般的荷花在风中摇曳。

这首《望海潮》一出,杭州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柳七公子,一词名满天下。

2

此刻的柳七公子,踌躇满志,他似乎知道了他想要的答案。从小他的父兄就告诉他:读好圣贤书,货与帝王家。

是的,他要做天上最亮的那颗星,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些散落在人间的花儿到底身在何方,但是只要他能在这最繁华的王朝考取功名,他就一定可以在整个大宋发光。

然而二十五岁的柳七公子还不知道,等待他的命运竟是要落魄一生。

北宋王朝,繁华极盛,日日欢歌,纸醉金迷。歌舞楼馆,莺莺燕燕,梦幻般的哀婉弦歌,还有那轻俏婉转的莺声燕语。

他忽然听到有人在唱他的曲子。脚步不自主地迈了进去,这一步,他一脚踏进一个风情万种的世界,他看见了那些变成花朵的姐妹,那些在大海深处摇曳的身影。

是的,她们终究来到了人世间,只为了做一朵花的心愿。

她们不是大家闺秀,可以端庄娴雅地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赞美;她们也不是小家碧玉,可以在父母的呵护中寻求一世安稳;

她们只是这花花世界中的一朵朵不知名的小野花,在众人不屑的目光中,在众多肮脏的踩踏里,努力挺直脊背,迎风开放。

而如今,他来了。她们的泪,他懂。

懂她们,就拿起笔为她们写下赞美她们的文字吧。他爱她们每一个人,他为每一个他爱过的人写下赞美她们的歌词。她们惊喜地拿出去唱,唱给每一个人听。

看,这是才子为我写的:

他夸我的歌唱得好!

何当夜召入连昌,飞上九天歌一曲。

(《木兰花》)

他夸我舞跳得棒!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

(《柳腰轻》)

他夸我会写诗!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

(《凤衔杯》)

他夸我声音好听!

言语似娇莺,一声声堪听。

(《昼夜乐》)

他夸我的眼睛长得漂亮!

柳街灯市好花多,尽让美琼娥。万娇千媚,的在层波。

(《西施》)

一时间,汴京的烟花巷陌,到处都在传唱柳七公子的词。

有人说:真名士自风流。可是,风流可以,怎么可以说出来呢?在那些家里养了歌妓、妻妾成群的男人眼里,女人不过是衣服,这些男人终于送了柳七公子两个字:浮靡。

春闱在即,志在必得的柳七公子,自信一定可以‌‌“魁甲登高第‌‌”的柳七公子,却在科举考试中惨败。虽然皇宫里也在唱着柳词,可是皇帝不能给这样一个浮靡的人功名。

柳七公子内心极其失落,我不过是怜惜她们而已,我不过是说了我心里想说的话而已,我有错吗?好吧,既然不能遂你们的意,我又何必去讨好不喜欢我的人?

于是,他拿起笔墨,挥毫写下: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鹤冲天》)

写罢,他唇角微扬,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他白衣飘飘,挥一挥衣袖,吟诵道: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这不是禅师告诉他的第二句话吗?

是啊,空山有人无人,与我何干?我自开我的花,我自流我的水,我自填我的词,我自参加我的科举,我自偎红倚翠,我自风流狂荡,我做我人生的主角,有何不可!

柳七公子,你真的顿悟了吗?你真的想明白要把这短暂的青春,从此用来浅斟低唱吗?你那要做一颗星的愿望,从此真的就放下了吗?你自称是才子词人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无奈?

不然,你为何会接连四次参加科举,接连四次都落榜呢?

当仁宗皇帝看到他的这首词,愤然用重重的笔墨在榜单上划去了他的名字: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他彻底绝望,拿来一块匾额,在上面写下龙飞凤舞的七个大字:奉旨填词柳三变。

我不求人富贵,人需求我文章!从此后,我还是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何其快活!

那时的他也许没有想到:水流花开无人赏,浅斟低唱万古扬。

3

此时的柳七公子,画檐深处,醉卧花丛,全身心地投入到词的创作中去,开始大量填写慢词。

所谓慢词,就是在原来小令的基础上,曲调变长,字句增加,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变化,是宋词朝前发展的一大步!

词的节奏放慢了,音乐变化多了,演奏起来更加悠扬动听,而复杂变化、曲折委婉的情感也更适合用慢词来表现。

柳七公子在宋词上的革新,后来的苏东坡、辛弃疾、李清照,哪一个没有受到柳七公子的影响?柳七公子所用的词调比晏殊多三倍,比欧阳修多两倍。

宋词880多个词调,有100多个是柳七公子首创的!

那时的柳七公子,俨然就是宋词的掌门人。教坊乐工,只要有新腔,一定会求他填词,才敢拿出来传唱。

然而花自盛开水自流,一晌贪欢,醒来怅然,红尘滚滚,柳七公子终究还是没有看透。浅斟低唱,不过是一场灿烂烟花,转瞬即逝,而柳七公子要的,仍旧是那难以堪破的‌‌“浮名‌‌”,他要做亘古不变的星辰。

柳七公子,背上行囊,他要‌‌“独自个、千山万水,指天涯去‌‌”,来一场寂寞的逍遥游。

当柳七公子的红颜知己虫娘追随到江边,面对着秋日的凄风冷雨,想到多少年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过,怎留踪影?他不禁拉住虫娘的手,滴滴眼泪从腮边滑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情此景,月为灯光水为舞台,十里长亭杨柳岸、千里烟波远行舟为背景,而满脸凄楚泪眼蒙眬的柳七公子和亭亭玉立的虫娘,他们把分离的场景,演绎成了千年的经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

是啊,多情自古伤离别!至此,‌‌“雨霖铃‌‌”始为词牌。

千年过去,宋朝的风沙还在刮,而千年以来,有多少人一个一个溺死在他的情海里,不能拯救。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

4

当五十岁的柳七公子终于换来了‌‌“浮名‌‌”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明白,他来到这人世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远离繁华帝都的浙江宁海晓峰盐场里,昔日翩翩少年,如今干瘦老儿,谁还能看出他就是当年那个才华横溢的柳七公子?

唯有他为盐工艰辛流出来的浊泪,我们还可以看到,他的多愁善感,一丝未减。

由于他在老百姓中的口碑甚好,被后来的很多县志列为名宦。

只是他沉默寡言,哪里还有当日‌‌“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狂傲!他勤勤恳恳、恪尽职守,只是希望能得到一次升迁机会,而最终,他也只是做到了‌‌“屯田员外郎‌‌”而已。

当他久困选调、终于游宦成羁旅的时候,他想到了那些昔日的红颜知己,不知她们现在是否还好,她们是否也会想到我,愁倚阑干,登高望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

那如烟似的乡愁、那羁旅他乡的哀怨,还是交给这《八声甘州》来替年老的柳七公子诉说吧!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八声甘州》)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苏轼最为欣赏的画面,他虽与柳不同路,却由衷地为柳永的才华折腰。

柳七公子并不知道这一切,他终究还是后悔了,他想到了自己曾经写下‌‌“我不求人富贵,人需求我文章‌‌”的誓言,想到了‌‌“我要做我人生的主角‌‌”的豪气冲天,然而,都没有做到。

他默默地把‌‌“柳三变‌‌”改为了‌‌“柳永‌‌”,把字‌‌“景庄‌‌”改为了字‌‌“耄卿‌‌”。

如果可以,请让我多活几年,我一定会做到‌‌“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他流泪看向茫茫天幕,后悔自己此刻才参透禅师送给他的第三句话: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人生何其短暂,只有超越时空,把握住当下,才能和天地同在。

他终究没有多活几年,约1053年,柳永死去了。

5

我们不知道他具体出生于哪一年,也不知道他具体死于哪一年,甚至连他的墓葬在哪里,到现在人们还在争论不休。

只是知道他死的时候孤苦无依、穷困潦倒,是歌妓们凑钱安葬了他。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虽没有得到帝王的垂青,却得到了这些人间卑微女子的真爱,他是人间的‌‌“无冕之王‌‌”。

让我们来听听歌妓们是怎么唱的吧: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

不愿黄金屋,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还有什么比得到人的真心更难的事情吗?柳七公子,你做到了。

你死了以后,每年的清明时节,阳春三月,歌妓们纷纷来为你扫墓、烧纸钱。她们为你流泪,恨不早与你相逢,相逢在有你置身的风景中。

柳七公子,他值得她们为他流下的每一滴眼泪,看完这个伤心欲绝的男子用生命在为她们歌唱的身影,你一切都会明白。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

柳七公子,生命不过一场灿烂烟花,有人看到了,有人欣赏了,有人记住了,谁说它不能天长地久?

千年以前,月白风清下,一位白衣公子迎风而立,翩若惊鸿,酡颜绽放,醉向烟波浩渺的大海。晚风吹拂着他内心的思绪,那思绪如同大海的波浪。

他微笑着负手而立,风华绝代。

几十年后,被称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手捧这位白衣卿相的《乐章集》泪水涟涟:‌‌“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

她接过柳七公子的衣钵,潜心钻研,终使‌‌“词‌‌”这一不受文人正眼相看的‌‌“诗余‌‌”在宋朝站稳了脚跟,并和‌‌“苏辛‌‌”并肩站立,使‌‌“婉约词‌‌”和‌‌“豪放词‌‌”一起在大宋的天空绽放出最绚丽的烟火。

柳永,终成——

一代词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来源:大老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