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孙宝强:“揣着明白装糊涂”究竟为哪般?

反纳粹不等于反德国人民;反斯大林不等于反俄罗斯人民;反军国主义不等于反日本人民;反法西斯不等于反意大利人民;反某个神职人员不等于反耶稣、反教会。同样,抵制中共的“反间谍法”,绝对不等于反中国人民。

Clive Hamilton教授出版了一本书《沉默的入侵》。其实谁都知道Clive Hamilton教授写的是中共间谍渗透澳洲的事,但是,却千真万确有一些人跳出来说此书宣传了“种族歧视。”

地球人都知道,反纳粹不等于反德国人民;反斯大林不等于反俄罗斯人民;反军国主义不等于反日本人民;反法西斯不等于反意大利人民;反某个神职人员不等于反耶稣、反教会。同样,抵制中共的“反间谍法”,绝对不等于反中国人民。因为,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国不等于中共。中国民族的存在已经有五千年的历史,而中共依靠苏维埃,依靠军事政变颠覆了中华民国后,其执政只有短短的七十年。

这些事实,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明白白地放在那里,清清楚楚地放在那里。历史放在那里,事实放在那里。

可是,为什么就有一批人要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偷换概念,揣着明白装糊涂?打着“反种族歧视”的旗帜反对澳洲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打着“反种族主义”的幌子,反对澳洲政府清除红色隐患,立“反间谍法”之法;打着“反华”的借口,用选票来要挟和威胁澳洲政府,反对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是不分领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处于人类良知与理性之价值观念,是人类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一个不是靠选票而是靠军事政变上台的执政党,本来就是非法的。一个非法的执政党在和平时期屠杀了几千万人,饿死几千万人,整死斗死几千万人。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苟合日本,出卖国土,朝抗日主力的国军背后开枪的执政党,迟早要被押上历史审判台。这点,毋庸置疑。

现在,这个动辄代表14亿人,代表五十六个民族的执政党,居然宣称“它”是十四亿人,五十六个民族的母亲。那么我问你,十四亿人民五十六个民族的父亲是谁?是德国人民唾弃的马克思,还是资本家的恩格斯?是勾结德国出卖苏联的列宁还是以杀戮为职业的斯大林?

中共在六四屠城后,韬光养晦夹着尾巴几十年。中共以牺牲十四亿人民的福利和医疗做代价,用高耗能,高污染的引鸩止渴的方式搞发展;用盗版,黑客,剽窃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来搞高科技。他们输出红色赤潮,建立孔子学校;他们渗透于在野党和执政党,用政治捐款来左右澳洲的政坛;他们收买政客,贿赂政客的家人。澳洲前贸易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在任期内促成岚桥集团租赁达尔文港口经营权99年,卸任后立即就任岚桥集团”高级经济顾问,年薪88万澳元。他就是一个铁证,就是一个确凿无疑的铁证。

作为一个澳洲公民,我建议澳洲国会把反对“反间谍法”的人用筛子筛一下,就可以看到反对者的后面究竟藏着什么货色。这些人里,有人和中共做生意,有着千丝万缕的商业关系;有人是接受赞助的政客;有人是孔子学校的教师;有人是孔子学校员工的家人;有人是侨领头目,有人是侨团的受雇人员,有人是中领馆的坐上宾,有人是面目蹊跷的企业家,有人干脆就是海外的第五纵队。

美国的FBI曾经对抗议美国政府的游行人员进行甄别,结果发现绝大多数人是拿政治庇护留下来的六四血卡拥有者,其余的都是和中共有着“割不断理还乱”的经济或者政治的关系。2018年3月,中共上海市委发布了一个针对海外华人的文件,文件规定居住在海外的华人必须取消在国内的户口。可是这个政策出台还不过48个小时,中共上海市委就匆匆忙忙地取消了这个政策。

一个政府出台一个政策,必然有一个全面考量的过程,有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有一个听证咨询的过程,其中还有各种司法程序。一个政府的政策怎么可能朝令夕改?原因何在?

据我所知,潜伏在澳洲的线人和间谍,对政府要取消他们的户口非常不满,他们向中共提出,如果取消他们的户口,他们将停止在澳洲的红色渗透和情报的收集。权衡“大外宣”的得失利弊,权衡中共在澳洲取得的“丰功伟绩”,于是中共上海市委以闪电般的速度收回这个政策。虽然中共知道出而反而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但是他们居然这么做了。

这件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显示,中共的间谍渗透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澳洲政府再也不能养痈贻患了。澳洲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制定自己的“反间谍法”,这不是种族主义,而是保护澳洲的立国之本,保护澳洲的国家安全,保护二千万澳洲人的福祉。“反间谍法”的立法,既不需要通过中共的首肯,更不需要得到某些“黄皮红心”华人的首肯。这是澳洲的原则,这是澳洲的底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中国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