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那些年近半百出国做站街女的中国大妈们……

在国外“站街”的中国女子(图片来源:网络)

上周五下午4点左右,美国纽约警方来到位于哈帕克(Hauppauge)Motor Parkway901号的皇家Spa(Royal Spa)进行搜查,逮捕了4名华裔女子。

这4名华裔女子被控未获授权从事专业活动,其中三人还被控卖淫罪名。此外,Islip镇火警部门也向该按摩店发出多个违规令及传票。

英文相关报道(图片来源:截图)

据报道,从1990年代起;一批批大陆的“徐娘”以偷渡、旅游、商务考察等方式大举进军美国。对于这批以“卖淫”为职业的“徐娘“,纽约华人给她们的雅称是“找饭票”的或“送外卖”的。

“徐娘”按华人定的标准,是指非黄花闺女、已迈入中年的女子。大部分都有过婚姻,也许有过儿女的妇人。据悉,她们中很多人做这一行是为了给国内的儿子买婚房。

近年,大陆的“徐娘”一波又一波登陆美利坚,短短的3-5年,美国的卖淫行业,尤其是华人集中的几个大城市,华人几乎占据了整个卖淫市场的80%以上。

“徐娘”们透露,早先,她们每月有3000美元的收入,最好的月入可达3万美元,她们不太求身份,只在乎“美金”。她们说,一般来美国3-4年,回中国时有百万身价的,100%是卖淫所获。这一行,以前福建人多,后来以东北人为主,现在全国各地的人都有。

电影《下海》剧照(图片来源:截图)

2017年,比利时导演奥利维耶曾拍摄了一部电影《下海》。这部影片讲述的是在法国做站街女的中国女人,更确切地说,是东北女人。

上世纪90年代,中国东北部地区发生了一场很多人生活轨迹中的沧桑巨变——老工业基地国企改革,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饭碗。

工作没了,娃还要照常吃饭上学,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这种时候,听到中介说去法国当保姆能挣大钱,只是每天照顾下老人做点家务,谁会忍心拒绝呢?

于是,许多东北女人怀揣着挣钱的向往前往法国。她们带着或筹或借来的钱,辗转来到异国他乡。她们身上,除了全部的家当,还有对无限陌生的彷徨。

到达目的地后,她们才懂得什么叫理想与现实,保姆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做。而且,当她们忍辱负重地干了一个月,却被华人中介告知工钱要被无故扣掉一部分,甚至可能连一半都拿不到的时候,她们或许就已经设想:如果有一个行当能做完了就拿钱,还不被扣钱,她们一定不会做保姆。

于是,她们中很多人选择了可以日赚1000欧元的行当——站街。两年前,在巴黎大约有2500个东北女人在做这个行当。

电影《下海》剧照(图片来源:截图)

但他们遇到的客人,大多是法国社会的底层,或是非法移民。这就意味着,暴力与不公在所难免,有时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2012年8月,在巴黎站街的胡某被一位偷渡到巴黎名叫奇亚德的嫖客杀死,这位56岁的女性,在国内还有一个女儿。

2013年11月,圣盖博市一处住所内,45岁的陈某被发现死在寓所中,尸体状况惨不忍睹——面部和颈部都被绳索缠绕,面部已经完全扭曲,而凶手至今未抓到。那时陈某的儿子还在国内上学,丈夫的身体不好,她想来国外赚钱供孩子把大学上完。在国外卖淫是和她的死讯是一起传回国内的,他的丈夫和儿子都以为她在国外的超市打工、给人做做保姆。

电话中的陈某永远报喜不报忧,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

“妈妈辛苦了一辈子,到那时就该是儿孝顺时候,让我享几天福”,她曾这样对儿子说,但她期待的天伦之乐,终究是没有到来。

人们不明白她们有的是被黑中介骗到国外的,还有的是怀揣梦想来到发达国家,但更多时候,她们承担着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要供养老人、养育子女……在父母的医药费、子女着急要交的学费面前,她们的自尊一文不值。

没有人想人到中年还要出去卖,只是生活不会理人的意愿,它只是自顾自地向前走,从每一个“低端人口”的身上碾过去。我们嘲笑这些中年大妈出国卖淫,但谁也不知道她们的生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网友评论:

@patronleo:“几十岁做了这一行,十之八九是生活所迫,她们用屈辱和玷污自己的身体,并非为了给自己换来奢侈放纵的生活,更多的是将钱寄回国了。”

@无畏:“给中国的房价害的。”

@真话难听:“很多年了,逼良为娼的社会!”

@老胡:“厉害了,我的国!……最可恨的是国富民弱!……无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