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杜耀明:中国特色的口轻轻马克思主义

反观中共治下的中国,是国家或权贵资本主义,不是资本主义,它自己不再是革命政党,而是整个建制的核心,也是国家资本主义的推动者。因此,马克思主张工人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在中共看来,不是毫无关系可言,就是它的反对者。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形容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更高度表扬马克思主义,因为在其理论指引下,中国共产党成功带领人民历史长征,作出连番突破。首先是建国使中华民族站起来,再通过开放改革让人民富起来,到今天,经济持续增长更令国家强起来。

习近平对马克思好话说尽,赞誉他有四大理论贡献,还有九个值得学习的地方,而马克思主义更在中国创造了上述的三大奇迹。千言万语,其实不外是要认祖归宗,自认有马克思主义血统,也在其光环普照下,取得今天骄人的成就。

可见,不管北京今天有多么自信,也要极尽称颂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能事,奉其为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之师。此举既可为自己面上贴金,亦可望克服大家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危机,修补崩坏的道统,加强其统治的合法性。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毛泽东思想不堪回首,中国意识形态真空,社会陷入“三信危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危机、对共产党的信任危机、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危机。八九六四解放军血洗北京后,“三信危机”进一步走入低谷。

自此之后,中共站稳阵脚,以压制意识形态讨论保持政治和谐,以经济发展、改善民生换取统治合法性。随住经济持续增长,国力加强,中共不断在国内外大张旗鼓,宣扬民族主义,提高人民对国家的认同。如果降低要求,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只代表追求生产力的发展,而共产党的合法统治只在乎它能否富国强兵的话,“三信危机”已修复了两部分,唯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危机依然故我,所以趁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谱赞歌,也就不难理解。

不过,好话说尽,不代表马克思主义就是真理,而即使是真理,也不代表中共老老实实遵守他的训诲。首先,马克思的理论重点是批判资本主义。一方面是指出商品化不断泛滥,由经济领域渗透社会各个方面,从人的价值、社会交往到学术文化,都变得一切以市场价值挂帅,同时人际关系被简化为经济或交易的关系,严重扭曲人性。

另一方面,马克思除了指出大企业垄断市场,剥削工人,权倾朝野,人欲横流,更分析资本主义的规律,并断定它必定走向消亡,因为市场走向垄断,势必阻碍生产力发展,利润率下降,整个追求利润不断增值的经济制度,最后便不攻自破,土崩瓦解。

反观中共治下的中国,是国家或权贵资本主义,不是资本主义,它自己不再是革命政党,而是整个建制的核心,也是国家资本主义的推动者。因此,马克思主张工人阶级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在中共看来,不是毫无关系可言,就是它的反对者。

再者,马克思一生,对社会主义社会如何运作,并无具体的规定和分析,因为他深信一旦推翻私有制,劳动者变身主人之后,社会主义便水到渠成。若说中国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来自马克思,不但穿凿附会,更是不负责任。

不过,中共真要继承马克思的衣砵,不是不可以,但不能口头说说,而是认真引用其政治经济学观点自我批判,剖析眼下中国实行的国家或权贵资本主义的制度败坏,如何导致国家资本垄断市场,如何滋生官商勾结贪腐盛行,而现行生产关系又如何导致资源错置,如何窒碍生产力的发展,结果使中国无法向高增值经济进发,无产阶级依然被统治者奴役。

同时,北京亦可秉承马克思的批判眼光,审视“一切向钱看”的庸俗社会观念和行为,杜绝商品化泛滥,清除贬抑人性的社会政策,也该好好关心基层生活的苦况,从制度上改革社会,减少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孤立和割离,追求社会公义和平等,绝对不能以扫除“低端人口”为名,歧视无权无势的边缘社群。

真的马克思信徒定必身体力行,追求公义,改造社会。那些在政治庙堂内高谈阔论,言必称马克思的人,但在现实里不断制造压迫和剥削,还敢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是剥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是对死者的最大不敬。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