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千山暮:马克思主义的症结在哪里

1,乌托邦主义作为对现实的逃避和批判并无不妥,而任何宗教都提供关于乌托邦的许诺,但问题在于,虚幻的许诺和靠行善进入天堂/西天净土是一回事,和平的无政府共产主义是一回事,靠暴力革命搞成完全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倡导和依赖的手段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症结。杀掉一部分人来拯救另一部分人在伦理上是悖谬的。

2,人类是有阶级的,但人类的历史并不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3,马克思主义对于工人阶级的美化是另一个极大症结。世界历史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不仅马克思恩格斯不属于工人阶级,也没有一个共产党国家的重要领导人真正来自工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在任何共产革命中也都没有起到主导作用,真正领导共产革命的恰恰是马克思理论所说中的小资产阶级。在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里,工人阶级也都没有表现出比改善待遇,提高工资更高的道义追求和任何先进性。对“工人阶级”的道德想象,完全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深刻的小资产阶级空想特性。

4,马克思主义对私有财产的剥夺,对生产资料公有的鼓吹迄今为止被证明是既不可行,也不利于生产力发展的,而且加强了实际控制生产资料的国家的权力,造成国家队公民的新的压迫。这仍然不过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激进主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