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陆奇效应:大陆精英落荒而逃 印度精英半壁江山

一个印度人提升,招聘大批印度人,一个中国人升职,赶走大批中国人,辞职了,单枪匹马走麦城。

​​本文说的是“陆奇效应”,之前还有“唐骏效应”,“开复效应”——

都曾是微软华裔高管,都被委以重任,一夜间,一纸声明,一个美丽谎言,海归了,高薪聘请。

无论光环多么眩晕,无论才能多么突出,搞的都是中国人的小九九,没有真话,他们的离职毫无正面效应,事实上,美国企业商界可是讨厌死了没有诚信的中国高管,更信任印度高管。

可不,美国科技产业界,还有一个大公司华裔高管吗?

几乎没有,有的是,印度裔高管。

前有唐骏,后有李开复,今有陆奇,一个模子,一个套路,特别是来自大陆的中国人不可信。

事实上,他们越来越堵死了中国高管未来的美国升迁之路。

就从百度高薪聘请陆奇说起吧。

2017年1月17日,百度官方正式宣布,前微软执行副总裁陆奇将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主要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百度现有各业务群组及负责人都向陆奇汇报工作,而陆奇则直接对百度 CEO李彦宏一人负责。

百度为什么高薪雇佣陆奇?

很简单,百度威风不再,夕阳西下,危难之中。

百度曾经是中国大陆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上市也一度获得投资人的青睐,百度在国内的成长壮大,借助于谷歌模式,更得益于谷歌当年不得不“水土不服”而被迫退出中国市场。

百度早已今非昔比,名声每况愈下,特别是竞价排名收费模式导致社会谴责声浪,因为伤害了消费者和竞争者的基本权益,特别是因百度推荐的莆田系医院导致年轻患者魏则西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对百度一致谴责,自此百度声名狼藉,产业转型也成为巨大变数,积重难返。

我曾专门语音评述“则西之殇”对百度竞价排名导致医疗事故而不得不寻求新盈利增长点的黯淡情景。

根据百度2016年Q3财报,营收为182.5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为-0.71%,首次进入负增长。

百度2016年前三季度的市盈率在11-13之间,也是历史最低水平,与百度在2005到2015年的十年间,市盈率在18-954之间,差别黑白分明。

陆奇救得了百度吗?

从管理结构角度,陆奇虽然是集团总裁,但上有李彦宏,旁有李夫人马东敏,这个三角关系既暧昧又诡异,极难充分发挥作用,表面上放权,实际上控权,既机率无穷,又风险犹存,毫无疑问,接下来李彦宏、陆奇、马东敏的合作关系,将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这是中国人的公司,也可以是说是李彦宏的家族公司,其复杂性不言而喻。

李彦宏并没有完全放权,而是在雇佣陆奇的同时,也招回了夫人,实质是,企业管理大权同步交给了陆奇和李夫人两人,分工泾渭分明,陆奇掌管百度业务部门,夫人掌管职能部门。

谁都知道,业余部门是干活的,职能部门是管事的。

从微软加盟百度,陆奇为他还小6岁的李彦宏打工,你觉他能全身心投入吗?

中国人的小九九。

5年之内,也许更早,如果陆奇不能重建百度,脱胎换骨夕阳西下的百度,走人可能是唯一出路。

不多谈了。

今天谈的主题不是陆奇投奔百度,那格局太小,谈的是“陆奇效应”,在美国的效应。

也就是,陆奇的离职海归在美国企业管理业产生的影响。

事实上,印度高管在美不断做大,早已形成半壁江山。

微软的CEO纳德拉,印度裔,1967年出生,比陆奇年轻许多,名声很不错,陆奇无论被动还是主动辞职,意味着华裔精英在美大企业无法进一步扩展,说混不下去也并非空穴来风,没有做领头羊的机会,只能沦为“高级打工仔”,最后不得不选择海归。

从深层角度分析,无疑是:

中国精英的完败,印度精英的崛起。

龙象斗,龙是虚的,其实不存在,象是真实的,无处不在,龙当然斗不过象。

龙象在全球化市场上竞争,在美国本土而不是中国大地竞争,龙一败涂地,象势如破竹。

我告诉你,企业管理文化从来都是选择最佳人才做最适合的事,但首先人才要有强烈意愿,中国人英语水平普遍低下,对竞争管理职位有一种天然的文化怯性,印度人就不同了,争先恐后,20多年前美国高科技重地硅谷的印度人和中国人势均力敌,今天管理和技术双丰收。

中国人呢,还是干苦活的一线工程师。

为什么?你不会说,不会交流,何以登上管理层,中高层管理当然没你的份。

印度裔不仅全面进入美国产业特别是高科技领域,而且加速进入政治领域。

就说2016年美国大选吧,来自加州的印度裔Kamala Harris当选联邦参议员,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印度裔Nikki Haley被特朗普总统任命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别忘了,她们都是印度裔女性。

华裔就不说了,相当复杂,来自台湾、香港以及其他地域的议员官员公开表示与中国大陆无关,撇清任何与中国的关系,而来自中国大陆积极投入政坛的活动人物罕见,有也是进入政界基层岗位。

在产业界,特别是科技领域,印度人更厉害,老美大都这样认为,老中也有同感吧。

在美的印度裔,无论拼中高层管理能力,还是拼经济实力,都比华裔厉害。

海外特别是在美国的印度人,在技术上丝毫不弱中国人,而在中高层管理领域,却把中国人远远抛在后面,我所在的高科技重地——加州硅谷,放眼望去,数万家科技公司中的印度裔中高管比比皆是,而华裔高管非常罕见,中管也不多见。

毫不奇怪,美国高科技领域的职场常态:CEO——老美,中高管——老印,一线工程师-老中+老印,多少年,仍然一成不变,趋势很明显,剪刀差日益扩大。

位于硅谷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综合调查表明,截止2012年,印度裔人才领导的公司占到了33.2%,在美国硅谷的总人口中,而印度裔仅占6%,但是创办的公司占到了硅谷所有公司的15%。

在硅谷,华裔总人口占到28%,清华大学在硅谷有一万多校友,浙江大学有五六千校友,北大复旦交大武大南大等大陆名校的科技精英几乎都在这里,但管理阶层的华裔人数与印度裔相比不是同一个数量级。如今印度裔人士在硅谷势力如日中天,随机看看世界顶级公司的两位高管,那些掌管硅谷权势的印度裔人士。

纳德拉1967年出生于印度海德拉巴,曾先后就读于印度门格洛尔大学、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分别获电气工程学士学位、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在转投微软之前,他在 SUN有过较短工作经历。此后他效力微软22年,负责云计算业务。今年2月被任命为微软新任 CEO。

皮恰于2004年加入谷歌,主要负责谷歌浏览器及应用部门。他在 Chrome以及应用业务的成功,特别是包括邮件服务Gmail和云存储服务 Google Drive,帮助他赢得了这一新岗位。他现在是CEO。皮恰就读印度理工学院,为成绩优异而获得 IIT Kharagpur(印度理工学院卡拉格普尔分校)学院银奖之外,宾夕法尼亚大学还向皮恰颁发了Siebel Scholar等殊荣。

深入了解印度,不是说印度超越了中国,而是未雨绸缪,在海外印度人牢牢占据中高层管理和技术核心,大学科技政府金融制药国防等无数行业的印度裔中高层高管济济,中国人极为罕见。

在美国特别是高科技重地硅谷,会说话和交流的印度人一波波进入台前——中高管理层,微软谷歌等无数跨国公司的CEO都是印度人,中国人一个都没有,不大会也不愿交流的中国人仍然大批在幕后——一线工程师,苦是中国人吃的,功是印度人的。

新老华裔正在失去在硅谷立足和升迁的根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海外中国人,正在失去在美国高科技领域的领导位置,几乎是直线沦为“技工”和“码农”。

我常与硅谷印度科技管理精英摆龙门阵,我的合作伙伴之一就是印度人呢,非常优秀。

我经常谈到,企业文化总是选择最佳人才做最适合的事,但首先人才要有强烈意愿,中国人英语水平普遍低下,对竞争管理职位有一种天然的文化怯性,印度人就不同了,争先恐后,20多年前硅谷的印度人和中国人势均力敌,今天管理和技术双丰收,中国人还是干苦活的一线工程师,你不会说,管理没你的份。

不是中国人做不来,首先是中国人不愿做,其次是中国人窝里斗,到海外了还是不团结,四分五裂,大陆香港台湾互不来往,事实上,印度人抱团,扎堆。

一个印度人提升了,招聘大批印度人,一个中国人升职了,嘿,赶走一大批中国人。

中印在各自本土科技产业领域的龙象之斗也日趋激烈。

印度智能手机市场状态和6年前中国相似,2011年中国手机进货量9,200万部,2015年印度1.04亿部万部;2009年中国4.6%消费者拥有一部iPhone,2016年1月4%的印度消费者有一部智能手机。

记住,高估对手不是低估自己,而是危机意识,居安思危。​

苹果和富士康联手,计划在印度投资百亿美元建立iPhone基地,复制中国制造成功模式,亚马逊宣布追加投资30亿美元,看好印度发展潜力。

苹果公司为何拉开了“弃中入印”的战略帷幕?

很简单,随着中国制造业成本与日俱增,特别是华为手机对苹果手机构成的严峻挑战,苹果公司在中国的iPhone地位开始出现明显衰退,苹果公司股价过去一年暴跌30%也证明了这一事实。

由于iPhone销售放缓,苹果越来越成本远低于中国的印度、东南亚和南非等发展中国家市场,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声称,iPhone和其他苹果产品在印度市场上有很大潜力,并指出印度正在部署LTE网络,25岁以下人口众多。也就是说,苹果进入不亚于中国市场的印度市场,将填补苹果产品在中国市场日渐疲软的黑洞。

中国大陆的土地和生产成本变态的高,物价飞涨,税收也高,人工成本是印度的3倍多,越南的4倍多,已经导致很多企业不得不撤离,苹果生产线可能全部转移印度,百万人工作岗位,成千上万的供应商将如何应对?

据著名科技网站“AppleInsider”报道,苹果代工厂商富士康即将与印度政府达成最终协议,建设一家独家为苹果公司生产产品的大工厂。

郭台铭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对中国市场运营成本高涨的悲观和其他不满早已为人所知。

《印度经济时报》刊文称:富士康即将签订协议,获得位于马哈拉斯特拉邦一块约1200英亩(4856228平方米)的土地,投资100亿美元建设一座专门为苹果生产产品的工厂,据估计,工厂将于签订协议后的约18个月后正式投产。

苹果库克,富士康郭台铭,还有亚马孙的贝佐斯……

这些跨国公司领袖都一致看好印度的未来?

中国国内几乎所有官方智库都只赞美中国自己,极度忽视中国经济殖民化的严峻挑战,其实只要稍稍分析一下中国GDP总量外资外企所占比例就清楚了,问题是,中国文化视面对现实为唱衰自己。

印度是中高端世界办公室,中国低端世界大工厂,占领办公室和大工厂双重地位是清晰的印度战略,而中国战略是什么?

靠山寨大国不可能实现中高端世界办公室的战略转型。

日益剧增的生产成本攸关制造大国的地位。

关于印度裔和华裔人才的经济能力,传统的观点一直认为华裔更富有,其实不然,美国联邦劳工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在美的印度裔移民经济实力强于华裔。

联邦劳工部8月28日公布2013年《全美亚太裔在萧条复甦后的经济地位》,亚太裔的薪资、教育水平和就业率都比白人及其他少数族裔表现佳,其中又以印度裔移民表现最为突出。25岁以上印度裔就业人口有76.1%有大学学位,华裔有56.8%;16岁以上劳动人口的平均周薪也以印度裔的1291元最高,华裔1093元,白人、非裔、西语裔分别是865、692、641元。

为何印度人比华人混得好?

为何印度人能在硅谷职场比华人更胜一筹?

首先英语是印度人从小教育就会接触到的通用语言。在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注重培养技术人才,并向海外输出。如知名的印度管理学院阿默达巴德分校是在20世纪60年代与哈佛商学院联合创立的;其次印度 IT外包产业发展比中国早,IT教育环境与主动培养 IT意识较强烈;最后印度人在海外发展习惯彼此互帮互助,在职场上比华人更为灵活、主动性更强。

更重要的是,印度成功者抱团,提携下一代。

据硅谷周刊报道:“早在1992年已在硅谷站稳脚跟的印度人聚集一起,筹办印度企业家协会,这个协会的定位非常明确,建立人脉网络,致力于培养下一代硅谷印度裔创业者。职能包括:印度企业家协会企业家指导项目,指导年轻人创业;此外还帮助其优秀项目进行早期孵化投资。目前这个协会,在13个国家有54个分支机构,拥有超过13000多名会员,其影响力早已超出硅谷,并逐步成为企业家和投资者之间最重要的交流平台。”

对中国大陆的影响怎样?

中国希望从低端的“世界大工厂”战略转型为中高端的“世界办公室”,问题是,非常艰难,很简单,做中高端产业需要大批中高端人才、知识产权保护、日益创新而不是永久性山寨,不仅如此,成本更具竞争性,这些基本问题几乎都是中国战略转型的“软肋”,而且是永久性的,日益恶化,极难逆转。

印度的经济战略很清晰——双重地位,加固世界办公室地位,夺取世界大工厂高地。

这才是中国当下最应该关注的重要问题。

不客气地说,中国大陆是否失去“世界大工厂”的地位,同时日益远离“世界办公室”的发展目标,这才是当下中国人最应该关注的问题之一。

海外中国人,无论华侨华人,都是炎黄血脉,谁不希望中华民族健康发展?

谁不希望祖国好?

Facebook创始人和CEO,年轻的马克扎克伯格一个问题,就让堂堂的印度大总理当场哭了。

你相信吗?

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常说,印度在海外特别是美国有如鱼得水的深厚基础,看看近日访美的印度总理莫迪是如何融入美国商界的,他和Facebook脸书的一场硅谷对话,用真情流露的眼泪感动了美国观众,通过视频和媒体广泛传播,即使是作秀,这样的秀,也做得淋漓尽致。

印度总理莫迪造访Facebook脸书总部并发表演讲:“远离社交媒体早晚会自食其果。印度计划用光纤网络将印度60万个村落连接起来,这是‘印度梦’的一部分,让印度经济规模增长到20万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民主经济体。”

深入了解印度,并不是说,印度已经超越了中国,而是说,如果中国在教育和经济以及其他关键领域持续衰退,印度超越中国就不是梦。

写到这里,收到一篇据说是前微软高管唐骏写给陆奇的公开信,作为微软前高管,被称为是“打工皇帝”的唐骏日前对陆奇加盟百度表达了自己的关切,称他自己为“过来人”,跟陆奇有着相似经历,曾经还引起过更轰动的舆论效应,有些话当作提醒。

真否,不敢确定。

原文是这样的:

陆奇,你好。

最近很多微软的老同事都在转发你加入百度的新闻。你作为全球华人IT界的领袖,加入中国的互联网的顶级企业百度,肯定引起热议,大家既有期待也有观望。

虽然我们没有在微软有过交集,也不相识,但是我很佩服你能在微软做到那么高的位置,你非一般常人。但是今天我想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和你交流几句,不需要在意,更不需要思考,就当听八卦一下,你走眼不走心就好。

第一,我们有相似的背景。我在2004年从微软加入盛大网络也和你今天一样成为新闻,甚至是更大的新闻。那个时候的中国创业公司都非常草根,不像今天的BAT已经成为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我们都是从外企进入中国的民企的,而且空降的职位都是总裁,看上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

第二,我们有相似的环境。当年的陈天桥和今天的李彦宏都是商界的英雄,在国内商业具有很大影响力,在公司内部拥有独一无二的威望。任何一个外来者,无论你过去有多么风光,来到这样的创业成功的企业后,你在外还继续拥有光环,但是在公司内部你已经失去所有的光环,因为这样的公司只习惯于一个人的光环。陈天桥和弟弟陈大年在管理公司,李彦宏和太太马东敏也在管理公司。陈天桥和李彦宏都是既懂技术又懂管理,而且还精力旺盛,比我们都年轻。

第三,我们有相似的期待。百度对你的期待甚至要高于当年盛大对我的期待。因为当时的盛大还不是一个大公司,它只是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的领跑者。而今天的百度是全球互联网公司的巨头,百度期待你能给百度带来新的活力,找到新的突破方向来解决百度未来的成长瓶颈期问题。

我现在都能想象出你现在在百度的每天的工作场景和每一次会议的场景,这和你在雅虎和微软的场景会很不一样,你不会习惯但是你也无法改变。你也会发现原来下面的人都很听话,但是一旦到执行层面很难推动,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听那个人的指示和态度,至少短期内你不要想去改变他们,也许在你的任期内也不能改变他们。刚开始你会觉得很无助甚至会生气,但是你需要慢慢适应,因为你改变不了。

我在盛大的四年是我职业生涯宝贵的四年,不是我做出了的业绩。盛大的四年让我找到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在中国民营企业这个特殊土壤的生存法则并能给民营企业带来价值的经验。也许这些经验只适用于我或者盛大,所以你也还是把它当成八卦就好。

第一,不计名不计权。你现在是百度总裁,但是其实在百度内部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只有一个老板的工作方式,这和外企完全不一样。也许你被授予了一系列的人事权和财权,但是最终还是会到那个人那里最后决策,虽然他会非常尊重你的观点也会支持你的观点。所以在百度,你不需要去在乎名在乎权。

第二,不计较分工。我在盛大的时候我和陈天桥的约定就是,陈天桥不做的都是我做,这样就避免二人同做一件事情,避免了可能产生分歧的空间。我当时不懂游戏,而你比我要处于强势的多,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计算等等都是你的长项,李彦宏和你完全可以不做同样的事情的。

第三,不计较得失。百度对你的期待一定是全部的奉献,既然是奉献,所以就不能计较得失。对你来说,最大的可能就是未能完成你自己给自己的百度使命。

我知道你早就实现了财富自由,你会毫无顾忌地去展开工作,但是现实还是现实,所以为了完成你自身的百度使命,你可能还是需要做些调整。我们都希望你能把百度带进一个在新领域的世界领导者的地位,也成为中国的骄傲,我们都希望不断听到你和百度的好消息。

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希望有机会见面。

唐骏

2016年1月

尾声

综上所述,陆奇的海归,在全球化时代,与其说是“毅然辞职”,不如说是“落荒而逃”,与其说是回国报效祖国,不如说是放弃了更为重要的全球化高科技前滩阵地。

印美的走近,中美的疏离,泾渭分明。

在这一点上,中国高管的视野远不如印度人的视野辽阔,宽广。

百度公司,早已是夕阳企业,今不如昔,积重难返。

陆奇任重而道远,好运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