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中国高铁“走出去”为何步履维艰?

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Design Corp.)总工程师Li Guanghe在中国主持修建过技术最为复杂的一些铁路。现在他面临迄今为止最艰巨的挑战:在海外开展工作,修建泰国的一条旗舰铁路项目。该项目可能关系到中国能否实现其出口高铁的愿望。

出口高铁是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带一路”倡议的远大抱负之一,该倡议旨在升级从非洲到太平洋地区国家的贸易和运输网络。不过,虽然在高铁项目背后动用了外交影响力,但中国在说服未来合作伙伴采用这项成本高昂的技术方面并不顺利。

经过多年停滞后,泰国去年11月开始启动一条高铁项目耗资55亿美元的一期工作,中国希望这条铁路最终会构成中国-新加坡铁路线的一部分,这条铁路线可能为中国铁路承包商带来丰厚利润。现在压力集中在Li Guanghe身上,他要完成首段长157英里(约合249.6公里)连接曼谷与呵叻的路段。

作为该项目负责人的Li Guanghe表示:“压力很大。”工程车辆在位于帮亚索的新建项目工地上隆隆驶过,帮亚索是泰国东北部的一个小镇,周围被玉米地和丘陵环绕。

Li表示:“一带一路倡议要取得成功,中泰高铁是重要一环。我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做到最好。”

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高铁网络,总里程超过15,000英里(24,140公里)。世界银行将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归功于庞大的公共工程建设。不过未来10年中国国内的建设活动料将放缓,这令中国出口高铁的兴趣增强,而且宜早不宜迟。

美国智囊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人员Jonathan Hillman称,中国外交人员在到处推销高铁。他表示,他们在推销时通常不会考虑这些国家是否真正需要高铁项目。

泰国和老挝是中国取得具体进展的仅有的两个国家,在这些国家,令对方从不情愿到作出确定承诺,中国官员需要长达10年的时间进行谈判。

Li Guanghe是泰国高铁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可能关系到中国能否实现其出口高铁的愿望。

这条拟建的泛亚铁路全长2,200英里(约合3,540公里),从中国南部开始,途经老挝、泰国(1,000英里的中间部分)和马来西亚,到达新加坡。该系统将是全新的,目前东南亚尚无高铁。

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顾问Agatha Kratz称,这一高铁网最初是由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构想的,但现在推动这一构想成为现实的却是中国,中国已将此变成了自己的计划。Kratz曾撰写过有关中国所谓的铁路外交的文章。

该项目面临有关乘客需求及缺乏民众支持的质疑。帮亚索一名53岁的工人Sompot Kaewlaharn说,他买不起高铁车票。他承认,旧式火车是慢,但跟泰国的许多铁路服务一样也是免费的。

他表示,泰国政府之所以这样做似乎是因为想讨好中国,因为中国很强大。

一位了解相关谈判的泰国官员也持类似观点,这位官员表示,中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泰国来确保该铁路项目的推进。

在泰国呵叻府巴冲县展出的一个中国高速子弹头列车模型。照片摄于12月21日。

巴育.詹欧差(Prayuth Chan-ocha)领导下的泰国政府最初是在2014年批准了中国支持的这一高铁计划,巴育在同一年推翻了泰国民选政府。泰国政府批准该计划之际正值泰国的新领导层作出了改革该国老旧基础设施的承诺。

但是后来,围绕泰国须向中国提供的铁路项目贷款支付多少利息的问题上,双方未能谈拢。2016年,巴育宣布,泰国将自行为第一阶段项目筹资,并选择泰国的承建商,中国只需提供设备和技术协助,这让中国政府感到失望。

Kratz表示:“泰国在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中国则催促泰国行动。据在场泰国官员称,在2016年底杭州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接连有中国官员对受邀出席峰会的巴育表示,对项目迟迟未上马感到不满。

这位知情人士称,峰会期间,中方外交人员不断向巴育施压,直到他同意启动项目才罢。

中共外交部及泰国总理府发言人均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今年早些时候,一个施工队伍在泰国帮亚索进行高铁线路的地面平整工作,这条线路将与一条现存的铁路轨道并行。

Li于去年7月抵达泰国,中国政府要求他在58个月的合同期内将项目建设完毕。他带领的团队包括50名中国专家和400名泰国承建商,在2月份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些工人在平整项目首两英里的土地。

Li曾主持修建了从中国城市宜昌至温州的铁路,这段铁路途经泥泞山区,建设难度相当大。他表示,泰国项目相对简单,但困难在文化和政治层面,而非在技术上。他说,作为外国人推进项目无比艰难。

泰国国家铁路局(State Railway of Thailand)项目工程师Veerayuth Kaewsawang是Li在该项目中的高级合作伙伴。Kaewsawang也表示,由于需要通过翻译讨论线路的每一个细节,这可能是一项艰苦的工程。他说:“我们几乎在所有事情上都要谈判。”

虽然中国向邻国施加了压力,要求这些国家支持其高铁计划,但中国对于拿到订单的迫切希望也使得一些小国获得了谈判筹码。

为说服老挝参与该铁路项目,中国不得不同意自掏腰包为这项规模60亿美元的项目提供大部分资金。泰国政府也没有接受中国最初的计划,而是选择修建一条成本较低、速度较慢的高铁。

在终于促使这些项目开始推进之后,如果希望说服包括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内的其他潜在买家也参与进来,中国需要这些项目取得成功。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对这条泛亚铁路的新马高铁段工程进行招标。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Hillman称,就此而言,泰国和老挝的项目对中国是一把双刃剑,这些项目的成败可能关系到中国能否捍卫其作为可靠高铁提供商的声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