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屡被举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不倒 怕出第二个衣俊卿

他最引以为傲的应该是“曾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讲课,近年多次出席中央领导召开的座谈会,上报的内参获得多位中央领导的批示”。比如2002年2月在江泽民主持的理论座谈会上汇报改革思路,2004年5月在胡锦涛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讲课。换个时髦的名词说就是“高层智囊”。

被中共官媒捧为“著名经济学家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程恩富。(网络图片)

近日,看到一封没有标注具体日期的写给中共中央巡视组的《关于社科院马克思主义学部主任程恩富违纪问题的举报(信)》,信中透露了大量程恩富在政治、学术、经济和工作作风上的拙言劣行,按照信中所言,他的所为“严重污损了中国社科院的社会声誉,严重污损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集体声誉……”。

是否污损了本就不堪的社科院的名声不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举报信称,社科院有人近八年来不断向相关党组和纪检部门反映,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反应。有知情人一语道破:“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是一个政绩工程,程恩富的问题再大,也得捂著!”“不死人,是不会处理的!”

资料显示,中央巡视组是在2015年11月巡视中科院的,举报信大概也是在那时候提交的。不过,两年多走过,程恩富依然屹立不倒,还在中共刚刚招魂马克思的声势浩大的运动中参加大会,发表演讲,印证了举报信中所言的“程恩富的问题再大,也得捂著”。

1950年出生的程恩富是何许人也?中共的官媒为我们描摹了这样一个程恩富。他的头衔是“著名经济学家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职务为“中国社科院首批学部委员、学部主席团成员兼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博士生导师;社科院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社科院院长;中国社科院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主任”,等等。

他的经历是“1972年4月至1989年3月执教上海复旦园,1989年4月至2005年9月任教上海财经大学,其后至今在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他还在海内外报刊发表400多篇文章,独著和合编20多本书,多次获奖,被不少媒体高调宣传,甚至还有媒体称其为“我国第四代经济学家的代表之一”、“中国最有创见的经济学家之一”。

而他最引以为傲的应该是“曾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讲课,近年多次出席中央领导召开的座谈会,上报的内参获得多位中央领导的批示”。比如2002年2月在江泽民主持的理论座谈会上汇报改革思路,2004年5月在胡锦涛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讲课。换个时髦的名词说就是“高层智囊”。

另有文章透露,程恩富之所以从上海调到北京社科院,是因为胡锦涛上台后,急需理论与思想路线方面的支持,专事马列主义与市场经济学关系的研究的程恩富由此得以入京。据说2006年5月胡锦涛访美前夕,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还曾委托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接触程恩富,意图了解最新的中共施政的动向。

这样春风得意的程恩富到底会有什么问题呢?还是回到开篇提及的举报信,其曝出的问题如下:

一、原本在上海财大名不见经传、仅为处级官员的程恩富,是靠投机和行贿原社科院马列所老所长李崇富而当上社科院新成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的,在李按时退休后,顺位当上院长,属于连升三级。

二、到了社科院后的程恩富,采用各种卑劣手段,拉帮结派,排除异己,制造一言堂,且时时给自己造声势。出外讲课,少则数千,多则数万,但从来不纳税,而是让邀请单位为其避税。此外,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到处“圈钱”,只要给他行贿就可以评职称、发文章、报课题等,即通过培训、刊物、评选项目敛财等;至于科研经费则巧立名目据为己有。

三、评职称、进人、招生等暗箱操作,存在腐败行为。据悉,马院编制为150人,但绝大部分人员调入都是程恩富和书记侯惠勤两人决定的。

四、“创新马克思主义”是程恩富当上副院长的敲门砖,但另一些研究马列的认为他的“创新把坚持给颠覆了”,是一场政治闹剧。不过,程恩富的“马克思主义创新派”的内容与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其创新说也为官方、高层借用,如官方称“马克思主义的活力在于永不枯竭的理论创新”。

五、存在诸多学术腐败现象,如其文字一是由人代笔,二是一稿变换题目后两投或多投,三是著作存在抄袭现象。

显然,举报信中所描摹的是完全不同于中共宣传的程恩富的形象,贪污腐败不说,而且还拉帮结伙,搞小圈子,学术造假。其与前几年曝出丑闻的、也是研究马列的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有得一拼。估计再深挖挖,程恩富也免不了与情色丑闻挂上钩。

至于中央巡视组为何不处理程恩富,应该与怕失了颜面乃至引发社会更大反响有关。一个衣俊卿已是闹得沸沸扬扬,其所为不仅揭开了马克思主义和中共的画皮,也大大的影响了一大批人对中共的看法;如今,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的院长若再曝出什么丑闻,刚刚招魂完马克思,并将其主义提升到新高度的中共,脆弱的内心哪堪忍受?所以,还是那句话,“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是一个政绩工程,程恩富的问题再大,也得捂著”。而捂著捂著,中共就在疏忽间灰飞烟灭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