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蔡朝阳:在告密与监控中慢慢长大 《1984》弱爆了

在中国的校园里,监控与告密,就是孩子们所遭遇的日常。只不过这次,监控升级了,加入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是奥威尔老师所没有遇见到的新形势。传统学校对学生的管理,虽然有网格化管理、层级化管理的精细,但基本上还是靠人力。所谓‌‌“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

每次有关监控啊,隐私啊之类的话题出现,就有一群人在那里大叫:1984要来了。来什么来,难道你不是一直生活在1984的平方里吗?监控与告密,不就是中国学校的日常吗,装什么外宾。

我认识一个小朋友,从小跟我一起玩《帝国时代》,是个顽皮、活泼、古灵精怪的孩子。读了初中,我见到他,突然发现他全变了,变得畏畏缩缩,似乎动辄得咎的样子。后来他妈妈告诉我,进了初中,这个初中教室装有摄像头,于是多么天真活泼的孩子都完蛋了,因为老师始终在你背后,盯着你的脊梁骨看。你是不是感到,背脊里一直在丝丝地冒凉气?

我还听过听过几个初中小姑娘在吐槽,谁的学校更严厉,不准怎么样不准怎么样。其中一个小姑娘说,你们算什么啊,我们学校,不准笑。在旁边听着的四年级男孩菜虫惊讶地问,那笑了会怎么样。初中的姐姐于是很无语,震惊于四年级男生的没见过世面——每个教室都装着摄像头,老师只要打开电脑就能看见你在干嘛,你还敢随便说笑吗?

现在,这种摄像头也已经弱爆了,因为人工智能来了。据《新京报》5月18日报道,杭州第十一中学率先启用了所谓的‌‌“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该系统可实现无感‌‌“刷脸‌‌”考勤,同时通过摄像头,还可对课堂上学生的行为进行统计分析,并对异常行为实时反馈。

《新京报》描述道:‌‌“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还可对课堂上学生的行为进行统计分析,还有对学生异常行为实时反馈的附加功能。校方负责人介绍,系统每隔30秒会进行一次扫描,针对学生们阅读、举手、书写、起立、听讲、趴桌子等6种行为,再结合面部表情是高兴、伤心,还是愤怒、反感,分析出学生们在课堂上的状态。

‌‌“所采集的只是学生行为状态信息,进而转换成代码进行分析,而不是课堂录像,不涉及学生们的隐私。‌‌”杭州第十一中学副校长张冠超昨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看到这句话,我简直也很无语——都‌‌“针对学生们阅读、举手、书写、起立、听讲、趴桌子等6种行为,再结合面部表情是高兴、伤心,还是愤怒、反感,分析出学生们在课堂上的状态‌‌”了,这还不涉及隐私?请问校长大人您所认为的隐私究竟是指啥呢?

在中国的校园里,监控与告密,就是孩子们所遭遇的日常。只不过这次,监控升级了,加入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是奥威尔老师所没有遇见到的新形势。

传统学校对学生的管理,虽然有网格化管理、层级化管理的精细,但基本上还是靠人力。所谓‌‌“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管理学生,一般通过班主任。班主任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掌控班级的全局。怎么掌控呢,无非就是通过鼓励告密与加强监控。星罗棋布的班干部,不要以为这是来为学生服务的,而是一个个散落在群体里的信息员。

我高中时,监控系统还没有这么严密,没有摄像头,更没有人脸识别。有一次,我被班主任叫去训话,发现我自修课说的闲话,干的坏事,他全知道,真是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瞬间我就惊呆了,防线全部崩溃。高中毕业很多年才知道,是我同桌说的,我的同桌就是班主任安插在坏分子心脏边上的一把尖刀,你待如何?

很多班主任对全班同学,一直就是有罪推定。你乖,不是因为你乖,而是没有被班主任捉住而已。做过中国的中学生的,一定有这样的体验:一堂自修课,老师不在,孩子们闹得这个欢腾啊,教室里简直沸反盈天,可是,突然有一瞬间,全班刹那间安静下来,安静地诡异极了——你必然知道,这个时候,班主任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后门口了。

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以凸显班主任的威权,班主任都不穿硬底的鞋子,就是为了怕你听出他的脚步声。在监控孩子,抓孩子们的现行这件事上,有些班主任,真比狐狸还狡猾,比猫咪还轻盈,比豺狼还凶狠……我只是说有些班主任,请不要对号入座。

我想,杭州第十一中学的主事者,在成为主事者之前,恐怕也是当过班主任的吧。总之深谙校园管理之道——核心便在于监控。

在安装天眼这件事上,他对掌控全局的渴望,令人目瞪口呆。控制型人格总是这样的,越害怕失控,就越是控制。而事实上,他本人又被上一个层级所控制。他在控制别人的同时,也渴望被控制。说白了,控制型的人格,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奴性人格,施虐与受虐的结合体。

而对隐私的漠视,则令人震惊,虽然尊重隐私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起码诉求。但学校的管理者显然不是这样认为的。或者说,学校的管理者,对隐私的定义,跟社会共识的隐私显著不同。就像李彦宏老师曾经说的,中国的老百姓对隐私没那么在乎,他们乐意用隐私换取便利。但那是李彦宏老师自己不在乎,也许孩子们在乎呢。

我还觉得吧,力推在教室里装摄像头,装天眼的这部分人,有偷窥欲。你看在人家,而人家看不到你,就好像有一种邪恶的快感。这跟某些住宅密集区,偷窥狂用高倍望远镜偷看别人的行径,有什么区别?

‌‌“老大哥在看着你‌‌”,奥威尔老师说。现在,老大哥还可以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分析你。无所逃于天地间,你待如何?

我不得不说,用人脸识别技术监控教室的这个事情,是一种邪恶。我们用这种邪恶的手段,又将带给我们的孩子怎么样的教育,培养怎么样的未来者,塑造怎么样的人格?

唐映红老师说,学校将学生物化,孩子们就会低自尊以及物化他人,这样的孩子长大后,高概率冷血、残酷、工具主义和功利主义。

白宇极老师则想到了边沁所设计的圆形监狱,这个监狱里,狱卒可以在任何角度看见罪犯,罪犯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

唐白两位老师都GET到了,在监控学生的行为中,显然并没有把学生当人,而是将之物化了,甚至当做了罪犯。这样,这个场域,还能被叫做学校吗?

不要再说《1984》了。现在的技术手段,已经高出《1984》不知凡几。就像有人写《浪潮》的影评,一脸理中客,好像完全不知道在你国,根本就是一浪高过一浪。

但我也不全然悲观,在《楚门的世界》里,吉姆凯瑞,后来认识到了真相,于是他勇敢地去追求真爱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