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高天韵:朝鲜人为什么爱看美国电影?

脱北者、人权活动者朴延美曾在朝鲜家中偷偷观看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当时,这个爱的故事令她〝非常困惑〞,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过父亲对母亲说〝爱〞,〝我妈妈也没有说过她爱我。我曾认为爱只能是对伟大领袖表达的。〞朴延美这样描述朝鲜人民的生活:〝就像水里的鱼感觉不到水的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生于朝鲜死于朝鲜,你会变得一无所知,不会意识到你是奴隶。朝鲜人对发出自己的声音深深恐惧,因为一个轻微的冒犯,就会株连三代。〞

朝鲜人为什么爱看美国电影?据报导,在美朝峰会的消息发布后,朝鲜民众对美国小说和电影的兴趣日渐提升。这个现象很有意思。

在共产极权的喉舌笔下,美国往往是头号标靶,被视为〝腐朽〞之典型。但是,对于信息封锁之下的民众来说,美国的文化,尤其是音乐、电影和小说,一直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曾经去过朝鲜的旅客,都体验过那里严格的边检。排查对象包括DVD、杂志、相机、手机等等,其中来自韩国和美国的〝宣传材料〞更是禁品。但是,即便如此,在朝鲜的〝地下〞市场,盗版的外国电影和电视剧仍然流传无阻。看禁片的人太多了,政府根本对付不过来。

2015年11月《卫报》报导,脱北后在美国生活的Je Son Lee分析了朝鲜人喜欢美国动作电影的一个原因:在电影里,英雄人物与坏人战斗,拯救自己的城市或者这个世界。Je Son说:〝而坏人们正在俘虏所有的朝鲜人民。〞

查尔斯・柳曾是朝鲜的街头流浪儿,靠乞讨和非法交易为生。他也将外国电影复制到记忆卡上、出售赚钱。他说,这些电影令他对外国的生活和自由心生好奇,他受到鼓舞、计划外逃。几经辗转,他于2012年抵达美国。在〝新大陆〞,他手执写着〝liberty〞(自由)的小旗,微笑留影。

在编译报导里,查尔斯说:〝我们从小就被洗脑,所有我学到的都是谎言……而最差劲的就是被告知,朝鲜人比韩国人有钱。〞

脱北者、人权活动者朴延美曾在朝鲜家中偷偷观看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当时,这个爱的故事令她〝非常困惑〞,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过父亲对母亲说〝爱〞,〝我妈妈也没有说过她爱我。我曾认为爱只能是对伟大领袖表达的。〞

朴延美这样描述朝鲜人民的生活:〝就像水里的鱼感觉不到水的存在,一代又一代人,生于朝鲜死于朝鲜,你会变得一无所知,不会意识到你是奴隶。朝鲜人对发出自己的声音深深恐惧,因为一个轻微的冒犯,就会株连三代。〞

她说,没有互联网,信息封闭,〝我们一直被灌输,领导人正在为了人民忍饥挨饿,为了人民跟美国日本作斗争。人民觉得他们是神……〞

去年11月,澳洲九号电视台节目《60分钟》的记者Tom Steinfort获准进入朝鲜拍摄节目。在访问松涛园国际儿童夏令营时,一名正在玩射击游戏的男孩子说:〝我很高兴能杀美国人。〞他问:〝你想像你正在射杀美国人?〞孩子说:〝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儿童的话,揭开了魔鬼的外衣。共产极权的宣传洗脑,不断制造〝敌人〞。凡是与邪恶意识不同流的个人、群体或国度,都被丑化、妖魔化,被定为打击的对象。暴政所为,就是煽动仇恨、鼓动暴力,对爱、希望、自由和真相,统统扼杀、排斥。

有人说过:〝一旦开放,金家的谎言就会被戳穿。他们的统治会在瞬间崩溃。〞

事实表明,没有不透风的墙。朝鲜的民众在痛苦中体验、分辨、脱逃。向他们灌输〝仇美论〞的〝领袖〞,从未间断舞宴笙歌。正如大陆的百姓亦看清,中共的高官们,早把美、加、澳等西方社会,选为自己和家人的理想居处。而对内,却把最丑陋的谎言和最严酷的奴役加诸本国人民。

美国的电影、电视剧和小说,是破解洗脑术、愚民术的一道风景。因为那一块土地,象征自由、给梦想翅膀,是激励心灵、抗衡邪恶的新奇世界。

在文艺窗口之外,还有更丰富、更震撼的真相,能够穿透红雾,解脱枷锁,帮助人们恢复人的正常情感和思维。

川金会或生变数,然而,自由的风会继续吹,追寻的脚步也不会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