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汤志敏 :在败落的天堂里拾捡破碎的记忆--我的自白

一自由是爱的要义

来时,我驾着彩云,去时,我踏着迷雾。请不要惋惜,也不要难过,更不要因为你见过我而后悔,一切的一切,缘分早已注定。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的到来,已然是一道彩虹,我的言论,已然成了天空中的星星,点点烁錣。我不要你的感激和泪涕,我只是要把自由传递。

你问:自由?有什么价值?请原谅,我无法回答,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没有了自由,就等于没有了生命,你会明白,自由原本就是大爱和大义。

图片说明:本文作者汤志敏

二虽平安返回却亲离众叛

我和孩子们已经如期于5月17日晚上平安返回比利时家里,匆匆给出发前准备的后援“大部队”报了平安,还未来得及整理我们的思绪和照片,就收到了来自各方面和我断交的信息。

首先是那些一直就反对我回国的朋友,他们不相信我没有被抓,没有被骚扰,就这样平安的纯洁的回来了,他们认为我肯定是为了我个人的安全,出卖了别人了,否则,怎么可能?

解释没有意义,我欣然接收他们的断交。随他们去吧,通向自由的路是每一个人自己的人生课题,要他们自己去走。

紧接着就是来自国内亲人的断交,首当其冲的是我的亲妹妹,她虽然全程陪同了我们的行程,可还是真的就和我断绝了关系啊!我发给她的私信发不出去。只好在我们建立的“我爱我家”群里公开发表。

此次中国行的最后两天,因为思维观念不同,我们吵了一些嘴。我在生气的时候说如果她怕因为我的敏感的背景给她带来麻烦,我可以和她断绝关系,她认真了!!可我当场就已经向她道歉了呀!

这是她写给我的短信:亲爱的姐姐,知道你们安全到家,我就放心了,所有关心和爱护你的亲人们也都放心了。一个出去了几十年,放弃无数次能加入其他国籍却坚持保留祖国国籍的人,得有怎样的对自己的国家的爱才能做得到。我们都深爱着自己的国家和亲人,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我没上过大学,也没有出过国门,不能拥有你那样的学识和眼界,我只知道让爱我和我爱的人安心幸福的生活,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并不狭隘和无知。时代在进步,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应有相应的进步。当你说要和我段绝关系时,我的心在滴血的痛,我明白原来你们从心底的看不起我,认为我既无知又狭隘,我不配成为你的家人,接受你的断绝关系。最后祝你们一家平安幸福,你及家人的平安是我永远的追求。

我亲爱的好妹妹啊,看到你写的这段话,想了半天不知如何回应。你自己看看你写的这段话有什么毛病吧,我不方便指出,否则你就更要指责我看不起你了。

我认为一个人知识不足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知识是随时可以补充和更新的,况且没有人什么都知道。可是,一个人如果不能接受别人的道歉,且不能宽容别人的和自己的失误,那么,这个人比无知要可恶的多,你说呢?

补充一点:我从来没有说你无知,也从来没有觉得上不上大学是有知和无知的标准。在我们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我的大儿子只是小心翼翼地建议小姨到国外去走走,也许会看到真实的世界。你多心了,好小气!你能不能自己好好找找你自己的内心深处,是不是藏着一颗自卑的,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心!

如果说你无知,那是信息封锁的结果,你被剥夺了起码的知情权,跟你个人没有关系,如果说你狭隘,那是政府的错误,你的信息渠道是不全面的,是偏的,导致你的判断是扭曲的。

再补充一点:我和我的孩子们都没有看不起你,我亲爱的妹妹,相反,我们非常敬佩你。当然,作为姐姐,在佩服你的同时,也会鞭策你,批评你,是希望你更好。看来,生活在不同的社会环境,的确会让人产生文化的差距。

原来,我的妹妹真的是害怕我给她带来麻烦,所以才把断绝关系的提议当真。难为她了,一面是手足亲情,一面是对暴政的恐惧。我感到自己好残忍!让亲人在暴政和亲情这两座大山之间的谷底里徘徊,煎熬。而那里有无数的虫子,苍蝇和蚊子,也许还有老虎,不停留还好,一停留下来便会被咬得遍体鳞伤。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这次的行程,有个侄儿一定要派车接送,他按照我的要求,我们任何一次出行,至少准备两辆以上的车,我和孩子们从不同乘一车。我也和他断交好了,解脱了他吧,于是,我写了公开信:

我的好侄子,我和孩子们从内心里感谢你对我们的热情款待,我们从心底里尊敬你对事业的进取和对亲人的奉献,可是,我们不得不让你失望,我们必须和你断绝关系。这是由于你生活的环境和我们生活的环境所不同所造成的。我们无法设身处地替你分忧,反而会给你添乱,我们感到很遗憾。这个消息我也发给“我爱我家”大组,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决定。

图片说明:作者汤志敏携4个荷兰孩子在中国与家人团聚

三真容露出全家惊愕

在“我爱我家”的群组里。我不得不露出我的真面目,否则他们不会明白我为什么要和亲人们断绝关系。借这个机会,我终于可以讲真话了,这么多天以来,亲人们总是问我家乡是不是很好了啊?共产党政权是不是变好了啊?习近平是不是很伟大啊?他的扶贫工作是不是很到位啊?等等,我绕着圈子地说家乡的口味没变,我的口音也没变,一切都很好,快把我给憋坏了。

我可爱的各位亲人,我是1989年天安门学生绝食运动的参与者,在荷兰我又出版过我的回忆录《流泪的天安门》。1999年我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的父亲”不是我孩子的父亲,也不是我的先生,而是荷兰的记者。我们在家乡录制了一些原始的影片,后来制作成了反应贵州省质朴的人民,生活在贫穷和落后的山里,不会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而政府也完全将他们遗忘的电视纪录片,在荷兰的国家电视台播放。也许我们那小小的举动,刺激了过去的近20年来,无论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大力在贵州省扶贫的决心和行动。

我不是在夸大自己的功劳,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老百姓对政府的决策是有影响力的,无论你多么弱小,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和呼声,就是在共产党的高压下,政府也不得不倾听和解决。

各位亲人,如果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因为我的原因而被官方骚扰,可以考虑到西方人权国家申请政治庇护。但是必须是人先到才能申请,你们明白了吗?

这些国家基本上是以基督教为国教的欧洲西部和北部各国以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们把以无神论为武器的红色共产主义中国和北朝鲜看成是洪水猛兽,但是他们却热爱历史上传统的中国和今天中国的人民。

我的妹妹被我的爱国之心所打动,我想很多人也都被我打动,其中包括2005年以国安的名誉绑架我的流氓,他们也被我对中国的爱而感动。但是,我必须向你们坦白,我所爱的中国是中华民国以及民国以前的中国各朝各代。因为,以马列共产党所独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就不是中国,而是打着中国的招牌控制和压迫中国人的暴力工具。

在历史上,也曾有过像满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统治中原的时代,也曾有过民族和文化的冲突,然而,那些统治中国的少数民族无不主动学习中华先贤古圣留下来的文化,主动遵循仁义礼智信的美德。

而来自西方的共产党幽灵却不是这样,他们打着中国的招牌,把西方恶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供上中国的神坛,取代中华先贤古圣,他们杀我中华精英,毁我中华文明古迹,败我中华人伦道德,坏我中华女儿赖以生存的大好河山,断我中华女儿之智慧,向我们中华女儿强行灌输无神论和斗争哲学,让我们中华女儿互相排斥,互相怀疑,互相践踏,互相残杀,还动不动就用“有外国势力支持”的理由来打击觉醒的同胞。请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人中,哪一个是中国人?哪一个不是外国势力?

如果在战争时期杀人死人是战争的常态,那么,从1949年以来的和平时期,共产党政权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杀害我中华同胞达8千万到一亿之多,这个数字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其中包括我的外公,也是你们的外公,你们的爷爷,你们的老祖,你们的父亲陈德芳。他是怎么死的,死在哪里以及他的尸首究竟在何处,我们一无所知,他曾是中华民国贵州省盘县今盘州市高山乡的乡长,作为后代子孙,我感到无比的耻辱!我无地自容!

最严重的是,这个政权不让中国的人们自由地思考,自由地表达,自由地交流,自由地生活!这难道还是我们文明了5000年的中国吗?这样的中国难道还可以称其为正常人生活的国吗?不!这样的中国明明就是《西游记》故事里的乌鸡国!明明就是人间地狱!

可是,我却支持习近平!也许他能改变这种局面,也许我的这个愿望只是我的一相情愿,也许只是我在无奈中的自我欺骗。因为在当今的政治选举中,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人们选举的不是最优秀的政治领导人,而在糟糕的人中,选出不太糟糕的那一个来领导国家,统治人民,这是人类政治文明的讽刺!是人类道德文明的堕落!

我之所以还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其原因有二,1,我要拿这本在国际上毫无价值的护照来看望我的亲人,因为我的亲人们是共产党暴政的人质!而我一旦拿了外国护照,我将申请不到签证回国。2,我要告诉那些天天煽动老百姓的爱国热情以仇视西方人权国家的老虎们什么叫做爱国!因为那些老虎们的家族和子女早就领取了西方国家的国籍,他们早就想好了退路,因为他们知道共产党的末日马上就要来到,他们知道他们在中国做尽了坏事,天理难容!他们也早已经把中国国库里本来属于包括你们在内的中国百姓的钱财转移到了其他国家,变成了他们的私人财产!所以你们才会没日没夜地工作而永远也赶不上飞涨的物价!

好了,就算我和你们告别了。各位珍重了,后会有期!

最后,我无意将我的思想强加给你们,更无意改变你们的思维方式和世界观,我只是在讲述我个人的观点,和你们没有关系!人各有命,你们的命运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你们的幸福需要你们自己去争取,我无法取代,对不住了。

如果有人想要了解真实的中国和真实的世界,请使用翻墙软件,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

我的话还没说完,翻墙软件还未寄出,我已经被我的亲妹妹逐出了“我爱我家”的家园!正好!我再一次清楚了什么是中国!我再一次领教了什么是言论封锁!

图片说明:汤志敏(前排中)与母亲(前排左二)及母亲的姐妹(前排左一)和部分亲人在外公陈德芳的老屋合影留恋,中共的红军曾在该屋子住过,目前该屋子被列为文物。陈德芳本人被划为地主,被捕后神奇死亡,家人不被允许收尸,询问死因以及尸体的下落,他的家产被没收,子女被赶出家门,沦为孤儿。

四猴子和人,熟是主熟是宾

黔灵山的野猕猴,是我的孩子们一定要去看的一道风景,由于时间仓促,他们必须放弃参观安顺的地下龙宫和在花溪的水上泛舟,他们终于如愿以偿,与黔灵山的野猴子共舞,成了游客们观赏的又一种风景。

到了黔灵山,我突然明白中国人至对于山等同于欧洲人之对于教堂,都是心灵的栖息地,灵魂的休息所,都改变了天空的高度,让人们仰望,同时还都是文化的集散处。不同的是,一个是天成,一个是人造。

一进到黔灵山的山谷,幽怨的二胡和笛子的重奏声铺天盖地而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曲调,也不曾记得我是否曾经听过,只是感到鼻子一阵酸楚,泪水夺眶而出,我听出了演奏者凄惨的生世。我正要前去施舍,被我们的导游——我的妹妹拦住,她怪我多愁善感,多管闲事,她告诉我说,那些人都是退休以后没事做,聚在一起以音乐来打发时间的,人家有退休金,根本不稀罕我的施舍,再说,我也施舍不过来,因为太多了。

无奈我只好放弃了施舍的念头。在整个行程中,我本来就身无分文,一切费用都由我妹妹支付,回到比利时以后才结账的,我深感没有钱的无奈。

越是走进黔灵山的山谷,我越是觉得那些乐团不是在演奏音乐,而是在制造噪音。不同的团体,放着破烂的高音喇叭,有的还唱着歌颂共产党和毛泽东的红歌,互相干扰,把整个山谷搅的乌烟瘴气,不得安宁,真是可惜。

沿着山路的两旁,时时看到人们在烧香,祈祷。有的对着树,有的对着石头,还有一个堆满垃圾的肮脏的佛堂,旁边还坐着一个穿着袈裟的和尚摸样的人在经营香火,我们快步离开了这些地方。

终于爬到了山顶,无数的猕猴随处可见,有的站在路边的栏杆上,有的倒挂在树枝上,有的独处,有的成群结队,互相依偎,悠闲自在,旁若无人,有的则向游客索要食物,不给便抢,宛若他们才是这天地间的主人,人类原本就应该向他们进贡。

大多数游客也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坚果,水果等来喂猴子取乐并合影留恋,可是他们却对那些猴子表现出害怕和鄙视的态度。我觉得不对啊,在中国,人们从小就就必须接受进化论的教育,认为猴子是人类的祖先,如果是这样,人们对待猴子应该向对待自己的祖先那样的虔诚才对啊。

我知道我的祖先肯定不是猴子,但我知道万物有灵,且众生平等,然而物各从其类,在这浩瀚天地宇宙之间,和穆相处,所以我不怕也不嫌弃这些猴子,我可以和它们交流,沟通,甚至我跟它们讲荷兰文,它们也听得懂!我知道它们渴了,想喝水,便叫孩子们拿出我们自己携带的矿泉水来喂给它们喝,有的猴子干脆爬上我家儿子的身上,和他玩耍。这一举动招来游客们的围观和议论,多是出于不解。有游客好奇地问我们是什么人,到底来自哪里。我告诉他们说,我们是神的儿女,来自天上,他们吓得愣愣的,不敢说话!哈哈!真好玩!黔灵山的猴子!

图片说明:1.作者汤志敏在黔灵山喂猴子喝水2,猴子爬到汤志敏儿子的身上玩耍

五公开透明的力量——监督与被监督

我这次回国既没有被抓起来,又没有受到任何方式的骚扰,其原因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没那么重要!建议那些比我重要的人不千万不要效仿,以免遇到不幸,遭到毒害!

我们从在共党体制内工作的家人和亲戚朋友那里,得知我们的行程被赋予了高度的重视,内部下达了两条指令,其一,监视我们,不能让我参与不受欢迎的活动,会见不受欢迎的人士,发表不受欢迎的言论。其二,保护我们,任何人不得接近我们,伤害我们,以保我们尽快离开中国,避免夜长梦多,出乱子。

我们此次回国的目的本来就很单纯:探亲,认亲。所以,我们的行为在官方规定的红线之内。在整个行程中,我从未单独行动,总是有亲人陪伴,恶人也没有对我下手的机会。我倒是随身携带了法轮功的炼功音乐,在中国的这些天,我自己天天炼功,并随时随地在使用着修炼法轮功所赋予我的神通,叫做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清理一切有形和无形的障碍和干扰。

我曾经去当地派出所去登记重新落户,申请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遭到严厉的拒绝,回答是:“你?汤志敏?根本不可能!除非红头文件批准!“紧接着就是办事人员对我的批评:“你在外边活得好好的,回来干什么?!”我听出了对我的关心,也听出了对我的恐惧,担心我回来遭到迫害,也惧怕我给他们的工作造成麻烦。我本来是要按照常规提出申请,只要给我备案就行,因为我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那个时时刻刻可以被监视和跟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所谓身份证!但是,由于我的父亲突然重新住院,我在医院里日夜陪伴,没有功夫去办理了,以后再说了。

我没有被抓起来,也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骚扰,很大的原因,也许是最大的原因,是公开透明,监督和被监督的力量,以及我做了非常非常充分的准备,这个倒是值得推荐和效仿的。

首先,我带着四个荷兰的孩子,其中两个未成年,我儿子说:共产党人可能坏,但绝对不傻,他们敢伤害我们,就是向全世界宣布他们坏,所以,他们不会这样做的。

我们的行程完全公开,包括航班,坏人知道了,在关注,可是,好人也知道了,也在关注,相互制衡,相生相克。安全以否完全取决于我自己的造化,取决于我和神的互动,我记得我的师父曾说过: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只要自己的内心不被带动,什么也动不了你!不是原话,大概是这个意思。

其实,我不怕他们抓我,我倒是隐隐地怕过恶人的阴招,比如:下毒,车祸,栽赃等,所以我在《我的自白》《最后的倾述》一节里把所有能栽赃的手段都罗列了,因此我对于恶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只会给他们招来麻烦。尤其可笑的是我保证不去嫖娼!我的孩子们和我的妹妹觉得一点也不可笑,不好玩。“你能嫖娼吗?”他们问。“所以嘛!”我回答。

我拿中国护照,被成为现代版的张骞,基于此,恶人也不敢轻易伤害我,因为伤害我回暴露他们根本不爱中国的本质。

除此之外,我还准备了一个庞大的国际后援大部队,有记者,律师,政治家,文化名人,也有普通大众,更何况我回国的部分花费都是他们捐献的,我在国内的一举一动都牵挂着他们的心,一旦发生不测,他们就会全力出动,恶人也会算账,伤害我不值得。

总之,公开透明,邀请全世界的人民关注和监督,同时自己的行为检点,真诚地接受监督,这就是民主的胜利,信息公开的胜利!我们终于凯旋而归!去的时候我就是唱着天国乐团的曲子《凯旋》而去的!胜利一定属于光明,属于正义,属于信奉真善忍的人们!

图片说明:汤志敏回国以前在艺术学院的画室里,向给她捐款的朋友们用中英文演唱《We Shall Overcome Someday/我们定会胜利》她说:“我因为爱,因为和平而回中国,我知道我肯定会回来,活着回来!“。背景是她自己的作品。

六拾捡破粹的记忆,外国孩子认祖归宗

我的孩子们来到我生长的村里,觉得一切都很新奇。老大想要知道他妈妈我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诸如,第一所学校,第一个老师等,还要知道我小时候游玩的地方,以及我从山上摔下来,给我的脸上留下疤痕的那块石头等等。他们很喜欢那里的饮食,责问我为什么不在欧洲也给他们做这么好吃的食品。他们四个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就像我小时跟哥哥姐姐们睡一张床那样。最大的文化冲击是村子里的厕所,老二憋了好几天,后来我跟他说,我们打算再住上三个月!无奈和惊吓之中,解决了问题!

在我成长的那个山村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传统的草房和土房被西式的虚假的洋房所替代,我觉得很丑!好在,我的父母还保留着传统的房子。

我不得不说,过去的20年来,无论是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对贵州的扶贫工作高度重视,看得出真的是花了功夫的。无论是路面,水电还是社会福利方面都有了改善。百姓对习近平的支持也是显而易见的。

让我非常遗憾的是村子里那条河的水没了!那是我曾经的天堂,我在那里玩石头,玩小蝌蚪,记忆中,那水甘甜,清凉,那条河也叫甘河,也就是甜水河!可惜了,没了!因为环境的污染,因为生态的恶劣!

我带着孩子们沿着那条干涸的甜水河河床走到上游,在村子的尽头,我们终于发现还有细细的溪水在流淌。他们好高兴,象当年我在河水里捡拾光溜溜的鹅暖石那样,他们也捡拾了一些石头,作为纪念带回荷兰,带回比利时。

我们在家的那几天,我的三儿子满18周岁。我们为他们四个兄妹在自家神坛前举行了认祖归宗的仪式,起名汤世明,汤世亮,汤世华,汤世音,他们从此进入了汤氏家谱。三儿子感概地说:今天我满18岁了,不仅从一个懵懂的少年变成了成年男子,也正式成了汤世家族的一员,这个18岁生日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的小女儿为她哥哥演奏了欧洲的洲歌,贝多芬的《欢乐颂》。

作为汤家的一员是值得骄傲的,因为我们汤家的历史和中华民族的历史一样长,而且有史料可考。我们以商朝的建立者商汤的名为姓,承传到今天,这个姓氏一直保留着华夏正统。明朝的开国将军汤和直接就是我们的先祖,汤和被封为信国公,晚年告老还乡,给我们我们留下了对国家对民族只谈奉献,不计得失的风范。

汤和的儿子汤盘被封为镇南将军,被委以收复云贵缅失地的任务。他完成任务以后,在旷野的山泉水里饮马,看到大大小小的金鱼游来游去,向他问候,他把这个现象看成是上天的指示,便留在了当地,与当地民女成亲,定居今贵州省盘州市乐民镇,他的墓地也在此地。而我们正是他的后代子孙,我们的家谱,家神和家风依然保留着明朝的特征。

作为具有如此悠久历史的汤家的一员,也是不容易的,需要继续保留并承传汤氏的美德。我记得,就是在疯狂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家的神坛也是安然无恙的,我们从来没有在自家的神坛上供奉过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这些杀人魔王。

我们的神坛上有天地君亲师的神位。天和地不用解释了,就是大自然,君不仅是指一国之君,更是指人中君子,诸如,岳飞关羽孙中山,神农伏羲和女娲等为中华文化之仁义礼智信奠定了基础和榜样的历史伟人。亲是指历代宗亲,包括爱民如子的一带圣君商汤及职位国家奉献不急个人得失的将军汤和和汤盘。师是指先师孔圣人。这个传统将由我的四个孩子在欧洲继续承传和发扬,任重而道远。

图片说明:汤志敏带着他的四个荷兰孩子在她成长的村子里的甜水河里寻找石头,带回欧洲作为纪念。

视频说明:汤志敏为她的四个荷兰孩子在自家神坛前举行认祖归宗仪式

七时光不老人不散,相约明年西藏见

我的父亲自从得知我们要回来,病情已经稳定,且已经出院,可是,我们回到家的第二天,就又因为尿血而重新住院。经多家医院检查,没有肿瘤或癌变的症状,但是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流血。

我跟爸爸说,这是好事,是由于气血长期淤阻不通,拥堵在体内,造成了各种症状。现在我在爸爸身边,我炼功这么多年,我身上所带的能量就可以自动地给爸爸调整身体,打通那些淤塞不通的筋络。

气行则血行,多余的不好的血当然要被清理出来的。这本来是人身体的自我康复能力,人人皆有的,只是今天的人们太过于依赖药物和医疗手段,不但使机体自我康复的本能减弱或消失,还因为药物的副作用让身体变异。

我请爸爸放下所有的顾虑,快乐地享受每一天,就算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他今年已经75岁了,儿女成群,子孙满堂,也见过了许多场面,不该遗憾了,可以笑着告别了。

当然作为儿女,我希望爸爸坚强起来,相信自己能够战胜病魔,因为最好的医生其实是人自己,医生永远也医治不了那些自己不爱自己的人。

虽然我和妹妹吵嘴,妹妹和我断绝关系,我和侄儿断绝关系,但是我们的下一代自有他们的主张,不跟我们一般见识。同时我也收到其他亲人的祝福和安慰。

文弟弟给我写来《致华姐》:漂洋过海天地行,穷天极地故土情。慈母遥吞相思泪,严父强忍思女心。翻江倒海少时愿,平安吉祥才是真。

另一位侄儿给我写来:时光不老人不散,虽万里之隔,却也隔不断手足情深,亲情是前世注定的福缘,任何的人间烟火也改变不了,且行且珍惜吧!

我的孩子们对中国印象很好,都不想回来了,女儿问我们可不可以每个月回中国一趟,他们对我们大人之间的断绝关系嗤之以鼻,视之为儿戏,觉得多此一举。妹妹的儿子约我的孩子们明年西藏见。我则以此挑战爸爸一定要健康起来,挑战妈妈健康的活着,明年我们一起到西藏去!

图片说明:汤志敏与1999年抱着大儿子汤世明,背着二儿子汤世亮登上八达岭长城。

全文完

2018年5月19日于比利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