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美视觉艺术家协会纪念六四 709案家属李文足等获奖

李文足:王全璋在2015年7月10号被中共警察抓捕,至今已经近三年了,我们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生死。不仅如此,我的家庭也遭受了中国政府的打压,学校被警方施压,孩子被学校拒收;房东受到威胁,不准租房给我。我的姐夫被官方停掉工作,被逼著来北京哀求我的老父母回老家,因为我的父母帮我照顾孩子,替我分忧。

视觉艺术家协会向当知项欠、张林、李文足(金变玲代领)、以及2013年获奖的朱虞夫(女儿朱丽代领)、吴立红(女儿吴韵蕾代领)颁奖。(黄小山摄)

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在洛杉矶举行纪念六四29周年活动,并颁奖予多名在人权和自由表达方面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有100多位人权活动人士出席活动。(黄小山/刘少风报道)

在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周六(26日)晚举行的纪念活动上,为人权运动抗争并被监禁超过16年的张林、持续为丈夫抗争的709案家属李文足、因拍摄反映西藏人权状况纪录片被判刑6年,并遭受严重酷刑的当知项欠获颁奖项。

协会负责人刘雅雅指出,六四镇压过去了29年,但中国的人权状况依然恶劣,更持续恶化,大量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者被抓捕和关押。

由于709案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至今仍被中共官方严密监控,无法出席颁奖仪式,同样是709案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受托代李文足宣读获奖感言。

李文足在信中指出,王全璋被关押近三年但生死不明,而至今她的家庭不断遭到打压,牵连孩子和亲戚。

她说:王全璋在2015年7月10号被中共警察抓捕,至今已经近三年了,我们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不知道他的生死。不仅如此,我的家庭也遭受了中国政府的打压,学校被警方施压,孩子被学校拒收;房东受到威胁,不准租房给我。我的姐夫被官方停掉工作,被逼著来北京哀求我的老父母回老家,因为我的父母帮我照顾孩子,替我分忧。

李文足透露,她被抓已有八次,为王全璋辩护的律师被抓捕和吊销律师证,也有多达八位。

李文足说:我和孩子的生活在官方24小时的严密监控之下。特殊时期,如两会、美国总统访问中国大陆,一定会被限制人生自由、软禁在家。近三年,我被警察无手续抓到派出所至少八次。为王全璋代理的律师,前后有七位被官方以不同方式的打压,遭遇吊照、注销、抓捕。因为有大家的关注和支持,让我在艰难面前才没有停下脚步。

同为709案律师家属,金变玲透露了江天勇的近况,指他现在已由看守所移交到监狱,但他的身体状况堪忧,特别是记忆力衰减的状况,令人担心;她和孩子也无法与江天勇通话。

而浙江人权活动人士朱虞夫的女儿、江苏无锡环保人士吴立红的女儿,代表父亲领取2013年的奖项,并讲述亲人的遭遇。

朱虞夫的女儿朱丽透露,她在各方的帮助下,已于近期来到美国与哥哥和姑姑团聚,她现在很担心父亲的处境。朱丽透露,因为长期坐监,朱虞夫的身体状况很差,并在两星期前,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视下的他,遭遇一次莫名其妙的车祸,而肇事者已经逃离,当地官方没有作出任何说法。

朱丽说:这事一看就是蓄意的,因为那个人撞他的时候速度,根本就没有慢下来;一般人撞倒的话会按煞车。摔倒以后连车子都摔坏了,他骑的是电瓶车,就腿上受伤然后腰椎间盘突出复发。其他地方可能也撞了,但他没有去医院,所以现在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没有任何人站出来。

朱丽还表示,尽管母亲已为父亲缴纳长达15年的社保,但现在官方剥夺应该拥有的退休金,目前家里的生活也成问题。

2013年自由发言奖获奖者、无锡环保人士吴立红的女儿吴韵蕾亦获邀讲述吴立红的近况。她指在父亲吴立红出狱后,依然被官方24小时严密监视,禁止他工作和离开家乡,申请护照也被拒绝。吴韵蕾称,父亲的愿望就是治理太湖,但竟成为被政府逼害的对象,她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给一个说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