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颜丹:看了欧美临时工的美好遭遇 中国临时工哭晕在厕所

——欧盟国家也有“临时工”

,“临时合同”的关键词也不是“临时”,而是“合同”。意即,哪怕只做临时、短期的工作,也要与雇主签订正式的合同。请问,中国能做到的单位又有几家?在法制健全的国家,员工只要签了合同,就意味着薪资、待遇有所保障。一旦遭遇不公,就可凭借一己之力、寻求司法支援。

在中国大陆,临时工无处不在,成为党政企事业单位领导的“替罪羊”。(网络截图)

近日,大陆多家媒体都在跟风转载《欧盟国家临时工2700万近半年轻员工是临时工》一文。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且不理会,官媒带头在中国晒欧盟的临时工人数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相比之下,更重要的是,看到这篇报导的中国人似乎都已心领神会了。

排在头条的评论称,“这下可以理直气壮的甩锅了”。这话应该附加一个主语,那就是“行政机关、事业单位”的领导及相关负责人。只要发生了影响恶劣的公共事件,领导的解决方式就是甩锅、让临时工背锅。就连百度百科也不得不给中国的“临时工”附上第三层涵义,即“每次事故的替罪羔羊”。

多年前有文章指出,“三鹿事件里挤奶的是临时工,央视大火里搬运烟花的是临时工,上海静安大火里的电焊工是临时工,最近的江西发飙女警,官方也说她是临时工”;“40名保安,他们在合力打死一名少年之后,马上就被昆明方面宣布为临时工”。然而,一出事就找“临时工”,大、小官员们虽用的极为顺手,却并不合法。

中国的《侵权责任法》第34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行政处罚法》第19条也明确指出,“临时工……不能成为独立承担行政执法过程中,造成损害的担责主体”。尽管法律条文在此,但对于众多官员的这种公然违法行为,无论是纪检部门,还是司法部门,都未曾给出清楚、明确的处理或判决结果。

因此,中国仍然有“临时工”继续在各类公共事件中扮演着“背锅侠”的角色。显然,这种“背锅侠”在欧盟2700万临时工当中,恐怕是找不出来。因为人家临时工也好,正式工也罢,都是按劳取酬的雇员,也都受到劳动法的保护,二者之间没有本质差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1995年实施的《劳动法》中也曾规定,(雇员)无“临时工”、“正式工”之分,只有合同期限长短之别。

那么,中国的用人单位在实际操作中,为何要执意造出一个各方面待遇都与正式工形成天壤之别的“临时工”群体呢?这话还得从有“编制”的“行政机关、事业单位”说起。

早在2013年,就有陆媒发文称,“在双轨制的用人模式中,编内人员捧著‘铁饭碗’,享受高福利,编外人员干着苦活累活却只能拿很低的工资”;“占着位置不干活的人多了,在编制有限的情况下,一些单位就只能聘请‘临时工’了”;“与政府部门‘临时工’泛滥相对应的,是各地公职人员‘吃空饷’现象的大量存在”。

不难看出,中国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只能被当作“替罪羊”和“苦力”来使唤的临时工,就是因为特权当道。在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即便都是工作人员,也有编制内对编制外的压榨。受“编制”庇护,就是受中共独揽的权力庇护。

有专家指出,“如果权力都在老百姓的监督下运行,临时工的问题、吃空饷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但从现实状况来看,中国老百姓一无选票,二不能自由组党;在没有其它党派制衡,任由中共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又如何对权力进行监督呢?

既然中国的“临时工”所折射出的是体制问题,那么,体制完全不同的欧盟也就不可能出现这种有着相同内涵的“临时工”。实际上,欧盟统计局所统计的“临时工”,只是那些签订了临时合同的员工而已。

上述文章在援引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时写道,“2700万人是临时合同,占欧盟员工总数的14.3%”;“欧盟国家中年轻人持有临时合同比例最高”;“2017年,近800万年轻员工中,近半(43.9%)为临时合同”。可见,在欧洲人看来,“临时”只表明“合同期限短”,而并不是指“地位低下、身份卑微”。正如中国人所调侃的,人家总统都是临时工。

此外,“临时合同”的关键词也不是“临时”,而是“合同”。意即,哪怕只做临时、短期的工作,也要与雇主签订正式的合同。请问,中国能做到的单位又有几家?在法制健全的国家,员工只要签了合同,就意味着薪资、待遇有所保障。一旦遭遇不公,就可凭借一己之力、寻求司法支援。

曾在《民主的细节》一书中看过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名清洁工为自己讨回公道的真实案例。这名有着晕厥病史、某天晕倒在走廊沙发上的清洁工,被哈佛大学管理处以“上班睡觉”为由解雇了。当他出具了病历,却仍遭到解雇之后,便找到相应的工会组织来为自己维权。这位来自海地的民工一个电话就让美国这家工会向哈佛大学发出了抗议。在工会组织的示威游行中,不少哈佛的教授和学生也参与其中。

迫于压力,哈佛大学不得不坐下来与这名清洁工以及支援他的工会进行谈判。而结果就是,他10月之后恢复上班,过去4个月的工资以及医疗费用全由哈佛补偿。可见在美国,即便签的是临时合同,员工也能置身于法律的保护之下;即便是处在社会底层的清洁工,也不会被肆意沦为“刀俎下的鱼肉”。然而,这种弱势完胜强势的案例,却在如今的中国难得一见。

中国与欧盟,就算要比临时工,也不能仅在数量上进行较量。习惯在数据上造假的中共,要非说中国的临时工比欧盟少,大家也没辙。除此之外,中国的临时工就其特殊性而言,根本就无法与欧盟相提并论。别说临时工,就连正式员工的薪资、待遇、权益等各个方面,恐怕都无法跟人家欧美国家相较。

如今,中共要晒人家的临时工数量,那不就是自取其辱吗?最后招来的,也只能是中国生存状况堪忧的亿万劳工对中共的唾弃而已。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