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大脑”王沪宁江郎才尽 身边人伺机上位

十九大后王沪宁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权势熏天,不但自己身兼多职,自己的多位旧部在宣传口担任要职。时评家陈破空认为,王沪宁江郎才尽,其思想局限也成了整个中国发展的局限。

“三代国师”呈现权势熏天

中共十九大,王沪宁以“笔杆子”身份进入政治局常委会,仍兼政研室主任。

疏理官方人事信息发现,王沪宁至今在中共中央层面每个委员会都有位置,同时插手多领域事务。

王沪宁公开职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接替江派前常委刘云山,负责中共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

2018年2月5日,王沪宁以中央文明委主任的身份主持会议。而在3月中共机构改革后的4个由“领导小组”改名为“委员会”的机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都有王沪宁的座位。

王沪宁现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5月15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在这一中国最高外交决策机构中,王沪宁也得以列席。

不过王沪宁并没有如他的前任,兼任中央党校校长一职。

王沪宁上旧部密集布局

据中共人社部网站24日国务院人事任免消息,王沪宁旧部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兼任国家电影局局长。

王沪宁有“三代国师”之称,其仕途发迹于上海,1995年被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收编,步入政坛。

至此,王晓晖目前一身兼三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政研室副主任、国家电影局局长。

陆媒5月17日的报导显示,中央政研室党建局局长田培炎已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据官方消息显示,曾长期作为王沪宁下属的原中央政研室”副秘书长方江山,已于2018年4月出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副部级)。

2018年2月,一度外放驻中共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纪检组组长的江金权“回炉”政研室,担任分管日常的副主任。

2017年6月份,担任政研室副主任长达8年的潘盛洲外放,任中央纪委驻港澳办纪检组长。

同年,王沪宁当年执教复旦大学时的学生林尚立获得提拔,担任政研室秘书长,他被认为是循王沪宁路线“弃学从政”,林尚立一度被指是王的接班人。

王沪宁中共理论操盘手江郎才尽

王沪宁是炮制中共理论的“高手”,先是为江包装推出所谓的“三个代表”,后来是胡“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推手。而习近平的“中国梦”、以及“习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沪宁。

王沪宁曾为连续三任执政党最高领导人充当谋士,在十九大之后,他最终从后台走向前台,成为极度不得人心的中共红色宣传机器操作者。

时评家陈破空认为,事实上,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才是当今中共的大脑和极左思潮的源泉。王沪宁的思维基础和思想成型,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陈破空披露,文革期间,王沪宁的父亲害怕三个儿子在外惹事,经常把王沪宁等三兄弟关在家里,让他们抄写《毛泽东选集》,或者读马列书籍。在此期间,王沪宁熟读的著作主要是列宁著作,这也是王沪宁的政治学基础。

陈破空认为,王沪宁的思想局限,也成了整个中国发展的局限。

4月23日下午中共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带领政治局委员重温《共产党宣言》,强调《共产党宣言》乃中共党员必修课。

评论人士裴毅然在文章中表示,实在不理解习近平怎么会回身乞灵《共产党宣言》?估计理论和意识形态操盘手王沪宁实在没招了——“共军没子弹了!”。

江胡时代要求中宣部中科院“理论创新”,为邓时代恢复私有制的改革开放寻找理论依据,既要符合马列主义,又得适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奈何“社”“资”不兼容,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南辕北辙,一届届中宣部长、社科院长均无法完成党中央的这一重任。

想来王沪宁也囿于无法“理论创新”,为接承此前的“不忘初心”,只得请习总捡拾《共产党宣言》,穿马恩古装上演当代新戏。

裴毅然认为,中南海应该很清楚当今的民心党心,深知八千余万党员不再信仰“共产”,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无非要求全党(进而要求全国)重新朝拜共产主义。惟如此才能勉强对接毛时代与邓时代,才能将毛的滔天罪恶说成“不成熟的试验”、才能“前后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才能将邓时代说成对毛时代的修正补充、才能维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才能解释一党专政的必要性、才能……这点司马昭之心,自然路人皆知,何况接受七十年“党的教育”的全国革命人民?

不过,习总也许忘了“今夕是何年”,马克思主义已不是当年神秘彼岸的未来时,电子时代已不可能关起门来做皇帝,网封的“金盾”再厚再防火,国人还是能听到墙外的“反革命叫嚣”。要求国人再信一次共产主义,除了让中外嘲笑“黔驴技穷”,岂有它哉?!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