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民生 > 正文

苦熬18天后离世:最后时刻不停喊“妈妈”

谢云涛中毒第三天,亲友看望(受访者供图)

5月26日晚,19岁的谢云涛在历经了痛苦的两个多星期后离开人世。为逼母亲回家,自5月8日喝下百草枯,谢云涛感觉身体里像有一条毒蛇,‌‌“它肆无忌惮地、慢慢地吞噬自己身体‌‌”。(点击查看:宜宾19岁男子喝百草枯:希望我的死,能换来妈妈回家!)被多家医院‌‌“判了死刑‌‌”的谢云涛,靠着父亲手把手输液消炎、吃土方子中药,痛苦地支撑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被民间称为‌‌“死神‌‌”的农药百草枯,其水剂型于2016年7月1日起在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但胶剂型的‌‌“禁令‌‌”被延长至2020年9月1日生效。而谢云涛喝下的,正是目前仍在合法生产、销售的胶剂型百草枯。

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合法的胶剂速变‌‌“水剂‌‌”,仅需一支‌‌“助剂‌‌”。

【死亡日记】

一个百草枯服毒者的最后18天

5月8日深夜,宜宾珙县底洞镇两河村19岁小伙谢云涛敲响父亲谢少奎的门,带着哭腔喊道:‌‌“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有个白色塑料瓶子,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原来,为了劝回离家出走的妈妈,这小伙以吃农药‌‌“逼妈妈‌‌”,他以为‌‌“吓一吓妈妈,她就要回来了‌‌”。

但谢云涛没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没有特效解药。

5月11日

他的口腔开始出现溃烂症状

儿子喝了百草枯的消息让谢少奎急火攻心,气得跺脚。这个45岁的庄稼汉子虽然文化不高,但他知道百草枯的厉害,‌‌“人一但摄入将必死无疑‌‌”。因此,谢少奎种玉米、桑树,都把除草农药由百草枯变成了草甘膦。谢少奎不明白两者的毒性原理有何区别,但他知道百草枯是沾哪儿烂哪儿,而草甘膦是渗入土壤从草根部烂起。

‌‌“他自己说喝了约70亳升,这个剂量大,基本上救不活。‌‌”谢少奎回忆,慌乱中他叫来一众亲友连夜商议,决定将谢云涛送到珙县底洞镇卫生院洗胃,‌‌“死马当作活马医‌‌”,谢云涛曾在喝药后不久呕吐,这让家人觉得可能还有希望。在送医途中,谢家的年轻人们忙作一团,到处打电话求助,根据百草枯瓶子上的400电话,他们得到了必须尽快透析的建议。

在底洞镇卫生院洗胃后,因情况危急,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5月8日凌晨5点40左右,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

5月11日,谢云涛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医生建议出院。‌‌“医生说继续留下来输液也可以,但没有救治的把握,因为百草枯中毒没有特效药。‌‌”回家后,家人商量,不能在家等死,12日晚又送珙县人民医院,第二天再次被要求出院。

谢云涛的遭遇受到关注后,有人专门发起了救助‌‌“谢云涛‌‌”的微信群,群成员一度达到百余人。群友们为谢家献计策,也有人捐款,希望帮助这个不幸的年轻人夺回生命。

5月15日

医院说‌‌“已错过救治窗口期‌‌

12日深夜,热心市民蔡勇、李静怡分别向谢云涛家人提供了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电话,并告知这是一家从事百草枯中毒研究和治疗的试点医疗机构。

家人连夜与崇州医院联系,却又苦于经济条件举棋不定。谢云涛的堂哥告诉记者,为了抢救谢云涛,家里已经花了近两万元,而这个并不富裕的家,此前还欠着不少外债。‌‌“现在母亲离家出走,外婆年纪越来越大,两个妹妹还要读书。‌‌”谢家人担心的是‌‌“人财两空‌‌”。而更多打听来的小道消息让家人不安,很多人告诉他们不必治疗,因为‌‌“百草枯中毒必死无疑‌‌”。

到了15日,谢云涛家人再度联系崇州市人民医院时,被告知喝的剂量太大、时间拖得太长,已经错过了救治窗口期。每天都有亲友前来看望谢云涛,谢云涛出院后,家人很快联系到了曾治好邻村百草枯中毒少年何鹏的老中医。堂哥谢云林开了几小时车,一路问到了位于宜宾高县的‌‌“老王场‌‌”,在中医处抓了两副中药。

‌‌“医生说一顿三匙,刚开始吃了要吐,我就给他喂一匙;慢慢适应后,我认为他中毒深,药力必须加强,增加到了一顿十匙。‌‌”自从儿子出事后,谢少奎几乎没离开过儿子半步。10多年来,谢云涛也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

5月19日

他自拍照发到朋友圈:‌‌“走了,拜拜了‌‌

5月19日下午3点多,谢云涛自拍了面部溃烂处照片,发到朋友圈,配发的文字是:‌‌“走了,拜拜了‌‌”。照片显示其目光无神,面色苍白,嘴辱红肿,面部溃烂点明显。这条朋友圈一度让关心谢云涛的人以为他已经走了。

事实上当时看上去并无危险,让谢少奎有些高兴的是,儿子通过持续服用中药后,似乎有些好转。在没有服用中药前,谢云涛连水都喝不下,一吃就吐,而且10多天未解大便。吃了几天中药后,谢云涛已可进流食,每天可进食融化的雪糕、糖水等,并在20日开始通大便。

5月20日上午,中毒第十二天后,谢云涛口腔、嘴唇、面部都已经溃烂。‌‌“我就是感觉心里难受,不好过得很。‌‌”谢云涛在视频中告诉母亲,自己快要死了,再次恳求她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坚持不回来,‌‌“她说她要好好打工挣钱,供两个妹妹读书‌‌”。

5月21日,谢云涛告诉记者,他感觉口腔的溃烂伤已经有所好转,‌‌“原来胃里烧得凶,现在好多了。‌‌”几天后大家才发现,这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5月22日,谢云涛自己删除了朋友圈‌‌“走了,拜拜了‌‌”这条信息。

5月25日,谢云涛病情恶化,吃不下包括水在内的任何东西,在床上不停地叫‌‌“妈妈‌‌”,如此两天一夜后,他的生命停止在了2018年5月26日23时03分,殁年19岁。

中毒半个多月,谢云涛瘦得皮包骨头、双眼凹陷,轻了至少30斤,身上密密麻麻地发出红色的疹子。没读过几天书的父亲谢少奎在家当起了专职‌‌“医生‌‌”,他从卫生院买来葡萄糖、消炎药、保胃药,每天给儿子输液。谢少奎很后悔错过了最佳救治时机,他曾说‌‌“只能尽人事,期待奇迹。‌‌”

然而,奇迹并未出现。

市场现新型农药‌‌“敌草快‌‌

研究者称里面有‌‌“百草枯‌‌”成分

记者了解到,百草枯停产后,新型农药草甘膦和敌草快又上市了。记者在走访的多个乡镇多家农药门市部,都看到了草甘膦和敌草快的身影。

百草枯致死量一般为10ml,而敌草快为60ml,但敌草快相对好治疗。因此,夏敏团队也转向草甘膦和敌草快中毒研究。‌‌“敌草快本来是新一代除草剂,但价格高农民不喜欢用,厂家商家便将原百草枯加入敌草快中,即百草枯变了个商标为敌草快,中毒实际还是百草枯中毒。‌‌”

与谢云涛家相距不远的‌‌“益农信息社‌‌”店主告诉记者,她的店子本来不卖百草枯。‌‌“因为我自己的地里要除草,所以让儿子从外面带了几瓶回来。‌‌”该店主称她认识谢云涛,知道他是成年人,便以每瓶15元的原价卖了一瓶给谢云涛。‌‌“我只道他是买来除草,怎知这孩子竟要寻此短见?‌‌”

谢云涛中毒后,父亲自知他无救,只能抱着儿子哭泣(受访者供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成都商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