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刘鹤不堪大任?习近平压力山大 无解!

随即有舆论认为是刘鹤不堪大任,匆忙给出结论,最终措手不及。但实际情况是并刘鹤个人误判形势,而是中共体制痼疾使然。在体制与体制的对撞中,中共很难适应民主制度的做法,除了其宣传攻势,左右国人的喜怒哀乐,核心问题往往一筹莫展,就拿“中美经济脱钩”的说法来看就是如此。

半个月之后,美国将公布加征关税的中国产品的最终清单,对中国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消息一出,影响巨大,各方反响强烈。事件反映出中美体制之间天壤之别的差异,也折射出中共穷其招数,但回天乏力。华尔街日报披露,一位身在北京的政府顾问的话称,“他(刘鹤)在国内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中美贸易从争端到谈判,表面上不关乎双方加征关税的中兴通讯如杠杆让谈判一波三折。从白宫对中兴的禁令,让中兴命悬一线,到美国总统川普要放过中兴,而维持禁令,再到川普坚持给中兴一条活路,美国总统的个人意愿在美国两党强烈反对之下,习近平的求情、打电话讨价还价,“最终仍无法停止行政部门依法启动的过程,而行政部门打算祭出特定的投资限制与加强出口管制,也得到立法部门已提出的立法支持”。

中央社的这一说法道出了中美体制本质上的区别。因为这在中国,是可以一个人说了算的。

尽管如此,中兴问题,目前仍就不能说已经完全解决。也可以说,中兴挑起了重燃贸易战的战火。

因此,就在中共为中美贸易第二轮谈判叫好的10天之后,美国没有按照中共体制需要的套路出牌。中共则经历了对外宣称不打贸易战,不会加征关税的一厢情愿之后,再次“亮剑”“奉陪到底”。

随即有舆论认为是刘鹤不堪大任,匆忙给出结论,最终措手不及。但实际情况是并刘鹤个人误判形势,而是中共体制痼疾使然。在体制与体制的对撞中,中共很难适应民主制度的做法,除了其宣传攻势,左右国人的喜怒哀乐,核心问题往往一筹莫展,就拿“中美经济脱钩”的说法来看就是如此。

“中美经济脱钩”中共的政治制度“不允许”

在川普出任美国总统前后,一些经济学家和国际投行对中国经济抱有一股乐观情绪,“中美经济原则上已脱钩”的说法,得到了支持,今日未普评论就认为,如果中国每年260亿美元的芯片进口、200多亿美元的石油进口等等被美国“脱钩”的话,中国经济会出现很多问题。

评论引述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行长李若谷的说法指,“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另立一个市场和美国相抗衡的能力。”

此外美中经济脱钩,将会导致军事方面的对立。“最终会导致美中关系全面摊牌”。而这时最坏的情况是:最后竞争的就是政治制度。

评论分析说,中国的智囊已经看到了美国的朝野共识:中国的发展方向不符合美国的期望值,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在倒退,中国现在做的一切就是试图取代美国的位置。他们认为,中美贸易问题政治化已经不可避免。

中共绑架全中国人与自主创新的困境

上述评论援引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的说法指,中国不依赖美国,中美经济脱钩了就“自力更生”,因为这已经有先例,中共是不怕困难的。未普指,那将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倒退!

外界早已从中兴事件得到了真相。习近平5月28日在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开幕会上再就关键核心技术自主表态,称“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这三个“逼人”表达的迫切却不是近期能够缓解的。“缺芯”的中共在中兴因库存耗尽停摆之后,动作频频,除了以政治任务施压企业,出台规定,募集资金,还宣称“将不计成本地加大芯片投资”。但从以往的经验看,就是花费了大力气的台积电技术的差距却也丝毫没有缩短。

这还是由于困于体制之中的原因,身在大陆的专家胡星斗曾对美国之音表示,芯片不但涉及到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创新体制。还因为国家没有信仰,只崇尚权力和金钱,没有契约精神和诚信概念。在人人自危、假大空盛行的环境之下,“自主创新,并不现实”。

北京大学千人计划讲座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谢宁在接受《财经》杂志的专访时的说法与胡星斗说法相似,“不是中国人没创造力,而是文化环境压抑了创造力”。

中国大陆媒体一些分析,也有所认识,如《天下杂志》近日陈良榕的文章也谈到,除了是因为无法依靠中国市场的优势,中国要以国家力量发展半导体,还有一个结构上的限制──传统政府体制。

以此看来,中共通过政治或行政手段都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结合到中兴董事长在遭美国禁令之后称背后有13亿中国人支持在煽动民族情绪之后,可以引发所谓的爱国热情,甚至抵制美货,但面临13亿美元罚款,恐怕只有中共买单,而最终结果还是会转嫁到中国人身上。

其实,中美贸易争端在暴露出中共体制的致命缺陷的同时,还展开了一个中共危机的“画卷”。而刘鹤的“不白之冤”背后是中共的困境。

习近平压力山大;走不出体制困境

中共十九大前后,习近平思想载入中共章程、随后无限制任期写入宪法,在三位一体的说道中,加强中集权,以威权政治议题开创新的格局,习近平新时代,其出发点是可概括为中国梦,里面涵括了多个层面。

但中共“立党”以来造成的全方位危害,已经使生态严重恶化,并以各种危机显现出来,看中国今日一篇报导归结了习近平还有“三座大山”“五大问题”。

习近平要在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同时,将贫富悬殊问题解决,这本身有巩固政权的考量,但“中共的户口制度与集体所有制下的土地制度是造成贫困的主要原因”,美国三一学院退休经济学教授文贯中对美国之音的这一说法得到了认同。

从过往大陆媒体披露的事实看,扶贫资金被挪用、贫困造假都不是个案,甚至有将公鸭下蛋列入年收入的实际案例。

除了“精准脱贫”,习近平还面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和“污染防治”,而这三座大山都是长期积淀的必然。也是“经济发展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

纽约时报近日梳理了,习近平自己在新书中提出中国面临五个问题,外界也做了点评。这5个问题包括科技上的劣势,仅靠盗窃知识产权等行为谋求改善;二是军事劣势,“武器装备方面,至少落后美国半个世纪”;三是政局暗藏的金融风险,则是由于“中共畸形经济体制”造成,“中共垄断经济和权贵资本糅合在一起,制造出的混乱状况”。第四个方面是联网对中共政权的威胁,互联网的普及,使中共政权的非法性,谎言掩盖下的不光彩历史被揭穿;最后是环境污染引发的社会动荡,中共“大跃进式”的不计后果的“发展模式”,带来一系列环境问题,雾霾、土地污染及水源污染等等,引发的公众愤怒和大型群体维权事件此伏彼起。

这五个方面都威胁者中共体制。因此,在沉重的现实面前,中共要想以个人的智慧,完善的处理任何事物乃至国际问题,都没有可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欧阳理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