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大科学家往返天堂地狱:地狱的两种欲望与天国的两种爱是全然对立的

在近300年前,史威登堡就多次告诉人类,当人没有脱掉肉身时,可以伪装,可以为了自己在世上获得名利地位,而做任何在别人眼里的大小善事,但人终有一死,死即是脱掉肉身,脱掉肉身就要进入史威登堡所说的那三大阶段,他称之为三大状态。

史威登堡说,人在尘世间的这两种欲望使他们最终步入地狱。

当人脱掉肉身之后,那些离体而去的影像,史威登堡称之为灵,按照正规的称呼是主元神、主意识,说白了就是人真正的自己。

在近300年前,史威登堡就多次告诉人类,当人没有脱掉肉身时,可以伪装,可以为了自己在世上获得名利地位,而做任何在别人眼里的大小善事,但人终有一死,死即是脱掉肉身,脱掉肉身就要进入史威登堡所说的那三大阶段,他称之为三大状态。

史威登堡曾说,生前热爱天国、按照神的旨意生活的善人死后有三大状态,第三个状态就是受到神的指教,准备去天国。特别好的,不需要再受到神的指教,直接就上自己应该去的那个天国世界。

恶人死后实际上只有两大状态,也就是第二和三个状态合并在一起了,因为它们在第二状态时与生前一样,依然表现出对神和天国世界的厌恶,所以他们就直接去地狱了,那是他们的最爱。

第一个状态下的灵刚刚死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生前喜欢言行不一的,还可以在那里讲假话,欺骗其他善良的主元神、主意识。但第二个状态中,宇宙的法理就不允许任何离世的生命伪装自己了,这时那些生命就各自投入自己的那个群体,没有一个生命会错入其他群体的。

◎史威登堡亲眼所见的地狱之像

史威登堡在「地狱篇」中这样写道:

至此,人不再是第一个状态下的灵,而是成了真正的灵,因为真正的灵有着与内在秉性相应的面孔和身体,就是说,他的外在形体乃是其内在秉性的像。当前面所描述的第一和第二个状态结束以后,灵魂将变得如此。属灵的眼睛,通过他们的面孔、身体,特别是言行举止,能立时明了他们的秉性。再者,他们既成了真实的自我,就只能与同类的灵待在一起。

在灵界,情感和思想是相通的。灵魂自然而然地走向同类的灵,为他们所吸引,也从中感受到快乐。事实上,他面对着那个方向,因为只有在那个方向,他才能自由地呼吸,面对其它方向却不然。我们当知,在灵界,交流取决于人所面对的方向,在他面前的,通常都是有着同样爱好的人。不论他怎样转动身体,都是如此。

正因如此,地狱之灵全都背对主,面对漆黑幽暗的尘世的太阳和月亮,天国的天使却全都面对那显为天国太阳和月亮的主。

由此可以推断,地狱的人全都沉迷于罪恶和谬误之中,也都面对着各自的欲望。

在天国的光明中,所有地狱之灵显出他们邪恶的形相。事实上,地狱里的每个人都是其恶的形相,因为他们的外表和内心协作如一,内心通过面孔、身体、言语、行为表现出来。所以,看他们的外表,就能了解他们的秉性。笼统而言,他们是蔑视、恐吓、仇恨、报复的形相,残暴和冷酷从里面透现出来。不过,当他们受到赞扬、恭敬、崇拜时,其面容会有所缓和,从而露出喜悦满意之色。

要三言两语描述他们全部的形相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尽管陷入相同罪恶、住在同一地狱群体的人,其面容大体相似。笼统而言,他们的面目皆狰狞可怖,没有生气,如同死尸。有的发黑,有的发红(如小的火炬),有的流脓生疮,有的甚至无脸可见,只见头发或骨头,有的只见牙齿。他们的身体奇形怪状,语言带着愤怒、仇恨、报复。因为他们的言词出自谬见,语气出自恶欲。一言以蔽之,他们全是地狱的像。

史威登堡说:我未曾被允许观看地狱在整体上的形相,我只是被告知,正如整个天国呈现一个人的形状,整个地狱也呈现一个魔鬼的形状,可显现为一个魔鬼的形像。不过,我常得以看见某个地狱或某个地狱群体的形相,因为在称为「地狱之门」的各入口处,通常都有一个怪物,该怪物在总体上显示出当中所有人的形相,它的狰狞可怖也刻画出当中所有人的残暴之性。关于这些,我不忍称述。

他说:我们当知,地狱之灵在天国之光中虽显得如此,他们在彼此眼中却是人模人样的。这是出于主的怜悯,免得他们彼此厌恶。他们彼此看起来,如似天使。不过这只是一种假相,因为当天国之光透入时,恶人的模样就变成怪物的模样,正如前面所描述的。这是他们真实的模样,因为在天国的光明中,一切都显出它真正的本相。这也是他们逃避天国之光,躲入洞穴的原因。洞中的光线好像烧着的炭火或硫磺,当有一丝天国之光透入时,洞中的光就变成一片黑暗。正因如此,地狱被称为漆黑幽暗之所,「漆黑」「幽暗」象征了地狱中由邪恶所生的谬误。

◎一切罪恶和谬误之源

史威登堡在《天国与地狱》这本著作的「地狱篇」里多次使用「我欲」「我执」「物欲」「爱己」和「爱主」「爱邻」。

那么,什么是「我欲」「我执」「物欲」呢?「我欲」就是自己的欲望,「我执」就是自己的执著、自己的最爱和自己的最快乐。

什么是「爱主」「爱邻」呢?所做的一切有意义有价值的事物是遵照神的教诲,出于天国之爱而为的,这是真正的爱神爱邻,因为里面没有掺杂任何尘世的杂质。

史威登堡写道:

「我欲」乃是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不为别人打算,除非对自己有利。对教会、国家、社会,同样如此。即便与人为善,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地位、荣誉。除非看到这些利益,否则他们必想着说:「这有什么意义?我干吗去做?与我有什么关系?」于是将之抛诸脑后。

由此可见,陷入「我欲」的人并不爱主、国家、社会或任何有意义的活动。他们只爱自己,唯一的乐趣在于满足个人的欲望。构成人生命的既是爱与快乐,可见他们的生命是自私的。自私的生命只关心他所执著的一切,从本质上说,人的「我执」全然是恶。

爱自己的人,也爱他所执著的一切,特别是他的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更广泛一点,也包括所有被他称为「自己人」的群体。爱这些人,其实就是爱他自己,因为他将他们视为自己人。另外,他所认定的「自己人」也包括所有称赞、恭敬、崇拜他的人。

将「我欲」与「天国之爱」对照,其性质就显而易见了。天国之爱乃是乐意为教会(300年前的教会)、国家、社会、邻舍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且是为了有意义有价值的事物本身。这是真正的爱神爱邻,因为一切有意义有价值的行为都出于神,也正是我们所当爱的「邻舍」。反之,做这些事若是为了自己,就是把它们当作服侍自己的奴隶来爱。所以,陷入「我欲」的人,想要他的教会、国家、社会、邻舍都成为他的奴隶,而非为他们服务。他们将自己置于这些邻舍之上。所以,当人陷入「我欲」时,就使自己远离了天国,因为他使自己远离了天国之爱。

再者,人若专注于天国之爱,乐意为教会、国家、社会、邻舍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从心里感到快乐,那么他就是为主所引导,因为天国之爱出于主,主在其中。但是,人若陷入「我欲」,为自己的缘故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那么他是为自我所引导,不是为主所引导。这将得出同样的结论:人陷入「我欲」越深,离神就越远,离天国也越远。

为自我所引导就是为「我执」所引导,而「我执」全然是恶。它实际上是人的恶业,表现为爱己过于爱神,爱尘世过于爱天国。

史威登堡还说:见识了地狱之灵的丑陋形相(如前所述,尽是蔑视、恐吓、仇恨、报复的形相),我明白了,笼统而言,它们都是「我欲」和「物欲」的形相。使他们显出此等形相的罪恶,全都可追溯到这两种欲望。

他说:再者,我从天国得知且通过大量经历证实,「我欲」和「物欲」的确在地狱占主导地位,事实上,地狱正是由两者所构成。「爱主」和「爱邻」则在天国占主导地位,事实上,天国正是由此两者所构成。我还得知,地狱的两种欲望与天国的两种爱是全然对立的。(未完待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人民报于星成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