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张鸣:现在的大学就是一个学店

——论教师的倒掉

教师在民国,尽管工资不低,但要说是富人,倒也谈不上,但荣誉性地位很高。因为毕竟有‌‌“天地君亲师‌‌”五达尊的大帽子在,做教师的,自我感觉不错。这样的荣誉感,一直到1949年之后,其实影影绰绰地都还有那么点。所以,大革命的时候,全国上下教师一体挨批挨斗加挨揍,让很多教师感到很崩溃,精神上的崩溃。很多人自杀,就是因为这个。现在如果再来一次,估计这样精神崩溃的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了,因为,在今天,教师已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职业。

讨薪这个事儿,在民国曾经是教育界的一件大事。在前清,负责教育的礼部,外号都是一个‌‌“穷‌‌”字。到了民国,政府没钱的时候,首先受影响的,当然是教育口。但是,让这些教书先生出来讨薪,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好意思,感觉有辱斯文。有的教师,别人都出去上街了,他们就是不去。所以,后来讨薪讨下来的时候,那些冲在前面的健将,就感觉不公平:凭什么你们不出来,工资也发了。所以,他们定了临时性章程,要所有人出来亲领,而不是像往常那样,由会计送到手上。

教师在民国,尽管工资不低,但要说是富人,倒也谈不上,但荣誉性地位很高。因为毕竟有‌‌“天地君亲师‌‌”五达尊的大帽子在,做教师的,自我感觉不错。这样的荣誉感,一直到1949年之后,其实影影绰绰地都还有那么点。所以,大革命的时候,全国上下教师一体挨批挨斗加挨揍,让很多教师感到很崩溃,精神上的崩溃。很多人自杀,就是因为这个。现在如果再来一次,估计这样精神崩溃的人就不会有这么多了,因为,在今天,教师已然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职业。职业荣誉的崩塌,每日每时都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

一次跟一个在公安大学教书的师兄聊天,我问他,你教过的学员,对你感觉怎么样?他说,没什么感觉。在我们那里,学员真正在意的,是区队长。我们这些教课的,对他们的进步没有啥子贡献,自然,人家就不把你当回事。

其实,在普通的大学,也差不太多。人家学生来学校,在意的就是一个文凭,还有就是党票,保研的指标等等,你一个教课,就算你教得再好,给人了不少知识,有能怎么样呢?对人家的‌‌“进步‌‌”,没有多少贡献,人家干嘛要在意你?现在的大学就是一个学店,你所有的,给人家,人家并不在意,没有多少交换价值。

所谓‌‌“传道、授业、解惑‌‌”六个字。只有解惑,还有点用处,但也得是到了人家需要解惑的时候,才能显现出来。而在这种时候,你作为老师,早已经没有影儿了,所以,六个字都没有意义了。

相对而言,中小学老师,对学生的影响,还是要大一点。好些中学标准答案式的知识,到了大学,即使我们怎么纠正,都扳不过来。比如‌‌“漫长的封建社会‌‌”这个概念,无论我怎么纠正,怎么解释实际上中国不存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到期末的考试的时候,人家照样还是‌‌“漫长的封建社会‌‌”,而且所有的概念,几乎都是中学历史教科书上的。对于班上三分之二的学生来说,我一学期的讲授,都白费了。

可惜,中小学老师的影响,除了个别教师中另类之外,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进入社会,大体只有负面的意义。想要谋生,只能靠本能。

我经常在想,我们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甚至到博士研究生,耗费二十几年功夫,除了文凭,到底能给他们什么呢?如果什么都给不了,那么,我们这些做老师,这份职业,这份功夫,又有什么意义呢?人家看不起老师,又有什么奇怪呢?你还别有气,一所大学,即使像北大清华这样的金字塔的塔尖大学,里面最受欢迎的博导,无一例外的是学官,如果有官员的兼职博导,即使一天课也不来上,报考的学生,也是大把的。因为人家有资源,可以帮助学生‌‌“进步‌‌”。

有的地方老师讨薪遭遇严厉的对待,看视频,人家专政机器根本没把老师当盘菜,该怎样,就怎样。我想,即使那里面有教师教过的学生,也不会有多少怜惜。因为,在当初给他们上课的时候,这个职业,所有的光环和荣誉,都已经消失了。

不要再说什么斯文扫地,斯文如果没有死的话,连厕所都扫过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张鸣的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