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周晓辉:从演艺界阴阳合同说中共“阴阳脸”

在川普为了纠正此种不正确的做法,维护美国经济利益,喊出“公平贸易”口号,并向北京施压后,恬不知耻的中共当局却倒打一耙,指责美国发动贸易战,阻挠中国发展,并一再发出“决一死战”的威胁之声,等等。更可笑的是,在川普稍稍制裁了中兴,卡住了中共在高科技上的短板后,中共又随之降低了调门,降低了汽车、药品、日常用品等关税,并在与美贸易谈判中做出了重大妥协。这样的“阴阳脸”如何让人相信?

利比亚反独裁胜利,利比亚民众嘲讽北京阴阳脸,打出中文标语:卡扎菲是说谎者!(视频截图)

近日,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出的演艺界存在阴阳合同的内幕,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所谓“阴阳合同”,是指演艺界的演员等在签署一份公开的合同外,还有一份秘而不宣的合同,前者片酬远远低于后者,目的当然是为了避税。崔永元的曝料揭开了演艺界乱象的一角,毫无疑问,演艺界的阴阳合同绝非个案,而是一个普遍现象,在崔手中,就有一抽屉这样的合同。

随着事件的发酵,地方税务部门业已介入,至于结果怎样,阴阳合同是否会终止,笔者倒不是很乐观。因为浸染在中共党文化,早已潜移默化受到中共“阴阳脸”影响的国人,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不会从骨子里改变这样的行为方式,不过会做的更为隐秘。至于官方,对此种存在于各行各业的行为方式,早已是心知肚明,抓几个倒楣的,却起不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顾名思义,中共“阴阳脸”指的是其明里一套,暗中则是另一套的嘴脸,实质就是一个“骗”字。自中共成立之日起,中共的“阴阳脸”就开始运用,并且运用的是越来越娴熟。

《九评共产党(二)》中曾如此说道:共产党要利用工人阶级,封他们为“最先进的阶级”,“大公无私”,“领导阶级”,“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队”等;共产党要利用农民,称赞他们“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许诺“耕者有其田”;共产党需要资产阶级的帮助,于是封之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同路人”,许诺以“民主共和”;共产党快要被国民党彻底剿灭了,于是大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承诺服从国民党的领导。

然而,抗日战争一打完,中共便大打出手,推翻了国民党政权,建政后很快又消灭了资产阶级,最后把工农变成了彻底的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

同样,中共对待民主党派也是说一套做一套。中共要利用民主党派时,其口号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但是当民主党派提出不符合其思想、言行和组织的,就要加以消灭,“反右”、“文革”中民主党派负责人一个个被打倒,迫害致死,就是明证。

还有,当年毛和中共在言辞上是无比向往美国的民主,欢迎民主的美国的影响力,但1949年建政后,毛和中共迅即变脸,“一边倒”向了苏联,而将美国视为敌人,并通过经年累月的灌输,让中国人相信美国是一个在世界上到处发动战争,到处管“闲事”、干涉别国内政,“亡我之心不死”的霸权主义国家。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再拿近半年来美国川普政府就贸易问题施压中共为例,其根源也是源于中共的“阴阳脸”。当年,西方某些政客抱着“通过推动经济发展使中国融入世界文明体系”的天真愿望,协助中共加入了世贸组织。为此,中共曾做出了许多承诺。然而,在加入世贸后,中共不但迄今没有兑现绝大多数承诺,而且还利用世贸规则漏洞,为中共大肆攫取利益。中国钢铁倾销世界就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例子。

可笑的是,在川普为了纠正此种不正确的做法,维护美国经济利益,喊出“公平贸易”口号,并向北京施压后,恬不知耻的中共当局却倒打一耙,指责美国发动贸易战,阻挠中国发展,并一再发出“决一死战”的威胁之声,等等。

更可笑的是,在川普稍稍制裁了中兴,卡住了中共在高科技上的短板后,中共又随之降低了调门,降低了汽车、药品、日常用品等关税,并在与美贸易谈判中做出了重大妥协。这样的“阴阳脸”如何让人相信?

当然,中共的“阴阳脸”不仅体现在政治上,还体现在其它面面。比如1999年5月至6月,中共一边否认镇压法轮功的传闻,一边磨刀霍霍,并在7月20日统一行动,掀起了一场惨无人道且旷日持久的迫害。

在迫害中,中共各级公检法、行政机关人员,也是将“阴阳脸”运用的颇为娴熟。对待法轮功学员,表面上“和风细雨”劝导无效后就是令人发指的酷刑,说一声“不练”就放回家,反之则被非法关押,直至迫害致死。一方面把人往死里整,一方面却在新闻媒体上说自己如何的关心爱护人民。真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自然,作为中共喉舌的媒体也同样是“阴阳脸”的典范。海外学者何清涟2011年曾写过一篇题为“ Global Times与《环球时报》的阴阳脸”的文章,对此多有揭露。

通过列举若干事实,何清涟分析了这两家媒体是如何运用“阴阳脸”的。比如2011年8月9日,承担外宣使命的Global Times上刊登了对大陆艺术家艾未未的采访,其目的就是向世界释放一些符合中共政府需要的信息,即艾未未现在已经可以“自由发言”了。但中文版的《环球时报》却只字未见。

按照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传播系教授展江所言就是“《环球时报》的报格分裂”。他经过研究比较认为,《环球时报》“在失实甚至编造他人观点方面走得最远”。

不过,《环球时报》掌门人胡锡进的解释一语中的。他表示,Global Times要“做国际视角的中国新闻”,《环球时报》则是要做“中国视角的国际新闻”,即扮演阴阳脸角色。在何清涟看来,胡锡进应该是个“心理素质极好的高人,一人在两个剧场上来回穿梭且不陷于精神错乱”,但问题在于:这家有着北京强力支持、以阴阳脸示人的《环球时报》不差钱,差的只是公信力。

中共的“阴阳脸”既然如此广泛地深入到社会的各个层面,也就难怪演艺界出现什么“阴阳合同”了。所谓治标要治本,要想根治什么“阴阳合同”,中共这个祸根首先要根除,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