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新兴市场5月资金出现净流出 创18个月最大

由于受到美元强势和本国宏观经济环境恶化的影响,新兴市场国家5月资本净流出123亿美元。

随着美元持续走强,新兴国家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也逐渐增大。

彭博援引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数据显示,5月份,外国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出了123亿美元,这是自2016年11月以来的最大流出量。其中,债券和股票市场各流出了60亿美元左右;亚洲国家流出了80亿美元。

IIF在报告中指出:

新兴市场资产外流现象并不是受单一因素驱动,而是一系列因素共同在起作用:国内的资金压力,如阿根廷和土耳其,以及巴西的卡车司机罢工,突显出政府在实施改革所遇到的挑战;重新出现的美国关税威胁和报复行动;意大利和西班牙政治不确定性。

随着美元指数走高,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4月中下旬以来已经累计下跌2.8%。该指数主要覆盖拉丁美洲、欧洲和亚洲的相关国家的货币。

图片来源:Investing

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是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最大的拖累因素。里拉受到土耳其经济结构因素的拖累,阿根廷在动用了大量外储仍无法挽救货币后,向IMF申请贷款救援。阿根廷比索已贬值至历史低位,土耳其央行紧急加息300基点且基准利率高达40%、通胀率高达两位数。

巴西央行也于6月5日出手干预汇市,在新兴市场资产全线承压的背景下,巴西雷亚尔今年以来持续走弱,周二兑美元跌破3.80关口,一度触及3.8091,达到两年多以来最低水平。拉丁美洲第一大经济体巴西的国内形势也越来越糟糕,全国范围内的卡车司机罢工持续,并蔓延到石油行业,引起石油工人罢工。

除了土耳其、阿根廷和巴西,新兴市场国家的危机似乎没有停下脚步。

从经常项目赤字在GDP中的比重来看,阿根廷的赤字程度与土耳其相仿,南非、哥伦比亚、印度和墨西哥也有相对较高的经常项目赤字。外债的依赖程度方面,新兴国家中,马来西亚和智利的外债在GDP中的占比都要高于60%,土耳其高于50%,南非接近50%。

此前,阿根廷、土耳其、印尼等国已经相继降息,从2016年10月开始,巴西央行也已经连续12次降息。

在本币持续承压、经济前景走弱的背景下,市场普遍预计新兴市场国家降息的步伐还将持续,以应对可能到来的金融冲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见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