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贸易超限战打得美国尸横遍野!中兴为何敢裹挟政府?

第三轮美中贸易谈判无果而终。之前川普总统发布500亿美元商品征税清单,直指中共的举国体制以及国家补贴等产业政策。美国学者陈朝晖表示,中共通过举国体制玩弄市场,打的美国光伏产业尸横遍野。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分析,中共上述国家资本主义的做法属于超限战的范围。中共创立的超限战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及生态战等,但不分军民,不分战时还是和平时期,超越一切底线。超限战深受江泽民推崇。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6月1日率团前往北京,与中共副总理刘鹤带领的中方代表团,举行中美第三轮贸易谈判。

中方提出采购7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和能源的所谓〝一揽子计划〞,但同时给出的条件是,要川普政府放弃301关税制裁。

星期二美国媒体根据接近美中谈判渠道的消息指,美国商务部与北京就取消有关中兴的禁令达成协议。星期三,特朗普总统最主要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就出面予以否认。法广中文网分析指,“中兴事件”不断地严重地毒化着全球两大经济体的关系。

香港《明报》6月6日刊发署名文章称,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谈判结束后,双方在各自的声明中,均只字未提〝放生中兴〞,而只提中国将扩大进口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

报导认为,这意味着中方可能暂时搁置了中兴问题,而向美方作出表面看来更有利于美国的具体承诺。

美国市场调节贸易;中共政府掌控遭反感

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在今日美国之音政论节目中表示,对于实现公司公平竞争的结构问题,贸易问题不能靠政府来解决,而是要靠市场自动调节来解决,这是美国的共识。

如果要依靠政府解决的话,将注定是低效的,因为政府的目标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政治任务。

美国方面认为,所谓结构问题就是靠美国公司自身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要从法律上保障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合法竞争权利。

陈朝晖随后举了光伏产业的例子,中共采取国家补贴的行为,把最早起源于硅谷的美国光伏产业打的落花流水。

陈朝晖:中共举国体制玩弄市场,美国光伏产业尸横遍野

陈朝晖说:”中国的举国体制和产业政策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这个问题很复杂,必须举个例子来说明。”

“如今的太阳能电池产业,就是光伏产业,诞生在美国硅谷,当初研发的公司有大概30多家。中国前任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在任时,提出要产业升级,要扶持中国的光伏产业。于是,中国国企通过低价买进美国光伏产业的淘汰产品,进行大规模生产之后,在市场上以超低价格卖出。”

陈朝晖说,在三到五年时间内中国企业就打趴的美国光伏企业。

“中国国企承认自己的产品比不过美国产品,但是便宜的价格大大低于美国产品。由于其性价比很高,肯定亏本。但是,通过中国政府的补贴,中国国企可以在三到五年时间内灭掉所有竞争者。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美国的光伏产业公司可能只剩两家了。”

陈朝晖进一步指出,中共在趁人之危把美国光伏企业的知识产权买了回来,更进一步霸占市场。

“接下来,国企再以低价从市场上购买美国最新技术和知识产权,因为这种濒临破产公司的知识产权已经不值钱了。中国国企这时就通过控制市场和提高价格的手段,把过去的亏损赚回来。”

“这就是恶意竞争的典型例子。它滥用政府补贴,在市场起到不恰当的竞争作用,在任何国家都是非法行为。消除这个现象的根本是,大家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包括政府和公司在内。这是市场经济的最基本原则。”

中共的超限战没有任何底线

阿波罗网评论员“在水一方”分析,中共上述国家资本主义的做法属于超限战的范围。超限战是中共军旅作家乔良和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大校王湘穗,在其所著的同名书籍中提出的概念。

超限战强调没有战时和和平时期的区别,没有任何底线。可以把所有方法叠加在一起,同时使用。是以一切手段,超越传统战争手段范围的新型战争形式。它包括了传统的战争手段,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及生态战。

所以《超限战》是邪恶的和反人类的。

《超限战》一书1999年首次出版,受到江泽民的推崇。

911恐怖攻击就是一个典型的超限战案例。中共几十年来为世界许多国家培训军事人员,指导思想就是超限战。

但实际上中共应用超限战从中共创立就已经开始。这一点,乔良也直接就说出来了。

2016年8月,乔良推出17年后的新修订版“超限战与反超限战”,除了原本内容外还扩增了十多年来国际新发展的整理和新理论。乔良指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网络战、资源战、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激烈白热的战场,战争已经远远超出穿军装的军人和飞机大炮的范围,中国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看待,并接受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与反超限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预做准备。

乔良同时也提到其实超限战对于中国共产党并不是陌生的新名词,在国共内战当时并没有这名词但就运用了很多超限战概念雏形,去对抗蒋介石的传统军服战争。

中兴公司为何能〝裹挟政府〞?

中共国企中兴公司的商业活动,也采取了超限战的做法。

美国的法院文件曾概述了中兴普遍存在的腐败和间谍活动:两名赖比瑞亚电信高级官员曾在宣誓后声称,2005至2007年期间中兴通讯在他们的国家大面积地对政府官员进行贿赂,从该国总统、各级政府官员到法院。

澳媒Fairfax Media曾报道,一份新的报告中记录了中兴电讯内部腐败的情况,并详细说明瞭该公司如何支付1280万美元的贿赂,以确保在西非贝南的合同。

中共广电总台国际在线6月6日发表一篇文章称,中共政府〝投入大量资源〞,并先后与美方经过几轮交涉,经过一番〝艰辛复杂、惊心动魄〞的博弈交涉后,才终于给中兴公司换回了一条活路。

文章罕见警告中兴:国际型企业就要有国际范儿,〝不要当‘巨婴’,不要用商业利益来裹挟政府。〞最终,〝自己的事儿还要自己做、自己扛〞。

有舆论指出,中共官媒的这个说法其实是有真实的政治背景的。

中兴公司本身早就被外界爆料有中共情报系统的背景,而中兴这次触怒美国政府的原因,表面上是为牟取巨额商业利益而违反了国际制裁伊朗的禁令和美国制裁伊朗的相关政策,但实际上只要仔细研究中兴公司冒险向伊朗销售的违禁产品究竟是什么,就会发现该公司很可能是在替中共政府〝干脏活〞。

上述事项才是美国政府对中兴痛下杀手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兴公司敢于所谓〝裹挟政府〞的本钱所在。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