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韩国金融机构代表上门讨债 大陆企业债违规堪忧

7个韩国金融机构的一组代表日前访问了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国储能源)总部,商讨国储能源偿还拖欠的3.5亿美元的债务问题。

有陆媒透露,6月4日,韩国代表此行是和中方商讨因中方未能偿还其在五月之前保证的3.5亿债务而引发的违约风险。

国储能源称计划通过从最大股东或投资配售中筹集资金以偿还债务。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国储能源对韩国债券持有人表示,公司将在月底前拿出一个偿还债券的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国储能源是中国石油等中共部委持股的国有企业。

近来,大陆企业债券多次违约引发业界关注。

据资讯服务商Wind统计显示,截至5月7日,大流今年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较上年同期增长19%;涉及债券规模高达143.54亿元(人民币,下同),较上年同期增长20%。

《证券时报》的消息显示,今年违约主体增至10家。债券违约的企业不乏上市公司及大型企业,其中既有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中城建等违约“老面孔”,也有富贵鸟、神雾环保、凯迪生态、中安消等违约“新面孔”。

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末,大陆A股3,424家上市公司,合计负债31.74万亿元,整体负债率为61%。

而2018年是公司债到期的一个高峰期。据《证券时报》统计,2018年公司债偿还量快速增加,存续公司债到期规模为4,233亿,还有9,886亿进入回售期,总偿还量或较2017年翻倍。

中国证券业协会近期的一份数据透露,2018年私募公司债的到期规模约7,585亿元,相当于2017年的2.37倍。而且,未来三年这类债券的到期规模还将继续攀升,至少达到8,000亿元,2021年将达到峰值。

报导认为,之所以这些企业出现债务违约共同的原因有两个:企业所处行业进入下行期等原因,企业自身积累了巨额债务,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最终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则是受外部环境的影响,由于监管机构加强监管,堵住了影子银行业务发展,致使社会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变相融资的渠道一个个被封堵,融资成本也在不断攀升,最终使得企业债券违约。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对此表示,大陆企业债务危机是经济衰退的反映,加上目前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或引发中国大陆企业经营环境恶化,进而引起更多的企业债务危机。以出口为导向的企业将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下一季度会有更多这种债务违约情况出现,“中国经济的冬天来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刘毅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