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奥义之塔 法门寺古塔传奇

1981年法门寺真身宝塔轰然塌陷了西南半壁,剩下半边危塔擎在空中。(新纪元周刊)

法门寺塔在二十世纪末坍塌,封藏了一千多年的佛舍利骨在佛诞日再现。法门寺地宫出土文物恰似一部历史图志,大度而浪漫的大唐风采跃于眼前。那些璀璨天真的金银器,大方严整的碑刻楷书,纯净优雅的秘色瓷,异国情调的玻璃器,展示现着神州大地上曾有过的不朽传奇。

一千年过去了。在唐代,佛舍利骨掀起了虔信的狂潮。在这历史的断层,佛舍利骨的再现似乎是对人类文明,对人类命运沉默的昭示。被连夜雷雨冲刷坍塌,半壁擎天的法门寺塔是一条通向隐匿真相的线索。在这一切悄然变化的新世纪,在这古人信奉的灵魂翩然重返的时代,我们要如何对待其示现的无限玄机?

奥义之塔法门寺地宫传奇

大唐,一个我们引以为傲的朝代。它的皇家寺院藏一枚佛真身舍利,唤作护国真身舍利。或许,对于唐朝,对于佛法,我们得从另一角度思索。世上唯一一枚佛舍利指骨在一个神奇的时刻出土,使人深深忆念2,500年前行走在人世的佛陀,以及他向世人开启的密旨。

1.半壁擎天的古塔

1981年,接连十多个风雨夜后,在狂风、闪电和雷鸣中,竖立在关中平原上的法门寺真身宝塔轰然塌陷了,剩下半边危塔擎在空中。塔内千年来藏的古老佛经、佛像纷纷从天上坠落,塔的土壁坦露出来。对于世代生活在塔下的百姓,这座古塔统领着八百里秦川,如今塔的半壁残垣高举向天,似乎预示着什么,叫人寝食难安。

历史上,法门寺塔有着浓烈的传奇色彩。佛舍利骨如何来到中土,又如何散落四方,史实中交错着传奇,真假难辨。一说秦始皇四年,西域沙门僧释利房等18人捧19份真身舍利来到中土。由于时势险恶,释利房等人匆匆埋舍利于地下后分道而行,埋舍利的地方成为圣冢。日后在圣冢上建起的,便是著名的法门寺塔。

1981年,中国才从文革十年噩梦中醒来,正待从废墟中重整出发,顾不上这古塔。半壁古塔擎天,塔脚下,土堆里埋着碎砖石、残破的经卷倒在风里雨里无人过问。宝塔村村民再也不能忍受了。他们四方奔走陈情,要求修塔:“在很早的时候,我们的祖辈见宝塔倒了,也曾上书朝廷,并拿出家财修建宝塔。”写信的,正是四百多年前在明代化缘修塔的党万良之后代。

1987年,法门寺塔开始重建。扶风县老百姓挽起袖子,一砖一瓦拆下了半壁古塔,露出地基。在清理唐代、明代塔基时民工发现一块汉白玉石板。透过石板裂开来的缝隙望下去,巨大的深穴中浓雾缥缈,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只见看不分明的器物上一片金碧辉煌,有若灿烂的霞光。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宫?”人们沉醉于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地宫透过裂开的石板缝显像,这埋藏了千年的宝藏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秘密。如何找到通向地宫的门只是时间问题。

2.大唐佛教图景

法门寺地宫最后一次开启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懿宗驾崩不久,送佛骨出长安的仪式从简,远比不上当初迎佛骨的盛况。然而佛骨一路出城,长安城仕女老者夹道送别,人们握手对彼此说:“六十年一度迎真身,不知再见又是什么时候?”说着伏首呜咽,如送亲人。

这是藩镇割据,日薄西山的晚唐,盛极一时的大唐早已失控。人们流露的哀凄预示了一个朝代风雨欲来的覆亡。接踵而来的连年战乱中,地宫被遗忘了,它的石门再也没有开启。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宫越来越遥不可及,像是一个久远的神话,人们甚至不能确信它是否存在。

法门寺在唐代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以道教立国的李氏唐朝同时给予佛教最高的尊崇。玄奘取经回长安时,太宗曾命丞相率百官出城恭迎,并为他举办大道场。永徽二年,高宗建大雁塔以藏玄奘远道取来的佛经、舍利。淡雅的大雁塔蹲踞在长安城,七到九世纪亚洲的文化商贸中心。大街上,马车、丽人奔踏疾行,百姓骑驴挑担奔走,塔俯视着这一切,而赋予塔重量的,是万里外取来的梵文经藏和圣物舍利。

佛教在大唐弘传,佛寺高僧一时权重倾国。同时,佛教艺术也达到了顶峰。工匠挥起彩笔、凿子,在敦煌、龙门石窟中刻画下动人心弦的瑰宝,为一整个时代虔信的心灵作证。佛像造像和唐朝雍容大度的美学结合,呈现了宗教艺术的至高境界。

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唐朝无疑是许多人最心仪的朝代。然而在提到使人自豪的唐朝时,人们往往忽略了佛教在大唐展现的叫人惊艳的华彩及其刻下的历历铭记。促使雕版印刷术在唐代蓬勃发展的一个首要原因是佛经、佛像的大量需求。而目前所知最早的雕版印刷书册不是华美的诗词或儒家经典,而是当时百姓虔心诵读的《陀罗尼经》。

唐代典丽的宫廷乐舞融合了中亚文化、佛教乐舞与中原文化,如〈苏合香〉是天竺传来的礼佛舞,而〈霓裳羽衣曲〉则是玄宗改编自天竺传入的法曲〈婆罗门曲〉,结合了道家的仙境变化而成。唐代的僧人参与了乐舞的创造和演出,佛教音乐渗透入世俗音乐中,两者密不可分。在宗教的功能外,唐代寺庙也是民间娱乐的场所。唐宫廷和寺院举办公开竞赛,由不同画派的画师绘制同一题材作品,是当时的一大盛事。

唐诗中,歌咏寺庙香烟,参悟佛法修行的多不胜数。“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王维《过香积寺》)林间水畔的寺庙点缀着唐人的风景、诗歌,契入唐人的生活和心境。

在举国为华词丽藻癫狂,奔放不羁的唐朝进入衰颓的中晚期之后,不立文字,强调顿悟和直觉的禅宗独树一帜,形成了意境独具的美学。在唐代丰富的佛教图景中,弃一切言说,于生活中悟道的禅宗添了一袭野趣的色彩。

和如今多被视为偶像崇拜,形象或过于僵化,或偏向于救世济人的现代佛教相比,佛教在大唐展现的磅薄气度,所成就的深邃美感不可同日而语。当佛法无边的渗透力全幅展现,不但一扫佛教的刻板印象,并把佛门之奥义展现得殊美而动人。

3.迎佛骨:神圣与癫狂

与大雁塔遥相呼应,长安城外三百里竖立着古老的法门寺塔。由于塔下供奉的一环释迦牟尼佛舍利指骨,法门寺成为唐代佛教重镇,和唐代皇室渊源深远。

公元618年,隋朝大丞相李渊改成实寺为法门寺。同年,李渊在长安称帝,国号唐。其子秦王李世民平定叛军时曾到法门寺还愿,并在寺中挥墨写下“世途亟流易,人事殊今昔。长想眺前踪,抚躬聊自适”的诗句(《经破薛举战地》)。即位后,太宗在昔日战场上建七座寺庙以安慰亡灵,意在“变焰火于青莲,易苦海于甘露”(〈为战阵处立寺诏〉)。

贞观五年,太宗命刺史张德亮开塔启奉佛舍利骨,是唐代第一位迎奉佛骨的帝王,开唐代八位帝王七度迎佛骨的先河。之后,法门寺建24院,佛舍利指骨被命名为护国真身舍利,全盛时期有上万僧人护守。法门寺成为皇家寺院,中宗及皇后韦氏、长宁公主曾下发入塔以身供佛,表示了唐宗室对佛陀至高的虔敬。

唐代迎佛骨在史上赫赫有名。宪宗时,韩愈因写〈迎佛骨谏〉而遭致的厄运更使得迎佛骨备受争议。苏鹗《杜阳杂编》上记述懿宗迎佛骨时举国若狂的景象。一路上百姓跪地顶礼膜拜,或弹奏琵琶鼓乐,或献香献果,城里扎起了一座座奢华的棚子、数不尽的玉树金池,豪族把马车、䌽楼装点得富丽堂皇。一路上宫乐、两旁的民乐飘飘,长安城仕女老少倾城而出,街上水泄不通。

大队人马在禁卫军兵仗的引领下浩荡前进,旌旗飘扬,上百斛珊瑚、玛瑙、珍珠缀的上万幡幢、幡伞款款移动,一匹匹骏马踏蹄,穿袈裟的高僧庄重地举步。病重的懿宗危颤颤来到安福寺顶礼,自语:“生见佛骨,死而无憾”,说着老泪盈眶,泣下沾臆。

庄严的人马穿过城池,百姓沿街跪了一地。一个兵卒把左臂砍下献给佛,一步一跪拜,血流满地。百姓伏地以手肘前行,有人啮指截发,有僧人把艾草盖在头顶上焚烧。极度的虔敬和纷乱而奢华至极的俗世气氛混杂,使得迎佛骨的过程沸沸扬扬,惹人物议。

懿宗在迎佛骨后不久驾崩,数月后,僖宗将佛骨送回法门寺。这便是唐朝最后一次迎佛骨,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佛真身舍利和地宫。

太宗启奉佛骨迎来了贞观盛世,然而天象的运行不是人所能逆转。僖宗送回佛骨33年后,大唐和盛极一时的法门寺地宫一起隐入时间的收藏室。然而地宫的使命尚未完成。它将再一次呈现怀藏的稀世瑰宝,把奥秘显像。

4.五色彩云的异象

那一天,窥见了石缝下的地宫后,民工点上灯左挖右掘一口气挖到子夜,终于一锄下去,触到了地宫的入口。事后人们才发现在入口处,两株合抱的梧桐有如天然的卫士,人们多次走过树下,却想不到这两株梧桐暗藏天机。地宫的入口在人们脚下躺了一千多年,不曾被人侵犯丝毫。

铇开泥土,露出一级级向下的阶梯。石阶通向什么?这尘封了千年的地穴莫不是一个陷阱?人们心跳着步下阶梯,阶上洒满了厚厚的两万多枚开元通宝、五铢、乾元重宝等各式铜钱,那是最后一次送佛骨时依照密宗仪式撒下的“金钱铺地”。地宫披着最后的仪式卧在地心,如一个等待被发现的奇迹。

地宫内,唐帝王供奉的一落落丝绸织锦高叠,一件件金银器重重无尽,在暗中发出霞彩般的辉光。石门一扇扇打开,一间间密室出现,泱泱大度的大唐器物、法器按照密宗曼荼罗的仪轨安放:双鸯大银盆、银香炉、彩绘四铺首阿育王舍利石塔、四轮锡杖、纯金钵一一现身,人们向往的大唐果然不负盛名,其金银器美轮美奂,迎面扑来一股庞大的能量,和我们所熟悉的现代金工有天壤之别。

在考古界,法门寺地宫的出土是一件盛事。无论在形制或品级上,地宫出土的大唐金银器都居于冠。唐朝皇室供奉的御用器皿气度非凡,其中的秘色瓷更是难得一见的神品。而绚丽的捧真身菩萨、大锡杖、纯金钵展示了唐帝王对佛陀的高度尊崇。地宫出土文物恰似一部历史图志,一个时代跃于眼前,精美的银茶具、银香炉、食器、饮器、药器让人一窥唐代皇族的生活。

考古学家彻夜工作,把一件件珍宝记录、悉心包裹后移出地宫。正要撤出时,有人踢到了地宫后室的后壁,发现壁里暗藏一秘龛。打开秘龛,出现一个锈迹斑斑的铁函。五层宝函一层层打开,直到打开最后的白玉棺,一环金黄色指骨赫然浮在水中,温润如玉石。这就是在会昌年间奇迹一般被护下来的佛真身舍利指骨,佛教的最高圣物。

法门寺地宫中共发现四枚舍利骨,其中三枚是影骨(真骨、灵骨的影射、仿品),一枚是佛真身舍利。第一枚影骨装在八层宝函内,它的发现伴随着时空的异象,值得我们纪念。

当考古学家们慎重地坐下来,准备打开这八重宝函时,天外飞来几朵五色彩云,把西天映得辉煌斑斓,夺人心魄。扶风县博物馆外,四面八方赶来的父老望着天空中的异象,激动的呼叫声如一波波海潮拍击着博物馆。考古人员彻夜整理宝函,在最后一层金塔中惊喜万分地发现了第一枚影骨。这时,不知不觉中已跨越了子夜,进入农历四月八日佛祖诞辰日凌晨一时。

或许,并没有所谓的巧合,一切都有定数,是远古画下的蓝图中必然的环节。

5.灵魂的金刚石

历经劫难的佛舍利骨再现世人面前。盛装它的白玉棺透明,微小,发出宁静的幽光,是一个神话的证言。曾经,释迦牟尼佛的肉身行走在人世间,以密语宣示彼岸的奥义,引导人穿透幻象以得到知见。在菩提树下开悟后,悉达多穿透蛊惑人心的表象,参透了万有的真实。

这道出人类存有最大神话的印度王子的一生也有如一个神话。除了他传奇式的证悟之路外,释迦牟尼佛众多弟子的事迹形成了一个神话体系,而世尊在涅盘后遗下的四斛八斗舍利、舍利骨是这一神话可触的证物。从遥远光年外来到人世的释迦牟尼佛遗下了法舍利(佛经)和骨舍利。两者同样坚不可摧,永存于世:“以胜金刚定,自碎金钢身,不舍于大悲,舍利犹分布。”(《大般涅盘经》)

佛舍利有灵性的信念深入民间,如其能生出许多小舍利,小舍利又辗转长大,生生不息。在印度、中国、日本都有悠久的舍利崇拜,奇事不可胜书。如《高僧传》上载康僧会献佛舍利给孙权,孙权令人把舍利放在铁砧上以铁锥击之,结果“砧锤俱陷,舍利无损。”《日本书纪》上也记载了大臣马子宿弥以铁椎试舍利而不毁,又投舍利于水中而浮沉自如的故事。

无神论者从未放弃诋毁舍利的企图,然而舍利不可诋毁。舍利是修炼人采集了大量高层空间能量而在体内形成的物质,为“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熏”(《金光明经》)。佛经上称舍利为金刚体,坚如金刚石,而地质学研究发现金刚石来自宇宙深空,不产生于地球。舍利奇幻的色彩、硬度都说明这不可能是人体产生的,却有着奥秘的泉源。

在测试山西应县佛宫寺释迦塔佛牙舍利生出来的串串舍利子时,比利时钻石学会的高斌博士透过精密的仪器多方检验,确定这些佛舍利是六方晶系陨石钻石,即为六方等轴排列的晶系,和地球上的排列结构不同,价值连城,珍贵无比。高博士慨叹:“自然界中,有许多谜我们还未认识和了解,释迦牟尼佛以自身的愿力和智慧认识了宇宙并吸取了宇宙的精华,因此给后人一份非常珍贵的‘灵魂宝石’。”

在佛经中,舍利的意涵深远。为了安稳众生,佛示现灭度,然而佛陀永生不灭。舍利乃是为了让众生见到佛在灭度之外其实不灭之证,以不为有情界的表象所惑,而生出坚固的愿力。

“若见如来舍利,即是见佛。”(《大般涅盘经》)释迦牟尼佛的一环指骨变为玉石,已非人间物。一如世尊所宣示的奥义,佛舍利指向遥远不可见的时空及更高的真理。世上唯一一枚佛舍利指骨在神奇的时刻出土,使人深深忆念2,500年前翩然来到人世的佛陀,以及他向世人开启的密旨。

一切的奥义,一切的圣迹重现,像是神对人许下的誓言。(图片来源:Adobe Stock)

6.时间的奥义

佛舍利在时间之流的这一点再现,邀请我们深思。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从佛教到基督教,一场盛大的宗教复苏正在亚、非、南美洲发生。同时,从新科学对物质与精神一性的认知,到新世代运动(New Age Movement)对灵魂的重新认识,人类的世界观正在与数百年来的科技文明逆向而行。在我们做着李伯大梦的时候,为物质放逐了太久的精神已悄然反扑,从内到外洗刷着人类的意识。文明已悄然转向,以为即将到临的新世纪准备。而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看见的这一新世纪惊心动魄,充满了叫人难安的预示。

法门寺塔在二十世纪末坍塌,封藏了一千多年的佛舍利骨在佛诞日再现。时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前进。不知不觉中,我们已抵达了危险的那一页。从日本大海啸移动的恶水上两朵燃烧的巨焰中,我们看见一只巨手在顷刻间把事物抹除。我们似乎听到了雷鸣般的巨响:属于你我,属于人类的时间是有尽头的。

一千年过去了。在唐代,佛舍利骨掀起了虔信的狂潮。在这历史的断层,佛舍利骨的再现似乎是对人类文明,对人类命运沉默的昭示。被连夜雷雨冲刷坍塌,半壁擎天的法门寺塔是一条通向隐匿真相的线索。时间以一种神秘、必然的方式推进,我们要如何对待它冲刷上岸的预示?

从地宫中的金银器,我们窥见了大唐的风采。那是一个大度而浪漫的朝代,一个我们引以为傲的朝代。在它的皇家寺院藏一枚佛真身舍利,唤作护国真身舍利。或许,对于唐朝,对于佛法,我们得以另一角度去思索。在这一切悄然变化的新世纪,在这古人信奉的灵魂翩然重返的时代,一切不是如表面那样日升日落,了无新意,却蕴藏着无限的玄机。在这末法兼末劫之时,在遍地的灾难中,预表法轮圣王来到人世的优昙婆罗花已悄然绽放。

在这非比寻常的时刻,事物全部的可能性被还原。在一个奇特的日子里,释迦牟尼佛遗留在尘世的印记从地心现身,一切的奥义,一切的圣迹重现,像是神对人许下的誓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