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美贸易战急转升温 特朗普“变脸”有何内幕?

据知情官员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受够了有关他对中国软弱的批评,于是5月22日在白宫召集手下高级贸易团队开会,并宣泄不满。他希望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包括动用关税作为武器迫使中国做出贸易让步。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倾向于采取较为温和的方式,他花费了几个月时间成为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谈判的关键人物。这些官员称,当时他和政治对手一起受到训斥。

特朗普要求他们“行动起来”。

在接下来的10天内,美国把与中国在经济上休战的说法放在一边,转而表示准备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一系列产品加征关税。美国还告知欧盟、墨西哥和加拿大,将对他们实施钢铝关税,并威胁对进口汽车征税。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称:“毫无疑问,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说了算,任何告诉你不同观点的人都是错误的。”

在数周来紧张气氛逐步缓和之后,特朗普突然转向采取关税措施,这公开暴露出白宫内部在贸易问题上的决策过程十分混乱。贸易问题是2018年特朗普的标志性经济政策议题。

助手们在特朗普面前对骂,在是否以加征关税方式迫使对方让步上,他们的对立观点难以调和。特朗普鼓励这些不同声音,而这些高级官员地位的起落主要取决于特朗普不断变化的目标。

这个贸易团队争取特朗普听取其意见的竞争十分激烈,姆努钦、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库德洛等人经常为此争斗。5月初,纳瓦罗和姆努钦在 访问中国大陆期间发生争执,两人在有线新闻网上争论是否推进关税措施,姆努钦表示不打贸易战,纳瓦罗则表示重启贸易战。

这一局面导致美国在其目标以及为实现目标将采取多大程度的行动上发出相互矛盾的信号。这对中国、欧洲和其他地区该以多大力度反击美国带来不确定性,增加了贸易战升级的风险。

美国转持更强硬立场受到贸易伙伴的激烈反对。上周在七国集团(G7)峰会前夕在加拿大举行的一个会议上,其他国家的财长指责了姆努钦。G7峰会将于周五开始,会上特朗普可能会面临类似的抨击。在中国,中方领导人提议购买多至7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其他产品,但前提是美国放弃关税威胁。

与中国官员交流了相关情况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家Eswar Prasad称,这种不可预测性让中国面临更复杂的情况,中国不确定风向会如何变化,美国说的任何事都有可能被撤回。

5月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与特朗普在白宫。

有关特朗普贸易团队的内部动态,以及这些人如何影响政策的说法,依据的是对美中高层官员的采访,包括白宫官员和美国多个经济机构的官员。

对白宫与其盟友来讲,在特朗普重塑贸易关系,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之际,彼此关系倒退是短期面临的挑战。

白宫前首席策略师Stephen Bannon称,特朗普拿出来的工具已彻底触动中共,包括加征关税,调查中共的贸易行为和执法行动。

5月22日会议前,姆努钦的地位一直在上升。他采取了平复市场的策略,与中国进行谈判,要求中国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并减少进口壁垒,与此同时,美方暂时搁置制裁威胁。

但如今,他已经失势,而莱特希泽得到了重用。倾向于对中共和其他国家采取强硬路线的莱特希泽正在推进关税计划,试图以此迫使中国对经济实施更多根本性改革。他希望中国削减对在国际先进科技领域展开竞争的中国公司提供的补贴和其他援助。

与以往历任财长不同,今年55岁的姆努钦以前没有掌管过对华事务。最初,特朗普将这项任务交给了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2017年年中与中国谈判之后,罗斯失宠,特朗普认为罗斯与中国达成的交易太幼稚。

起初,时任特朗普高级幕僚的Robert Porter曾试图理顺决策过程。他安排了与涉及美国政府贸易政策讨论的重要人物的每周例会。他会私下里与特朗普会面,向他提出各种不同的观点。官员们被要求记录并与团队分享他们据以得出结论的数据。他们同意停止通过悄悄进入白宫私下与特朗普沟通来相互拆台的做法。

因被两名前妻指控家暴,Porter于2月份辞职,但他否认这些指控。

在Porter缺席的情况下,之前设立的程序被取消,按照官员们的说法,白宫陷入了混乱失序的状态。特朗普同意征收钢铝关税是导致高级经济顾问、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科恩(Gary Cohn)辞职的原因之一。

姆努钦今年春天曾试图出访北京,为自己赢得表现的机会,但遭到莱特希泽阻挠,后者也在争夺对华谈判的主导权。

2018年4月20日,特朗普同意了姆努钦的请求,但前提是让莱特希泽和纳瓦罗也加入这次行程。纳瓦罗撰写了《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一书,不受中国政府欢迎。

姆努钦利用5月3日的北京之行在美中关系问题上留下了他的印记。会谈第一天,代表团作为一个小组进行了会晤。据美国和中国官员说,姆努钦和中国官员第二天重新安排了日程表,让他能和中国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单独会面。

纳瓦罗认为姆努钦这样做是在攫取权力,愤怒的纳瓦罗在钓鱼台国宾馆精心修剪的草坪上与姆努钦对峙。据美国政府官员称,纳瓦罗表示,贸易代表团应该作为一个整体参与会谈,应该表明美国反对中国贸易做法的立场。姆努钦则认为,在一对一的会谈中可能会取得进展。他随后让其他人参与到分组讨论会中。

美中双方认为取得了足够大的进展,于是刘鹤于5月15日来到华盛顿。这次由姆努钦主导。一份白宫声明称,姆努钦将主持讨论,纳瓦罗不在美国代表团之列。

这是中方希望看到的美方谈判阵容。在北京,中国官员对姆努钦大加赞扬,告诉来访的外国商业领袖姆努钦在试图缓解贸易冲突方面做出了很有建设性的努力。

4月份,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白宫外与美国财长姆努钦交谈。

5月初,特朗普支持姆努钦谈判一项要求中国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消除贸易壁垒的协议的计划,而不采取关税和其他制裁措施。在美朝可能即将举行首脑峰会之际,特朗普寻求获得中国的帮助。

一名熟悉白宫内部事务的知情人士称,特朗普当时开始改变他对贸易的看法,不介意人们谈论美国不该与中国打贸易战。

在去年夏天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寻求中国的帮助时,他的助手们曾见过类似的情形。特朗普当时要求助手将“中国”一词从他将宣布对中共疑似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展开调查的讲话中删除。助手们删除了几乎所有提及中国的措辞,仅保留了一处。

当刘鹤上月访问华盛顿时,特朗普邀请他到白宫进行一次原定15分钟的会晤,最终的会谈会晤时间持续了45分钟。此次会晤后,库德洛表示,中国提出将每年购买的美国产品规模增加至少2,000亿美元。

但幕后的情况是,中方拒绝接受任何削减对美贸易顺差的目标。双方只是表示将协商一项有关未来采购的框架。

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国政府的新闻审查人员向国有媒体机构发布了一项指令,要求媒体淡化有关中国对先进技术的兴趣的报道,因为这一兴趣会引发美国政府的担忧,而要多发有关中国有意购买美国产品的报道。

这种表面上的平静掩盖了白宫内部愈演愈烈的混乱情况。美国官员称,到5月中,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官员确信,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没有提供帮助,实际上还试图破坏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拟于6月份举行的峰会。国安官员认为不需要对中共太客气。他们支持莱特希泽的立场,即美国需要采取更强硬的措施阻止中共强迫美国公司转让先进技术的做法,即便这意味着征收关税。

5月18日,即刘鹤与美方谈判的最后一天,一些美国贸易部门的官员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在那里对姆努钦说,他希望具体的承诺,而不是含糊的许诺。

据了解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人士表示,在白宫外,Bannon利用他在保守媒体中的盟友呼吁支持在贸易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立场。Bannon认为,姆努钦对中共太软,辜负了特朗普的期望。

5月20日周日,姆努钦在福斯新闻(Fox News)上表示:“我们将暂停贸易战。”但形势的发展对他不利。姆努钦表态后的几个小时内,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美国或许会使用所有合法工具,通过关税和其它手段保护美国的技术,这等于通知中国并未休战。

接下来的周一,特朗普最喜爱的主播之一、Fox Business Network的Lou Dobbs抨击白宫的“全球主义派”允许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对该国积累巨额贸易顺差的现状视而不见。

5月初,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和姆努钦在 访问中国大陆期间发生争执,两人在有线新闻网上争论是否推进关税措施。

Dobbs在他的有线电视节目上说姆努钦对中共好得过头了。他表示:“他基本上就是在说,我投降,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5月22日周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发表社论称,“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暂时结束。中国赢了。”

白宫官员称,这些发难令特朗普非常恼怒,他反感被指对华软弱。5月22日晚些时候,特朗普召集手下贸易团队,称自己想要做出更强硬回应。这次会议促成了一个小团队,负责制定一项政策,藉助制裁威胁再次对华施压,莱特希泽扮演该团队重要角色。

随后几天中,推进行动的压力加大,因为美国政府拟减轻对中资电信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000063.SZ,0763.HK, ZTCOY,简称﹕中兴通讯)的处罚力度,这让特朗普再次受到抨击。特朗普当时考虑采取不太严厉的措施,而非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此前美国以违反伊朗和朝鲜制裁相关事宜为由对中兴通讯实施上述禁令,基本上给该公司判了死刑,此举旨在迫使中国在贸易方面做出让步。

据美中官员透露,在接到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来电后,特朗普亲自介入此事,进行了对华有利的干预。

参议院多数党党鞭John Cornyn联名27位参议员致信美国政府,警告政府“不要在美国针对中兴采取的合法执法行动上让步”,信中称,中兴“连续且蓄意”违反美国法律。

周四,美国政府与中兴达成让中兴得以继续运营的和解协议。按照协议,中兴同意再支付10亿美元罚款,并同意会讲中文的美方执法代表入驻公司,以确保公司不再违反美国制裁规定。美国官员希望藉此缓解来自国会的压力。

据知情政府官员称,在阵亡将士纪念日假期那个周末,莱特希泽陪同特朗普参加了一个晚宴,与此同时,一份经过总统修订的关税及其他制裁措施声明已由起草团队准备就绪。

假期一过,周二股市即将开盘前,白宫宣布对价值500亿美元包含“具工业重要性的技术”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关税,6月15日后很快正式实施。

知情人士称,当天上午,纳瓦罗和贸易代表首席顾问Stephen Vaughn向特朗普的支持者简要说明了这个决定。这两人表示,媒体误解了特朗普政府的立场。特朗普正对中共采取40年来最强硬的立场。

其他事件也促使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方面转向更强硬的立场,包括在6月1日的最后期限前决定是否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洲实施钢铁关税。

纳瓦罗5月30日在福斯新闻上表示,姆努钦关于暂停贸易战的声明不必当真,这个说法是“断章取义”。

特朗普政府第二天宣布了钢铁关税。现在,特朗普政府正在研究是否提高进口汽车的关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