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横河:美国对中共政策全面改变 两党一夜之间风向转

——美国朝野为何一致对中共强硬

有人说中国留学生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这句话是不对的。确实,如果这个政策真的实施的话,确实有很多冤枉的中国留学生,但是是谁把中国学生、学者变成这个牺牲品的呢?不是美国,而是中共,这个和贸易战没有关系。目前在我们看来,中共的整个这种敌对政策不可能改变,利用华人的政策不可能改变,所以中共只能被抛弃,如果中国不摆脱中共的话,这个问题无解。

(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国最近出台了一系列和中国相关的新政策,一是在商务部长罗斯访问中国大陆前夕,突然出重拳,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收25%的关税;另外又限制高科技中国留学生的学生签证期限;第三,对川普总统放中兴一条生路的做法,大家也批评。种种迹象就表明美国朝野对中共的态度有了彻底的变化,中国第二经济体的吸引力不复存在,我们今天就听一听横河先生如何解读这种变化。

那么在节目的过程中,欢迎您参加讨论或者发表您的看法,您可以拨打我们的大陆热线电话950-405-20100,或者通过Skype及电子邮箱和我们沟通,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我们的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我们知道5月31日,就是刚刚过去的前几天,美国国防部宣布把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外界普遍解读这是美国为了平衡中共在亚太地区影响力而做出的改动。那其实我们知道这次改名,它不会导致美军兵力的变动,或者是重新划分印太司令部的责任范围,那为什么大家会这么敏感呢?

横河: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针对中共西进印度洋战略的一个对应措施。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他其实已经包括了印度洋,所以不会有实质的变动,但是这个名称的变动反映了美国对这个地区关注的实际情况。

首先是对“一带一路”的担忧,因为这是“一带一路”的南线,我们知道“一带一路”是南北两条线,2017年的时候,中共建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这就在东临印度洋的吉布提(Djibouti),非洲国家,而且中共现在对这条线的国家和地区正在大量的输出资金、人员,还有项目,甚至包括输出“中国模式”。

这个显然是中共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和西方已有的体系相对立的另外一个独立体系,不管用什么称呼,就你怎么叫它,它性质是这样的。所以你看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宣布司令部改名的时候的讲话,他就明确表明了美国的态度。我觉得这里头有两句话最重要,一句话讲的是“印太地区有很多带,也有很多路”,这个明显的就是针对“一带一路”的,因为美国人自己是不谈带和路的,而这个“一带一路”仅仅代表了中共的利益。

这个地区、还有通过这个地区的很多国家,你看印度洋它是一个通航的地方,所以很多不是这个地区的国家,他在这个地区也有利益,这就是马蒂斯说“很多带、很多路”的意思。美国海军在那里的作用,他就是维护很多国家的利益,他不是仅仅维护本国的利益的。

第二句话就很值得注意的就是,他说:“美国将继续致力维持印太地区稳定,推广以自由、开放为本的国际秩序规则”。所以说他是因为这个地区的稳定受到了威胁,美国才要去维护这个地区的稳定。

那么是谁在威胁这个地区的稳定呢?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在卸任仪式上就说了这么一段话:“中国是最大的长远安全挑战,如果没有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的集中努力和互动,中国将实现它在亚洲的霸权”。所以这个从军方的态度来看的话,是非常明确的。

主持人:那针对哈里斯上将的这句话,哈里斯上将指责中共在亚洲称霸,但是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她声称是说中国永远不称霸,但是她那个话里暗指美国有称霸之心。我们怎么判段一个国家是不是要称霸?

横河:我觉得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看这个国家是否对其他的国家公平对待,是否是以不正当的谋求自己国家的利益去伤害别国利益,这个就是一个标准。我们可以看一下在印太地区,以及在全球其它的任何地区,美国情况怎么样。美国他不谋求伤害他国利益,自己得利益,这个在历史上就从来没有过。美国从120年前走出孤立主义成为世界强国以后,他其实就一直提倡著自由开放的原则。1899年的时候,在对华政策提出来的就是门户开放、机会均等。

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成为超级大国,美国已经有了这个力量了,全球也就接受了这个自由贸易的原则,而美国是这个原则的维护者。就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所担任的一个职位就是世界警察。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不是霸权,不是中共警察的涵义,因为中共警察欺负老百姓,如果是一个国家的话,那就叫霸权;而美国的这个世界警察他没有这种恃强凌弱的涵义,他是保护弱小和正义的,他打击的是霸道和破坏规则者。

所以不是说世界警察就是霸道,不是这个意思,警察就是维持秩序,维持什么秩序呢?就是对大多数国家都公平的,而且大多数国家都主动接受了的这种原则,那就叫规则。

我们以清朝晚期一些不平等条约为例,你像俄国和日本对中国领土的占领,这就属于霸权。美国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以后,实际上避免了中国被列强瓜分,这个实际上是帮助了中国,而当时中国是没有力量去跟列强打的,所以这个就不属于霸权。

那再比如说南海争端,在南海争端当中,美国自己没有直接的利益,因为他不是南海那些领海、领土权争端的任何一方,他对那个地方也没有领土诉求,这就没有霸权的动机。

第二个,他没有对任何一方的领土诉求进行评论或者介入,他没有说这个岛应该归哪个国家,那个岛应该归哪个国家,他从来没说过。第三个就是,美国他要维护的是什么呢?他维护的是国际自由航行权。

中方当然提出来了很多历史的原因,但是你要知道在那个地区的其他所有国家都有很多理由,包括历史和法律上的。中方为什么会引起周围国家感觉到它有霸权呢?是因为它在那里造岛,还有岛礁军事化,这个造成别人感觉到它霸权;而周边没有一个国家感觉到美国在那里巡航的霸权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国家都选择了靠拢美国来寻求公正和保护。

这里不牵涉主权问题,我们仅仅谈霸权,我们不去讲这个岛应该归谁,其实不牵涉这个问题。

至于说外交部发言人说中国永远不称霸这个说法,那中共说的没有一句话是真的,那个不能当真的。你比如说就这个台湾的称呼问题,它欺负这些酒店、航空公司,这就是霸道,没有什么其它原因,这么多年都一直这么过来的,这也不代表人家支持什么台湾独立,也不代表别人反对一中政策,那仅仅就是一个习惯的用法而已,这种就叫霸道。

主持人:那么除了这个印太司令部改名以外,我们还看到最近有很多跟中国相关的政策都发生了变化,比如说是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有一些部分专业的签证就从5年变成了1年,那这又是为什么呢?

横河:我想首先这只是宣布了一个政策,就这个政策会发生变化,但事实上在这之前很多情况都是这样的,就是说它就是1年签证,这个情况并不是说从这个政策开始的,这只是宣布一下,表明政策有变化,但事实上原来很多就这么做的。

这个主要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的,是一些和美国国家安全有关的高技术领域这么做,并不是说所有的领域。那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首先在这些领域里面,中共用不正当的手段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而且长期如此,已经严重危害到美国国家安全了。

第二就是中国的高技术发展它从来并不是正常的发展和竞争,而是用一切非法手段,包括直接偷窃和网络骇客盗窃等等,就最近这方面美国披露的案例越来越多,就是说事实上它有不正当的盗窃手段。

第三是除了非法手段以外,它还大量使用不正当的所谓合法手段,比如说强迫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公司向中共转移知识产权。第四就是美国实际上要阻止的是什么呢?就是这种类型的“中国制造2025”,如果是正常的自己的研发,美国既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阻止。记得老毛的时候搞闭关锁国就说,封锁个10年8年中国什么都有了。就是说如果你不去偷别人的,不去抢别人的,你怎么发展他也拿你没办法嘛。

最后就要讲到中国留学生了,就是为什么是中国留学生才有这个问题,别的留学生没有问题?那就要看中国留学生跟别的国家留学生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从留学生角度来看的话,我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就是你热爱自己出生的国家,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中国留学生的特点就是曾经长期被党文化洗脑。

不过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因为如果没有中共试图控制留学生的话,那么这些留学生一旦接触到正常社会,发生改变也不是那么难。那清朝的时候,那些留学生他一个人跑到这里,政府也不管他,他在这个地方,就住在美国人家里面,整个一个大学城就他一个中国人,他也没有跟美国发生什么冲突的问题嘛,利益冲突的问题嘛。

但是中共不一样,它弄了一个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所有有中国留学生的地方都有。用这个联合会来监视每一个留学生,这个就使得这些留学生,他通过接触自由社会、自由信息以后想改变都很难,因为有人在监视着他,而且还在不断的继续给他洗脑。

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中国留学生跟别的留学生不一样,而是中共的表现和其他的国家不一样,就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和普世价值对立,而且是敌对的,就使得一些不能把中共和中国分开的人,他一谈到爱国就潜意识的把自己当成中共的代言人,把美国和世界看成敌人,这种人不多,很少,但是他影响很大。

另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对海外华人肆无忌惮的当作工具来使用,这个是任何其他国家的政府都不做的事情,就是说刺探情报、偷取机密和技术、打击异己等等,都是中共用海外中国人、海外华人来做的,是中共在逼着这些人和普世价值对立。

你想一想,如果现在中国不是中共这个政权,因为中共是把美国视为首要敌人的,如果不是这个政权在统治,而是和世界同样价值观的中华民国在统治的话,那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会有这样针对这一国的留学生进行制裁的吗?

有人说中国留学生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这句话是不对的。确实,如果这个政策真的实施的话,确实有很多冤枉的中国留学生,但是是谁把中国学生、学者变成这个牺牲品的呢?不是美国,而是中共,这个和贸易战没有关系。目前在我们看来,中共的整个这种敌对政策不可能改变,利用华人的政策不可能改变,所以中共只能被抛弃,如果中国不摆脱中共的话,这个问题无解。

主持人:好,那么我们现在有一个听众在网上提了一个问题,他说世界上的一些国家的人权问题经常被制裁,比如说伊朗啊、朝鲜啊,那他想问的问题是说,中国的人权问题更大更严重,为什么中共发展这么大、发展这么久,而没有被制裁,让它越来越嚣张?

横河:这个问题其实有几个,一个就是中国的生产能力比较强,而且中共特别愿意肆无忌惮的来破坏人权和破坏自己的环境、破坏自己的资源,来为自己的集团谋利益,所以对于国际财团来说的话,从利益角度出发,和中共勾结来剥削中国民众,这是一个常态的做法。

另外一个就政界长期以来对中共实行绥靖政策,其实这个跟财团有关系,也跟误解有关系,就对中共的误读有关系。因为中共对外,虽然它对内宣称和世界普世价值对立,但它对外其实是装作了一副已经改变了的样子,所以很多人是误读了的。

而且它的手段、它的欺骗性比伊朗、北朝鲜要强得多,伊朗、北朝鲜其实更有点像早期的苏联,就是他跟你硬碰硬的拼,他内部是什么,他对外表现也一样;但中共它完全是不一样的表现,就是多种因素决定的吧。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您刚才讲到财团问题,但我们看到这个在川普总统他打算放中兴一马的时候,虽然中兴是为此要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但是美国朝野仍然对川普不满,我想这个里面也包括那些财团吧。那么两党和参众两院一致就通过了修正案,对川普总统的这个中兴的政策加以限制,好像是一夜之间这个风向就变了。

横河:对,是一夜之间,但是它是长期积累的结果。我们看到当川普总统开始改变多年的对外政策,包括对华政策的时候,他受到了很多批评,就别人觉得不应该这样子对华政策改变。

但是从国会到媒体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其实不仅在中兴问题上,就现在国会两党都开始有人批评说,川普总统对华的贸易不够强硬,就原来说你太强硬了,回过头就说不够强硬。

为什么呢?就是说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对川普总统政策改变的批评,至少有一部分是情绪上的。就是说还不能够接受川普总统当选的事实,实际上真正和中美贸易不平衡、不平等没有关系,但是一旦中美贸易的很多232条款、301条款调查结果出来以后,那制裁就是有理有据的,所以这个时候理性就占了上风,至少有一部分人是这样。

再说,这本来就是很多年没有解决的大问题,其实很多财团在中国做生意做久了以后,真正了解中共了,自己也受到了中共的这一套把戏了,吃了亏了,其实也开始明白过来了,也就是说现在在美国政界替中共去做说客的财团越来越少了。

其实美国各界明白这个的很多,并不少,就是一直没有一个强势的领导敢去动一动。这个不是一夜之间风向转了,从川普参选到当选,反映的其实就是美国民意和政界的意识的变化,而国会是民选代表,而且是民意代表,这个整个过程和转向是长期问题积累到非解决不可的时候的一个必然结果。

主持人:那我们知道从卡特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一直都是绥靖政策当道的,而且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川普总统当选或者竞选这个过程中,他们这个分歧也是非常非常的大,为什么现在两党对中共问题上会如此的统一,而且是如此统一的强硬?

横河:这是一个认识的过程,主要开始的时候是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清楚,就是说他们曾经很长的时间把中共政权当作一个普通的独裁政权来对待,那么这个普通的独裁政权在发展过程当中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中产阶级,当这个人均收入达到一定程度,中产阶级占统治地位的时候,就人数上占到统治地位的时候,经济实力上占到统治地位的时候,它就会发生改变,政治就会改变。

所以美国政界长期有个认识,以为中国会跟亚洲四小龙一样,就是说会出现相应的政治变革,最终走向民主自由的政体。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在克林顿时期把这个最惠国待遇和人权脱勾,以重点发展中国的经济为主、还是后来把中共拉入世贸,都是这种思维方式的一种体现,当然也有财团的经济利益啦,还有就是政客个人的利益和他的世界观。但是从一个国家的政策来看的话,整体误读中共的因素很大。

但是现在我觉得美国之所以强大,一个是价值观,包括对神的信仰,一个是他的制度能够纠错,再说美国能成为世界警察,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的,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美国从一个世界上最保守孤立的国家,因为他地域上两边是大洋,所以他关起门来搞建设也能过得很好的,怎么样这个国家从一个基督徒逃避宗教迫害建立的殖民地,一步一步的、不自觉的、甚至是抵抗的、不愿意的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大国?这个实际上是神的旨意。

从这个国家民众和政治家的意愿来说,没有这个意愿的,如果大家研究过美国的历史和他的孤立主义,长期的孤立主义的话就会知道。美国现在终于整体上认识到中共对美国价值、对美国利益的危害了,这是一个过程,同时也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主持人:您觉得这些变化是不是跟中共动用各种隐密的手段扩展海外影响力有关呢?我们最近是看到有很多这方面的报导,或者调查报告被披露出来,比如5月30日有一份2018年度威胁报告,它披露了中共在全球的经济和军事的扩张。5月29日,澳洲有一份秘密报告揭示了中国如何试图影响该国所有阶层的政治。4月23日,彭博社发表了一篇说,中国如何用钱打通欧洲的调查文章。

我们看到西方国家对这些东西非常反弹,就是最近的时期,不光是美国,澳大利亚、欧盟也都是这种势头。

横河:这个跟中共扩展海外势力是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这不是一个单一的因素,它是多种因素综合的影响结果。中共其实一直就有对外扩张和霸权的因素,这个因素是来自中共的本质,它的性质最根本的地方有这个因素在,就是来自马列主义摧毁旧世界以致摧毁人类的教义。

在60年代、70年代的时候,它有对东南亚输出革命的历史。即使在邓小平在讲韬光养晦的时期,其实它对美国的渗透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放弃了韬光养晦,那就更直接了当了。所以美国才发现,突然发现中共的海外影响力已经是尾大不掉了,在表现上中共更无理,这个是唤醒西方世界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法律上我们看到,举些例子,中共要求中国的驻外机构遵守中国的法律,但是却公然违反所在国的法律,这种事情很多见。你比如说以孔子学院为例,孔子学院把不能招收法轮功学员作为教师或者员工的规定,堂而皇之的写在它的章程上。你要知道孔子学院不仅在中国招,而且也在所在国招收教师和工作人员的,也就是它强制性的把中国的一些规定放到海外去,这本来不是中国法律的管辖范围,其实这连中国法律都不是,因为迫害法轮功不在中国的法律范围之内,这是一场政治迫害运动,但我们今天不提了,这个规定一个是符合中共的意愿,还不是中国法律;第二个是明显违反所在国的这些反歧视的法律,这就是一种暴力手段,这种手段一旦被发现以后,那些国家马上就警惕起来。

在学术干预上,像最近一个例子,《外交政策》杂志的一个记者,她是专门研究中共对外渗透的,对美国渗透的,她参加一所美国大学的孔子学院的活动演讲,人家请他去演讲。结果去了以后才发现,那边公布的她自己的履历表,她本人的履历表上她有一段台湾的经历,这段经历被删除了,而且公开就说是中方校长要求删除的。这是美国大学的活动,中共这种对学术的干预已经是赤裸裸的了。

华府智库举办一个关于中共统战的论坛,结果被参议员鲁比奥发现,来报告的人之一就是中共的统战系统人员,这种例子多的不得了!

另外一个,中兴公司最近不是很热闹吗?中兴它是通讯设备生产公司,但是现在披露出来它有刺探情报的性质,它的产品已经渗透到美国的军事基地,美国不得不设法立法来阻止中兴、华为还有其它的一些中国的通讯产品对美国政府采购,这是新的马上就要立法的一个法案里的,美国就禁止政府来采购,禁止在美国的某些政府部门和军事基地使用。

这种方面中共它是长期规划、步步扎营、稳步推进,几十年如此。其他的国家都是以个体、组织、公司的身份来对抗这么一个庞大的中共的整体规划,这是很难抵挡的。一直到现在,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才开始苏醒,有些还没有醒过来,所以说要对抗中共的渗透扩张的话,还有很艰钜的工作,好在大家已经开始认识到了。

中共它一直宣传说,“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这是在国内宣传,而且它要抵制西方思想等等,这个就是属于软实力和锐实力的区别了。美国其实从来也没有亡谁之心,美国的影响力是自然的,它是思想、制度、价值观的一个标竿作用,我做得好,你们自己来学,你们主动来学。当中国民众喜欢他的思想制度的时候,他愿意的时候,这个就是软实力的影响力了,就是他自己做的好来吸引别人。中共不是在1945年的时候也这样吹捧过美国式的民主自由吗?

而中共是用金钱、用利益、威胁利诱等等不正当的手法来强制别人接受,因为它本身的制度、它的思想没有任何的吸引力;相反,它是被世界大多数国家和人民当作洪水猛兽的,所以这个叫做锐实力,强迫别人接受。这一比较就知道,中共实际上没有什么影响力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又有一位听众提问,他的问题是说:“从您的分析角度来看,现在美国川普总统上台后,到现在形势的变化,到世界上其他国家开始认识到中共的威胁,并且开始采取措施了,是不是今后对中共的形势会有一些变化?”看您能不能用1分钟时间回应一下?

横河:对,这个情况是这样的,中共不会,因为它自己有自己的利益,它有自己的性质,所以它不会受外界的压力来改变,但是这种外界的要求它遵守国际规则的压力,会实质上触动到中共的利益,因为中共的这种规则是独特的和别人抗拒的。

当强制性的要求它遵守规则的时候,如果它不遵守,那么它的经济会受到打击,经济受到打击就会对它的合法性形成挑战,最终影响到它的应该是中国国内的因素。但不管怎么说的话,外界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所以对中共来说的话,未来的日子会不好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