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洞朗对峙一周年 莫迪参加上合峰会何所求?

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8次会议将于6月9日在中国青岛举行,印度总理莫迪将参加此次峰会,并与习近平进行会晤。这是印度首次作为上合组织成员参加元首峰会,也是继今年4月武汉“非正式会晤”之后中印两国领导人在两个月内的第二次见面。

分析人士认为,莫迪此次参加上合峰会,寻求拓展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并非其主要目的,而安全与反恐才是印度的首要考量。印度不希望正面对抗中国,但也不希望中俄联手巴基斯坦而损害印度利益。

莫迪不希望中印对抗

此次上合组织峰会召开之际,正值洞朗对峙事件发生一周年。过去的一年间,中印之间关系发生了一些转变:印度避免触及中国敏感的西藏问题,中国低调处理印度无人机越境事件;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并最终促成习莫“非正式会晤”。按照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两国领导人“围绕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进行战略沟通,并就中印关系未来发展的全局性、长期性和战略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不久前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期间,莫迪做出了对于“印太战略”的印度表述。他强调,东南亚是“新印太”的核心,“印度并不把印太地区视为一种战略,不认为它是一个由有限成员组成的集团,也不谋求占主导地位。我们绝不认为它应该针对任何国家。”

莫迪还在演讲中阐述了对“多极世界秩序”的看法,重申印度坚持与俄国、美国、中国保持平衡的外交关系。在提及印度与中国关系时,他表示:“两国之间牢固稳定的关系是全球和平与进步的重要因素。只要印中两国相互信任、照顾彼此利益,亚洲和世界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莫迪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议的演讲让西方一些极力主张“联合印度遏制中国”的鹰派人士感到失望,而受到了中共官方媒体的正面回应。一些中国分析人士纷纷表示,印度对“印太战略”的表述,证明美日印澳同盟没有坚实的基础,将会自然瓦解。

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伍思诺(Joel Wuthnow)等人在其近日发表的洞朗对峙一周年综述报告中指出:印度聚焦于中印关系的稳定发展有其自己的考虑。在这个双边关系中,印度首先致力于中印经贸关系的发展,消减印度的贸易赤字;其次,印度即将迎来2019年大选,莫迪为了争取更多的政治资本,也会继续奉行“战略自主”,彰显印度作为“大国”的自我期许。

印度代表团出席2018年5月22日在北京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SCO)安全会议的秘书会议。

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目的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于1996年创建,最初是以在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之间加强边境地区的信任为初衷的,反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等“三股势力”一度是上合组织的标志性口号。

上合组织历经20年的发展,逐渐将成员国之间的合作领域从地区安全扩展到经济合作、能源合作等方面,不过,安全合作还是这个组织的最重要目的。2017年6月9日,上合组织第一次扩编,印度和巴基斯坦成为其新的会员。

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初衷,表面上是为了贯彻其“推进世界多极化”的外交政策,实质上是为了防范中俄在这一跨区域的国际组织中削弱印度在中亚地区以及在巴基斯坦问题上的话语权。

印度知名战略家拉贾·莫汉(Raja Mohan)曾经撰文称:“反恐和反分裂是上合组织的核心目标,但是中共仅会在口头上支持,却不太可能在实质上向巴基斯坦施压,使后者停止支持克什米尔的跨境恐怖袭击和分离主义……中共反而可能会以上合组织区域‘睦邻友好’为借口向印度施压,迫使其与巴基斯坦进行接触和谈判……从以往经验看,俄罗斯也不可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对印度施以援手。”

印度与中亚地区的联通由于巴基斯坦横亘其间而被阻断,现实的地理环境使得印度不可能像其它中亚国家一样渴望得到上合组织带来的基础设施升级和互联互通红利。所以,寻求拓展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和能源合作并非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首要目的,印度更为看重的,是各成员国在安全与反恐领域的承诺。

中国的南亚问题专家毛克疾认为:“站在印度的角度看,加入上合组织与其说是积极谋取战略主动的行动,不如说是对潜在不利局面的对冲举措——作为上合组织的成员,印度虽然很难在中俄主导的局面下设置议程,但是却可以迟滞、解除那些对其不利的议程。”

印度成为中俄之间的平衡手

印度出现在上合组织舞台的另一个重要意义,是成为中国与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竞争影响力的平衡手。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发表文章指出:“尽管北京以其经济实力和地理毗邻性在欧亚大陆取得了巨大进展,但印度仍将自己视为这一地区稳定和安全的提供者。新德里不断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也对许多上合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国显现出强大的吸引力。”

美国知名智库兰德公司的资深防务分析师克罗斯曼(Derek Grossman)曾于去年撰文指出:北京其实并不希望吸纳印度加入上合组织,是俄罗斯首先提出并力主印度成为该组织的正式成员国。

克罗斯曼认为,俄罗斯越来越担心,中亚的几个“斯坦国”正逐渐投入中国的地缘战略怀抱,而使得俄罗斯对这几个前独联体国家的影响力日益减弱。俄罗斯希望印度加入上合组织,能够偶尔站在俄罗斯的立场上,对中国提出的一些议程投下反对票,或者,至少放缓中国向中亚迈进的步伐。

印度《经济时报》特别强调,在参加此次青岛峰会之前,印度总理莫迪于5月21日与普京总统在俄罗斯索契(Sochi)进行了一次“非正式会晤”,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双方的特别战略伙伴关系。

总之,无论是出于印度的自身利益还是对于地缘政治平衡的考量,莫迪首次在上合组织首脑峰会上现身,一定会受到广泛的关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