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参议院发起表决 料将推翻中兴通讯和解协议

美国共和党参议院领袖罕见地向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难,定于本周发起表决,这次表决料将推翻白宫令中国通讯企业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简称:中兴通讯)恢复业务的交易。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周一晚间在国会山进行游说,反对这一动议。但两党议员说,已就在《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简称NDAA)加入一条修正案达成一致,该修正案将禁止中兴通讯从美国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商务部在4月中旬发出了不得向中兴出口零部件的禁令,以此作为该公司违反和解协议的惩罚;中兴通讯曾就违反制裁规定向朝鲜和伊朗销售商品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上周在与共和党人士私下会面时,特朗普为该交易辩解;该交易使得中兴通讯能够继续从美国供应商处购买零部件,并由此起死回生。

特朗普政府同意解除禁令,这是一项更广泛交易的一部分;根据这一交易,中兴通讯将支付10亿美元罚金,并允许美国执法人员进驻该公司,对其行动进行监督。切断美国零部件供应就等于为该公司敲响丧钟。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在Twitter发文:“特大好消息!我们两党恢复对中兴处罚的修正案将纳入NDAA议案,今晚晚些时候参议员会推进这件事。”

NDAA是一项必须通过的议案,通常会在两党支持下通过国会表决。

因此,要阻止纳入NDAA的条款,比阻止单独议案或与其他不那么受欢迎的立法挂钩的议案难度大得多。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议员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周一早些时候表示,通过NDAA是他本周的优先事项。

如果添加中兴通讯相关内容的参议院版本议案通过表决,那么将进入众议院一个会议委员会,而众议院已经通过了自己的NDAA议案,其中并未涉及中兴通讯。

参议员们预计,NDAA将通过国会表决,最终由特朗普签署成为法律,因为这一基本国防法案包括许多颇受欢迎的内容。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称,他预计中兴通讯最终将不复存在,针对这家公司的行为,死刑是应有的惩罚。

参众两院必须就NDAA最终版本达成一致,然后这份议案才能送交白宫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或者否决。

在表决即将进行之际,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中兴通讯协议的详细条款,并且派遣罗斯前往国会山说服持怀疑态度的议员。

美国商务部周一公布的完整协议显示,中兴通讯须支付10亿美元罚款,更换董事会所有成员以及高管团队,同时未来10年为监督该公司的一个美国合规团队提供资金。

如果做到这些,中兴通讯可以继续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零部件。中兴通讯依赖美国公司的零部件来制造智能手机和建设通讯网络。

按照和解条款,中兴通讯必须为美国官员挑选的一名“独立特别合规协调员”承担费用。文件显示,这名合规协调员将同时向中兴通讯首席执行长、该公司董事会以及美国商务部汇报。和解文件称,中兴通讯还将承担这名合规协调员所需的所有工作人员的费用,这些工作人员可能至少有六名。

和解文件称,如果中兴通讯与这位美国合规负责人之间出现争端,美国商务部有最终发言权。

和解文件显示,作为与美国商务部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还需要“详细列出”中国政府在该公司的所有股权和控制权,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的。

如果中兴通讯违反该协议,商务部可再次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出口商购买零部件,并额外要求中兴通讯拿出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

民主党人和很多共和党人对该协议感到担心。即使有美国员工监督中兴通讯,他们也对美国监控该公司行为的能力表示怀疑。他们还担心大型中国公司在技术方面带来的挑战。

多年来防务官员也警告说,该通讯公司及其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设备可能会被用于监视美国公民,两家公司均否认了该指责。

国会议员表示,周一晚间在与共和党参议员举行的简报会上,罗斯为与中兴通讯达成的和解协议进行辩护,称10亿美元是对违反制裁规定的严厉处罚。但参议员们认为,该问题不仅仅是违反制裁规定,已经涉及美国的国家安全。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表示:“中国正利用其通讯公司展开间谍活动。除了对违反制裁的行为强制执行法律规定外﹐我们需要解决贸易和国家安全这个更大的难题。”

鲁比奥表示:“他从商务的角度做出解释,说处罚很严厉,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不存在任何争议。对我而言,问题不限于此。”

支持恢复对中兴通讯制裁的主要人士包括Cotton,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鲁比奥以及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Chris Van Hollen。这些议员是一个上周提出恢复制裁中兴通讯修正案的小组成员,当时他们表示将推动将该修正案附加到上述国防授权法案上。

考虑到中兴通讯在更大范围的地缘政治谈判中的作用,上述谈判的时机显得特别不利。支持特朗普立场的佐治亚州共和党参议员David Perdue上周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敏感、复杂的情况,因为这项和解协议是“试图让习近平帮助美国解决朝鲜问题计划的一部分。”

特朗普周二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历史性的峰会,他将要求朝鲜进行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的无核化。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上周末称,与中兴通讯达成的协议是这家中国电信设备公司最后的机会。

纳瓦罗上周日在福斯新闻(Fox News)上表示,特朗普这样做是他个人对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给予的帮助,是为了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等更重大的事情上展现出一定的善意。不过,纳瓦罗称,中兴通讯如若再犯,将被三振出局,特朗普政府内部的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因此他们都被事先知会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