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杜克大学研发的十亿像素超级相机如何落入中共手中?

五年前,杜克大学的一个科学家团队利用美国国防部的赞助开发了一款开创性的十亿级像素相机,而在2016年该项目首席研究员David Brady移居中国开启他的业务之后,这项从未被美国政府采用的技术正被中国警方使用。

五年前,一批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科学家利用美国国防部的赞助开发了一款开创性的十亿级像素相机,以为美国海军提供远程监控。

2016年杜克大学负责上述研究的首席研究员David Brady移居中国开启他的业务之后,这项从未被美国政府采用的技术现在正被 中共警方使用,可以帮助识别近一个足球场那么远的距离之外的人员。

在中国更容易获得启动资金、制造供应链以及该国对高科技相机的需求不断扩大等因素吸引了Brady,他最初在美国的初创公司未能赢得财务支持者和客户。在移居中国的两年内,他的公司获得了制造首款商用相机的足够资金。

这个项目的东移让人们了解到中共正如何成为人工智能(AI)等前沿技术的全球参与者。中共正越来越多地利用其经济实力获得海外人才和专业技术。《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对VentureSource数据的分析显示,中国投资者牵头的AI风险融资去年已飙升至25亿美元,而五年前基本没有这方面的投资。中国国家和地方政府也已将资金投入到私募风险投资基金。

美国政府官员对中国试图到2030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AI领头羊的野心感到担忧。特朗普政府上个月承诺增加联邦支出以保持美国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依据处理紧急国家安全问题的法律,美国财政部正提议阻止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先进技术,同时一些国会议员已经呼吁加强对一些美国公司的出口管制,他们称这些公司的技术可能被 中共警方及其他安全部门使用。

Brady的安科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开发了配备19个镜头的Mantis设备,现已在北京、昆山等城市安装使用。

涉及AI监控的初创公司正在中国蓬勃兴起,每年中国政府向公共安全项目的投入达到300亿美元,包括一个旨在覆盖公共广场、主要道路口以及火车站的庞大摄像头网络。为了满足这一需求,Brady的安科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Aqueti China Technology Inc.)开发了配备19个镜头的Mantis设备,其处理器可以将图像集合到一个1亿像素的画面框内,使用者可以对任何特殊的细节进行放大。

这些相机与人脸识别技术相结合,帮助警方进行人员识别,成为政府追踪犯罪分子以及普通公民的监控网络的一部分。Brady在安科迪的中国合伙人王惠东(William Wang)称,安科迪的相机目前已经安装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附近、上海附近的昆山市主要街道上以及其他城镇。

王惠东帮助安科迪从一名上海政府前官员那里获得了约500万美元早期投资,后者现在运营着一家风投基金。这名投资者称一直在寻找可以带回中国的技术。王惠东表示,安科迪在两轮融资中筹集了约2,800万美元资金,远超此前在美国筹到的资金规模。安科迪2013年曾尝试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筹集2.5万美元,但最终只筹得1,007美元。

为了获得以上投资,担任杜克大学昆山校区光电教授的Brady采取了一条不太寻常的路径。Brady没有创立一家合资企业,而是将其最初的美国业务并入安科迪中,并获得了使用该相机技术的许可。杜克大学拥有这一相机技术专利。

Brady表示:“我们还能在其它什么地方制造这些相机呢?这自然是一个中国项目。”Brady称,除了融资,制造这些相机的供应链也在中国,即使是在美国筹集到资金,也会花在中国。

杜克大学发言人称,美国国务院已批准该技术可作为商用技术出口。Brady称,杜克大学已告诉他不能向赞助最初原型机的美国国防部防务高等研究计划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简称Darpa)申请任何新资助。

安科迪在中国有50名员工,该公司还计划扩大其相机的生产规模。

Darpa称其对该研究的资助已于2015年3月结束,安科迪对该技术的商用开发与其无关。

安科迪仍然面临获得足够买家的任务,以便在主要被中国巨头(很多与政府有联系)主导的市场上实现盈利。尽管如此,安科迪仍在对生产进行投资:该公司在中国有50名员工,并计划扩大其相机的生产规模。该公司的相机每台售价约1.5万美元。

仍为安科迪第一大股东的Brady表示,他对自己助力中共监控系统并无顾虑。批评者称中共的监控系统会引发侵犯人权的问题。

Brady称:“一个政府并不需要藉助科技来实施压迫。”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